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医妃当道 > 第63章 第63章 寻找证据
    谢老夫人见己方赶不走穆嘉羽,也就干脆放弃。反正,她现在是有九成九的把握来证明是谢穆妍下的毒。

    趁着这一次的机会,让五王爷看清楚谢穆妍恶毒的真面目,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那我与老夫人打个赌如何?一个时辰之内,若是你不能找到所谓的证据,那你们就必须向穆妍道歉,还要给予一定的赔偿。”

    话毕,穆嘉羽还朝着谢穆妍的方向看了两眼,却发现她心不在焉的样子,就好像没有听见自己在给她挣来一点利益一样,不禁有些兴致缺缺。

    “老身有何不敢?”

    谢老夫人仗着自己年纪大了,干脆倚老卖老起来,料定了穆嘉羽碍于谢昂的面子不会真的对她怎么样,挺了挺胸膛便应了这个赌。

    而谢穆妍,自然是没有这个闲工夫来欣赏她们的唇枪舌战。

    她趁着庞氏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穆嘉羽身上的时候,转过身去,背对着邹氏等人,朝着藏在暗处的馨然和馨雨使了个眼色,嘴唇又微微地抖动了一下,馨雨便立即领命而去,馨然也随后无声无息地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们口口声声说是我下的毒,那你们倒是拿出证据来呀,可别像上次那样,说是我陷害了谢婉容,又一点证据也拿不出来,平白无故地让富景楼的那些人看了笑话。”

    谢穆妍嘴角嘲讽的笑容越拉越大,眼睛死死地看着邹氏,让邹氏不得不想起了谢婉容那个羞辱的夜晚。

    这老脸一红,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,心底对于谢穆妍的恨意,也越发地浓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证据一会儿就知道,你们继续寻找。”

    庞氏的脸色沉了一沉,恨铁不成钢地的瞪了瞪邹氏之后,挥挥手,示意她带来的家丁继续搜寻。

    看着家丁们那忙碌的身影,以及因为不放过任何一处细节而搬动椅子的样子,谢穆妍可算是明白了,刚才她在睡觉的时候,那股嘈杂的声音,是从哪里来的。

    敢情庞氏等人仗着自己在这府里的身份地位,还没经过她的同意,就率先在这院子里倒腾起来了。

    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。

    早在她看见张氏和中毒的邹氏的时候,就已经料到,这是张氏在陷害她。

    昨天夜晚张氏好端端地突然来到了她们的院子里,说是刚听说李氏腿脚不好,所以特地前来看望,甚至带上了礼物。

    黄鼠狼给鸡拜年,不安好心。当时她就想要将张氏轰出去,奈何李氏心软,待人宽和,在知道了张氏这是来看望自己之后,更是受宠若惊,请张氏进了屋子……

    李氏好像也在这个时候猛然意识到了什么,歉疚而又担忧地望了望谢穆妍,却接触到了后者让她心安的眼神。

    而当庞氏等一干人等在谢穆妍的院落里寻找“证据”时候,馨然和馨雨二人,则早就奉谢穆妍之命,趁着众人不注意,潜进了张氏的院子中。

    张氏由于只是一个小妾,待遇还没有身为“客人”的李氏来的好,因此院落相较于李氏的也要小一些,馨然馨雨倒是很快就摸清了方向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说娘亲干嘛去了,怎么这么久了还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谢诗芬蹲下身,一边玩着脚边的泥巴,一边扬起小脸蛋,看着面前的那张与她极为相似的脸,大大的眼睛中充满了疑惑。

    “哎呀,小姐们,奴婢都说过多少次啦,你们可是大户人家的小姐,不能随随便便玩这种下等的孩子才玩的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侍女模样的女子从屋子里奔出来,一把将谢诗芬和谢诗韵从地上拉了起来,像个老婆子一样替她们拍去粘在身上的尘土,同时嘴中还在念叨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啊,现在就算是庶出,没准哪天你们的娘亲就爬上了正室的位置了呢,那你们可就代表着左相府的门面啊,不能像谢穆妍那个乡下来的丫头一样无法无天的……”

    馨然在听到那个婢女说谢穆妍的坏话的时候,眼睛一寒,就要冲上前去教训一下那个婢女,让她体会一下什么叫做祸从口出,却被馨雨眼疾手快地按住了肩膀。

    她听见馨雨的声音在耳畔轻轻地响起:“先看看,别轻举妄动,我们还不能确定,那个是不是胭脂呢。”

    即便她们来到府里也有了好几天的时间,但是府里的丫鬟那么多,她们还无法将脸和名字对上号,所以就算遵从谢穆妍的吩咐来寻找胭脂,实际上两人就好比两个睁着眼睛的瞎子。

    “胭脂姐姐,你知道娘亲去哪里了吗?”

    谢诗韵听话地任由胭脂为自己弄干净衣服,仰着天真的脸蛋看着胭脂,与曾经粗鲁地对待谢穆妍的样子比起来,派若两人。

    馨然和馨雨对望一眼,嘴角都不约而同地扬起了一个会心的微笑,这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

    打发走了两个难缠的小丫头,胭脂只觉得自己似乎被什么东西盯上了一样,心虚地四下里望了望,却连什么东西都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她加快了步伐,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,身体却在下一刻一轻,她刚想尖叫出声,嘴巴也在她被发出声音的那一刻被堵住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乖乖地听话,要不然,我们可保不准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……”

    馨然将嘴唇靠近了胭脂的耳畔,轻轻地说着,喷出的热气却让胭脂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寒冷……

    却说在李氏的院落中,庞氏等人搜寻了良久,还是没有找出个所以然来,急得她的额头上都已经微微冒出了细汗。

    现在还剩下一炷香的时间,若是再找不到毒药,那还真的就要让谢穆妍逃了这一关了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这种毒药,她一定会藏得很隐蔽的,又怎么会让我们这么容易就发现呢。”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逝,邹氏的内心也有点忐忑不安起来,但还是佯装淡定地在庞氏的耳边说着,同时眼睛也在不断地朝着四周张望,期望能发现些什么不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谢夫人此言差矣,若本来就不是穆妍下的毒,这屋子里,又何来的毒药。”

    穆嘉羽上前两步,目光淡淡地扫了众人一眼,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眼神,但那浑身散发出来的排山倒海般的气势,却让庞氏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压力,就好像有一座大山压在她们身上一般。

    她们的身体都出于本能地向后退了几步,不敢靠近这个气势太强的男子。

    张氏更是如此。她同时还受到了谢穆妍若有所思的目光,心里开始打起了鼓,一直到仔细回忆了昨天的种种细节,觉得应该没有出什么纰漏之后,这才重新挺直了腰板。

    而邹氏看着谢穆妍的神色,虽然知道谢穆妍可能已经销毁了可能留下的证据,但是心里还是忍不住泛起了嘀咕。

    若是这一次,她又冤枉了谢穆妍,那么即便是一向宠爱她的谢老夫人,也要因为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无理取闹而对她有所不满了。

    眼见着最后一炷香即将烧尽,家丁们的动作也因为内心的放弃而慢慢地懒散了起来,邹氏急得几乎要跳起脚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张氏突然招呼起了那些个家丁:“唉,你们别停下来呀。我看那边的那个花瓶里面,你们还没有检查过呢。”

    一个家丁上前,狐疑地将插在花瓶中的鲜花拿了出来,果不其然,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瓶子。当他把瓶子从花瓶里面倒出来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时候,那柱香也刚好燃到了尽头,化为一摊灰烬落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早就在一旁候着的大夫上前两步,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瓶塞,在微微闻了闻味道之后,便朝着庞氏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回老夫人,这的确就是夫人所中的毒药。”

    三个身份各异的女人,在听到了大夫肯定的答复之后,顿时就齐齐地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穆嘉羽看着他们的动作,眉间微微一挑,那动作与谢穆妍如出一辙,却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。

    “这位夫人倒是好眼神,您这随便一招呼,就胜过这么多家丁寻找一个时辰了。”

    嘲讽的话语,从穆嘉羽的说出,那口吻就好像在话家常一般,却也让张氏心中一寒。那种被洞察了一切的感觉,让她没有胆量抬起头来子直视穆嘉羽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希望藏毒药的地方是她说出来的,但是眼见着时间就要到了,若是还不能找到毒药的所在地点,那么她昨天所做的那些功夫,就全部都白费了。

    与其如此,那还不如赌一把,却不成想被五王爷看出来了些倪端。

    “五王爷说笑了。妾身只是随口一说而已,却没想到运气那么好,毒药真的藏在了那里面。”

    张氏强笑一声,正要继续狡辩,却被一直在边上显得很沉默的谢穆妍抢过了话头。

    “是运气好,还是你本身就知道毒药藏在那里,可就难说喽。”

    谢穆妍说着,便“啪啪啪”地拍了几下手掌。掌声刚落,一个张氏熟悉无比的身影,就出现在了她的脚旁。

    同时出现的,还有两个穿着同样的紫色衣裙的身影,正寸步不离地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,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