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医妃当道 > 第141章 第141章 索求补
    馨然和馨雨本就一直站在堂前守着谢穆欣,在看到了她的举动之后,也立刻点着灯笼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欣儿,我们还在这里啊,如果真的是黑衣人的话,我们早就出手了对不对?而且小姐也不会允许再有黑衣人来监视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馨然半蹲下身,轻轻地拍打着谢穆欣的肩膀。

    闻言,谢穆欣才总算将信将疑地将头抬起来,朝着那个黑影的方向再一次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里,馨雨已经将灯笼高高的抬起,将那个黑影照了一个透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那只是一根树枝而已。

    看清了情况的谢穆欣,这才破涕为笑,只是脸上的泪痕,还是清晰地显示出了方才她胆战心惊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欣儿,你不用害怕,馨然馨雨还有姐姐,都会保护你的,你看,黑衣人关了你们这么久,不也没能够伤你半分吗?”

    谢穆妍的眉头已经紧紧地皱了起来,她轻柔的用馨雨递过来的帕子擦拭着谢穆欣脸上残余的泪水,语气尽可能温柔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也想要学武功。”

    谢穆欣抽泣了很久,才深深地喘了一口气,怯怯地开了口。

    她想了很久,每次出事的时候,都需要馨然和馨雨出手保护。她不喜欢这样被保护,一直拖人后腿的感觉。

    自从李氏死后,她一直在反省着自己,最后得出来的结论就是,自己不够强!

    如果自己强大起来,那么谢穆妍在做事的时候就不用处处还得兼顾到她,更不会酿成李氏在大火中丧身的惨剧。

    “欣儿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谢穆妍欣慰地摸了摸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她不是没有想过让谢穆欣习武,只是习武太过辛苦,很少能够有孩子在这条道路上坚持下来。因此,她才只是教了谢穆欣一些基本的药理,每日为她布置的功课也不是很多,只希望她能够拥有一个快乐一些的童年。

    “我们姐妹二人的修炼功法不适合欣儿的修炼,要不我和馨然两人,先教她一些轻功和格斗技巧吧。”

    馨雨看着被谢穆妍搂在怀中的谢穆欣,沉思良久之后,才开口说了话。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先把轻功学会了再说,这样在必要的时候,也可以用来逃命了。”

    馨然一听,顿时在旁边附和着。

    轻松使用起来,并不是非要有内力才可以,还别有一些方法,只是比不上拥有内力的人的持久,不过如果想要在火灾等情况中逃生,还是就完全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们从明天就开始。欣儿你从今以后,可不许睡懒觉了!”

    谢穆妍敲了敲谢穆欣的小脑袋瓜子,宠溺地开了口。

    欣儿要学格斗技巧的话,她也能够教她一些现代的搏斗术,毕竟能够辗转几千年流传到现代的武术,那都是精华中的精华,要比古代的一些花拳绣腿好了太多。

    “欣儿才没有睡过懒觉,明明一直睡懒觉的人,是你才对!”

    一听到谢穆妍的话语,谢穆欣就不服气地将自己的小嘴撅了起来,原本因为刚才把树枝当成杀手的抑郁的心情,也因此而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看着已经将情绪稳定下来的她,谢穆妍也不动声色地松了一口气。她转过身去,就要离开黎落苑,却被馨然和馨雨奇奇地拦住。

    “小姐,天都已经这么晚了,您想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馨雨的眼神将谢穆妍上下打量了一番,双臂在谢穆妍的面前大张着,谢穆妍每移动一个方向,她就跟着移动,就连馨然也是如此,两个人几乎已经将谢穆妍包围在了一个圆圈当中。

    “我出去找一下谢昂。他把我的欣儿弄得这样担惊受怕的,我不找他要点补偿怎么行?”

    谢穆妍扫了两眼不让自己走出黎落苑的两人,面上挂上了狐疑的神色,脚步也快了几分,想要突破她们两人的包围圈,但是馨然馨雨毕竟有武功在身,无论她怎么努力,都只不过起徒劳而已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确定,不洗个澡换身衣服再去吗?”

    馨然看到谢穆妍的脸上已经挂上了急迫的神色,不禁出言调侃,甚至就连原本张开的一只手臂,也收回来捏住了自己的鼻子。

    看着馨然夸张的动物,谢穆妍才恍然连想起来自己身上奇臭无比的事实,而且身上还穿着男装,如果被谢昂看到这幅样子,只怕又要怀疑。

    本来平静得几乎没有什么表情的脸蛋,此时也升起了几丝红晕。

    她本来想要一回到黎落苑就洗澡的,但是谢穆欣那战战兢兢的模样,让她一时间走着乱了方寸,这才忘记了这么一茬。

    “还愣在这里干什么?还不赶紧去帮我打水?本公子要沐浴更衣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馨然偷笑一声,便拉着馨雨朝着水房而去,徒留下谢穆妍站在了原地,甚至就连房间里面都不敢进去,生怕自己身上的臭味,会污染了房间中的空气。

    等到谢穆妍将自己身上的一切都打理好的时候,天空已经完全暗了下来,就连月亮也被厚重的云层遮掩了起来,唯一的光亮,便来自于手中的灯笼。

    她轻车熟路地朝着张氏的院落而去。

    现在左相府中只剩下了张氏一个夫人,就算是随便想想,她也能够猜到,谢昂定当是留宿在了张氏的房中。

    “老爷,别……现在天色还不晚,您这个样子,被孩子们听到了多不好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我们……我们只要小声……小声一点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谢昂喘着粗气的声音,隐隐约约地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,也让谢穆妍的脸上挂上了一些若有似无的笑意。

    她毫无征兆地就一脚踹向了他们的房门,原本紧闭的门顿时发出了“吱吖”一声脆弱的呻吟,在她的大力之下猛地打开,撞上墙面时发出了“砰”的一声声响。

    春季的夜晚还带着凉意,谢昂和张氏在听到动静之后,只觉得突然有一阵冷风从门口灌了进来,脸颊上都感受到了一些凉意。

    “谁?!”

    谢昂原本低着的头瞬间抬起,朝着门口看去,原本正在抽动的身体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氏随着他的目光。也看见了站在门外的谢穆妍。若不是因为她怕自己发出呻吟声而把嘴唇紧紧地捂住,只怕此时已经尖叫出声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久前才见过面吧,左相大人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。”

    看着用被子将自己赤裸的身体蒙起来的两人,谢穆妍脸上丝毫没有什么尴尬的意思。她甚至上前两步,就这么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一来,漫不经心地翻弄自己的手掌,将目光都凝在了自己的指甲上。

    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被谢穆妍这么一倒腾,谢昂顿时也失去了兴致,趁着谢穆妍还没有将目光聚焦在自己的身上,起身快速地为自己披了一件衣裳。

    原本好好的事突然被打断,张氏的脸上也挂上了几分不悦,但在见到来人是谢穆妍之后,又很快地掩藏起来,整个人都钻进了被窝之中,只是竖起了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我来找你,还不是因为欣儿的事情。你知不知道,欣儿的年纪还小,你自说自话地派那么多人将黎落苑包围起来监视她,不让她走出黎落苑一步,给她造成了吃多大的心灵创伤?”

    谢穆妍感觉到谢昂已经一切准备完毕坐在了自己的对面,当下将目光从自己的手指甲上移开,转移到了谢昂的脸上,直接开门见地就说出了自己来到这里的缘由。

    “所以?”

    谢昂的眼睛微微眯起,即使保养得再好,眼角已经有了不少的细纹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,也已经大致明白了谢穆妍来到这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替欣儿要五千两金子的补偿,我觉得应该不过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得寸进尺!”

    谢昂一听到这个数据,顿时就从椅子上起身,双手握成拳头抵在桌面上,身体前倾瞪着自己眼前的少女,目眦欲裂。

    这两年多来,谢穆妍已经用各种理由,敲诈了他不少的银子。他还不想让自己的左相府辛辛苦苦赚来的钱,都砸在自己这个并不宠爱,甚至有些厌恶的女儿身上。

    “左相大人您做这么大的官,不会连这点后果都不敢承担吧?你也是知道的,现在左相府的名声一直都不太好,不知道这件事情传出去之后,会有多少人等着看笑话呢?”

    像是早就料到谢昂不会那么快就同意一般,谢穆妍很快就想好了应对的策略。

    她说得平淡,但说出来的话语还是像一块大石头一样,压在了谢昂本就沉重的心上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,此时已经因为生气而通红一片,几乎让谢穆妍不禁有些怀疑,他会不会在下一秒就会被自己气死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不要那么做。你要的钱,明日我就会让管家给你。”

    谢昂花了许久的时间,才将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。经过这么一件事,他是不敢对她们姐妹二人再有什么动作了。

    闻言,谢穆妍原先微微皱起的眉头,也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虽然来之前就想到自己可能会废一番口舌,但是也没想到会这么容易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她改造酒楼的钱就又多了一些,也不用再麻烦穆嘉羽拨款给她了。

    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,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