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058章 多少钱
    0058

    “我想先去我弟弟那里一趟,疗养院昨天给我打电话,说有点事要谈,我想今天跟你约会,正好也让你去见见我弟弟……”

    冯月盈眼中有些思念地说:“我想让我弟弟看见,我已经从阴影里走出去,迎接新生活的样子”。

    叶帆觉得这提议不错,虽然冯小辉现在是植物人,但毕竟也是冯月盈亲弟弟,自己去见一见,还是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“好,正好看完我们弟弟,就去吃午饭,下午再去逛逛,晚上看电影”,叶帆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们弟弟?”冯月盈脸蛋红润润的,扭过头去:“就知道占我便宜,他可比你大一岁呢,要算也是你哥哥!”

    叶帆啧嘴,“我是他姐夫,跟年龄有啥关系?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呢!你才不是!别以为这么快就能搞定我,这才约会第一天,我还要对你审核很久呢!而且你还要得到我家里人同意!”冯月盈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,早晚都会是的,嘿嘿……”叶帆心里直乐,美女就是美女,丢个白眼都风情万种的,这哪受得了?

    两人一边聊着一边下楼,随后上了冯月盈的车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,换成了叶帆来开车,毕竟女人穿着高跟鞋也不方便。

    一路来到南郊疗养院,四周的环境已经变得绿树环绕,香草迷人。

    虽然在中午,这里也不见热,比市区温度低了至少三四度。

    下车后,叶帆道:“这里环境不错呀,看设施也这么新,咱弟弟在这里一年要不少钱吧?”

    冯月盈对男人的油嘴滑舌也没办法,轻叹道:“这是华海最好的疗养院,一年要四十万呢”。

    “四十万?!全是盈盈你的钱吗?”叶帆乍舌。

    “我父母在老家,拿退休金养活自己就差不多,哪能让他们负担呢”,冯月盈自信地一笑,“放心吧,我好歹是销售部部长,收入还可以的”。

    叶帆心中怜惜之情更浓,这个女人看似风光的背后,却是默默承受着家庭亲情的压力,也承受着经济的负担。

    两人进到疗养院的一栋大楼,绕了一段路,总算来到了冯小辉待的病房。

    病房里一共两张床位,都是植物人。

    护士见到冯月盈,似乎也认识,微微笑了下,记了些数据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叶帆则是看到,一个跟冯月盈有些神似,脸型削瘦的年轻人,躺在病床上,除了呼吸,毫无生气。

    “小辉,姐姐来看你了”。

    冯月盈坐在床边,轻轻抚摸着弟弟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姐姐最近比较忙,没怎么来看你,你可别生姐姐的气……”冯月盈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,眼眶泛红

    叶帆则是找了张椅子坐下,他也不急,静静看着女人和弟弟唠家常。

    冯月盈说了会儿家里的事,老家父母的近况,然后指了指叶帆,说:“小辉,那个人叫叶帆,你觉得他怎么样?”

    冯小辉自然无法回答,倒是叶帆,朝着病床上的年轻人招了招手,未来小舅子嘛!

    “他可坏了,老想着占姐姐便宜,不过姐姐不会让他轻易得逞的,你放心……姐姐会照顾好自己,也会照顾好咱爹妈”,冯月盈说完,呼了口气,似乎让自己的心情从一些思绪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随即,冯月盈起身说:“我去医生那里,你跟我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叶帆自然愿意,他也好奇医生找女人什么事,要是需要帮忙的,他也能出出力。

    因为是周日,疗养院不少员工也放假,一路上都冷冷清清的。

    来到一个主任医师的办公室门口,门开着,但冯月盈还是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顾医生”,冯月盈客气地问候。

    顾有德是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,戴着银框眼镜,略微有点秃头,头发全梳在脑后,看起来倒温文尔雅。

    “冯小姐,你来啦?”顾有德见到女人,露出一个热情的笑容,看到后面的叶帆,则皱眉道:“他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朋友,跟我一起过来的”,冯月盈抢着说。

    叶帆撇撇嘴,正想抢着说是她男朋友呢,女人防范得很严谨啊。

    顾有德却是看出了点苗头,板着脸道:“这样啊,不过今天的谈话,属于病人家属私下保密的内容,这位先生还是先去外面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顾有德这么说,冯月盈心头一沉,不好意思地对叶帆说:“叶帆,对不住你,你要不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无所谓地说:“我出去溜达一圈,你好了给我打电话”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冯月盈恬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等叶帆一走,顾有德露出笑容,让女人进办公室先坐下,然后把办公室门直接给反锁上。

    “顾医生,什么事让你这么谨慎呀”,冯月盈关切地问。

    顾有德叹了口气,从一茶壶里,倒了一杯花茶出来递给女人,“冯小姐别急,我会慢慢跟你讲清楚,来,先喝口水”。

    “谢谢医生”,冯月盈起床后就忙着打扮,又来到医院看弟弟,确实也口渴着。

    喝完后,冯月盈道:“是我弟弟的病情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顾有德皱眉道:“冯小辉病患,已经植物人状态持续了两年,基本上苏醒的概率,已经只剩下不到百分之五,我觉得冯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医生!就算是百分之一,我也不会放弃的!如果要加钱,我也能接受,但请你们不要放弃治疗!”冯月盈恳求道。

    顾有德为难地说:“冯小姐,家人当然是渴望能够抓住那一点点的机会……

    但你可能不清楚,我们国家的疗养院资源,特别是植物人护理这一块,是非常稀缺的。

    像冯小辉这样,护理两年后,苏醒概率又这么低的,基本上都是让病患回自己家中,找护理师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那样的话,不就等于听天由命了吗?顾医生你不是说,在疗养院会有一些唤醒疗法,日子久了多少会增大苏醒几率吗?”冯月盈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没错……可病患越来越多,冯小辉想继续留下,医疗费需求会高很多啊。

    现在冯小辉患者是一年四十万,再升高,恐怕会大大增加冯小姐家里的负担吧?”

    “多少钱?四十五万吗?”冯月盈道,“就算四十五万,我也能接受”。

    顾有德却是摇摇头,伸出一只手,比了个“七”的数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