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052章 面料
    0052

    “哦,还请费莱尼先生明示一下”,苏轻雪不太服气,她倒要听听,这衣服有多了不得。

    费莱尼叹了口气,很恭敬地问:“叶先生,能让我们摸一下您身上的衣服面料吗?”

    “行,你说清楚嘛,我还以为你要干嘛呢”,叶帆笑呵呵地说。

    费莱尼颇为激动,伸出手指,小心翼翼地摩挲了一下衣角的面料,道:“吕小姐,你来摸一下,你应该不至于连这面料的来源,都分辨不出吧”。

    吕婧儿狐疑着上前,伸手随意一摸,表情却瞬间变得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世家宝的面料?”吕婧儿讶异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!诞生于布鲁塞尔的SCABAL品牌面料,是萨维尔街的顶尖裁缝们,都很崇尚的面料,也是世界上能用金钱买到的,最好的面料!”

    费莱尼道:“用这种面料所做出来的衣物,怎么可能是普通的货色?!”

    苏轻雪这时也忍不住上前,仔细地摸了一下,她之前虽然有碰触过,但心里都很嫌弃,并没仔细去体会。

    这一次认真地摸了摸,确实发现,这面料质感很不俗……

    费莱尼又指着叶帆的裤子,说:“你们知道这白色的裤子,每一根线里,加入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不等两个女人回答,费莱尼就大声道:“我告诉你们!是南非钻石的粉末!

    这是全球每年限量供应的珍贵面料!光是这条裤子的面料,就得值至少十万欧元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苏轻雪和吕婧儿彻底怔住了,更别说一旁的陈雅了,已经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把钻石磨成粉,加入到面料里?这想想都觉得疯狂!

    叶帆则是拍拍费莱尼的肩膀,小声说:“你别这么大声喊好不好,万一有人听到了,追着我扒裤子怎么办?”

    费莱尼才发现自己太激动了,赶紧低头表示歉意,然后才恭敬地介绍:“当然,这个面料并不是最关键的,最为了不起的,是这缝纫的针法!”

    说着,费莱尼轻轻掀起叶帆的一个衣角,道:“想必,两位都听说过,爱马仕的皮具,有一大秘诀,就是采用了saddle-stitch。

    这种‘马鞍针法’,讲究双管齐下,两根针带着一条线同时进行缝纫,使得皮具非常坚固,而且波浪优美。

    而事实上,在裁缝中,还有一种接近失传的古老针法,blind-saddle-stitch!

    ‘隐匿马鞍针法’,是我的师公,艾力克大师的绝学,就连我的师傅乔治大师也还不能领会要领!

    这种针法的伟大之处,是同时使用三根针带着一条线缝纫,让衣服异常坚韧和耐用,同时又仿佛只用了一根针在缝纫,将其余两条线变成暗线!”

    苏轻雪和吕婧儿仔细上前看了看,发现果然如此!机器缝纫,是绝对做不到这般复杂的!

    费莱尼爱不释手地抚摸过那针线穿过的路线,感慨道:“这才是裁缝的殿堂级神作,什么样的设计,都无法与这种技巧相提并论……”

    苏轻雪这时也不得不相信,她真的是看走眼,错得太离谱了……

    但也觉得叶帆实在太可恶,明明穿着这么奢侈的衣服,却假装自己很穷,还这么贪财,他到底是怎么想的?!

    “叶帆,你真的跟那个艾力克大师认识吗?为什么不早点说?”苏轻雪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早说了,衣服是老朋友送的吗,你又没问我,是哪个朋友”,叶帆很无辜。

    苏轻雪抿嘴,她确实没多问,反倒还是男人有理了。

    吕婧儿在震撼过后,则是目光闪动着,怀疑道:“你一个司机,凭什么让皇室专用的裁缝大师,为你做衣服?

    你身上的衣服裤子,该不会都是你偷来的吧?所以你根本就不知道,这衣服的真正价值!”

    被吕婧儿这么一说,费莱尼也觉得有可能,毕竟艾力克大师何等身份,怎么会跟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助理论交情?

    要知道,他这个徒孙,在国际上也算有地位了,可艾力克大师那儿,想见都未必能见一面。

    叶帆一听,则有些不乐意了,“我又不是只有这一身,我家里还有一堆老艾送的衣服裤子呢,裤衩都有好几条,这能骗你们?”

    “哼,谁知道你是不是做小偷的时候,偷了好几条?你要是真和艾力克大师交朋友,至于混到当司机的地步?”吕婧儿讥笑道。

    苏轻雪这时站出来,傲然道:“他当我的助理,我的司机,又怎么了?难道职业还要分个高低贵贱吗?”

    “苏轻雪,你说什么都没用,我现在更加怀疑,你们是同伙,竞争不过我们吕家,就耍手段,想影响费莱尼先生的判断!”吕婧儿咄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我说了,我已经没兴趣跟LD合作,我们现在就走”,苏轻雪说着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可是,女人刚要迈步子,叶帆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叶帆,你干嘛?”苏轻雪疑惑。

    “老子被她污蔑是小偷,怎么能就这么走了?这不就变相承认了?”叶帆不肯。

    吕婧儿冷笑,“你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费莱尼则是问道:“叶先生,有什么证据,能证明这衣服真属于你,或者你和我师公认识吗?”

    叶帆叹了口气,看了看酒店里的时钟,道:“现在仑敦那边才早上四五点……不过老艾年纪大,也不睡懒觉,应该起床了,我打个电话给他吧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!?您有我师公的电话!?连我都没有……”费莱尼失声惊呼,情绪激动。

    叶帆撇撇嘴,“屁话,他又不给你做衣服,凭什么给你电话?”

    费莱尼脸色一僵,讪讪笑着,跟吃了蟑螂似的难受。

    苏轻雪和陈雅则都颇为好奇和期待,吕婧儿却是一脸疑窦和忐忑。

    叶帆正要拿出手机,一想不对,于是问苏轻雪说:“苏总,借我手机用下,我那手机不能全球通”。

    “嗯”,苏轻雪把手机递给他。

    叶帆立马输入了一串打往瑛格兰的电话号码,没多久,电话真就通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……”那边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,一口浓重的仑敦腔英文,语气也不太友善,似乎不喜欢被打扰。

    叶帆听到这老熟人的声音,却觉得有些亲切,微微笑了笑,眼中露出一抹怀念的色彩。

    “老艾,是我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