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059章 两种选择
    0059

    “七十万!?”

    冯月盈愕然,这就相当于她大半年的工资了,虽然她是锦绣的高层,可毕竟不是苏轻雪那样的总裁,进公司的时间晚,所以也没什么股份红利那些。

    说到底,她还是打工的,只是级别高了些。

    顾有德点头,“其实说白了,就是让家属们自己选择把人接走……我们疗养院也好空出床位,留给其他更有机会苏醒的病患”。

    冯月盈咬了咬花唇,也不知道怎么的,听到这些话,头都开始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但她没考虑多久,坚决地说:“就算七十万,我也想把小辉留在这里,接受最好的治疗”。

    顾有德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,微微一笑:“其实有个法子,是能让这笔钱省下来,继续按照四十万的医药费走的”。

    冯月盈眼前一亮,能省下三十万肯定是最好,忙问: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顾有德咧开嘴,古怪地笑了起来,他起身,慢慢靠近冯月盈。

    随即,顾有德坐到了冯月盈身边。

    “顾医生……你这是……”冯月盈心里感觉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“冯小姐,我很一直觉得,你很漂亮,是我喜欢的类型……”

    顾有德笑眯眯的,伸出一只手,摸向冯月盈那娇美的脸蛋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冯月盈忙不迭起身,脸色煞白,“顾医生!你别这样!我宁可付钱也不会接受这种事情的!”

    顾有德脸色沉了下来,“哼,要想让你弟弟继续留在疗养院接受治疗,你最好乖乖听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威胁我!?”冯月盈气喘着特别吃力,她感觉头也越来越昏沉。

    顾有德邪笑:“怎么样,是不是很想睡觉?全身酸软无力?”

    冯月盈看了看空了的茶杯,懊悔而慌乱地说:“茶里有药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亲自调配的,你喝下那一杯,剂量足够了”,顾有德搓着手,起身笑道:“放心吧,等下你睡着了,什么都不会知道……等你醒来,你就是我的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冯月盈心中凄苦,万万没想到,这个看似高尚的医生,却是个衣冠禽兽。

    她眼角泪光盈盈,想逃跑,却是怎么也迈不动步子了,一个踉跄,摔倒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顾有德见女人已经快不行了,笑得更加激动,脱掉白大褂,就打算扑上去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门被人从外面“砰”地一脚直接强行踹开了!

    门锁竟然承受不住这一脚的力量,直接给坏掉了!

    顾有德吓了一跳,抬头一看,发现是叶帆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脸色阴沉,冷笑道:“刚才你一看见我,就一副嫌我多余的样子,这态度的对比,实在差距太大,我怎么能不怀疑,你这家伙是不是谋划着什么呢?”

    沙发上,睡眼迷蒙的冯月盈,模糊中看到叶帆,轻轻呢喃着:“叶帆……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心疼地走过去,握了握女人的素手,“你先睡,没事,有我保护你”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不用他说,冯月盈也已经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顾有德见情况不妙,抬腿就要跑出去。

    可叶帆一闪身,已经出现在门口,直接一拳头打在顾有德腹部!

    “噢!”顾有德惨叫一声,肚子里的肠子像是被搅动了一下,直接中午吃的东西也都呕吐了出来!

    叶帆又是一脚踢在顾有德膝盖上,“嗑喀”一声响,顾有德的腿直接断了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顾有德惨叫着,疼得差点晕过去。

    “饶命啊!这位先生饶命啊!”顾有德哀求着,只盼着能够先逃过这一劫。

    但叶帆并没打算就此打住,又是一脚,把顾有德的另一条腿也给踩断!

    顾有德已经疼得快要窒息,整个人颤栗着,脸色铁青,汗水直流。

    叶帆觉得惩罚差不多了,才一把揪起顾有德的衣领,道:“你给我女朋友喝的茶水里,加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特别的,就是普通的安眠药一类的东西,只是份量重了些……真的,您别打我了……呜呜……”顾有德满脸的鼻涕眼泪。

    叶帆松了口气,总算这家伙没搞什么特殊的药物,那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叶帆从顾有德的身上拿下手机,打开了录音的功能,说:“现在,我要你把自己所作所为,全都录进这手机里,你愿意么?”

    要解决这次的事情,总要留下一个证据才可以,不然的话,顾有德反来告叶帆打他,也是麻烦。

    叶帆也不想为了这么个家伙,还动手杀人,那也太不值得了。

    顾有德一脸犹豫,要是自己留下了证据,岂不是要被叶帆抓在手心里,不得翻身?

    “你现在有两种选择,一,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地说出来,留下录音证据。二,我把你直接丢到警局去,直接法庭上见”,叶帆咧嘴笑道:“你自己掂量一下”。

    顾有德脸色阴晴不定,不管选择哪一种,他都不能再报复叶帆。

    但是,至少选第一种的话,他以后还有机会继续当医生,不会人财两空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知道了,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顾有德还是聪明人,选择了风险最小的第一种,把事情经过说出来,并且给叶帆录了音。

    叶帆把录音传到自己的一个邮箱后,就把手机还给了顾有德。

    他也懒得再管这个家伙,反正他自己肯定会编造一些谎话,解释这里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趁着还没别的人注意到发生的事情,叶帆走过去一把抱起了冯月盈,朝疗养院外走去。

    把女人放进车子副驾驶后,叶帆又返回疗养院。

    他要找一些药品,帮女人尽快地清醒过来,幸好这里是医院,找点药物还是不难。

    过了十几分钟,叶帆回到车里,将医院里偷出来的两针药剂,全部注射到了冯月盈的体内。

    冯月盈“睡”得很香甜的样子,但脸蛋上浮现着的病态潮红,还是能看出药物的副作用。

    叶帆怜惜地帮女人捋了捋额前的刘海,因为出虚汗,女人的发丝都粘着了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过了几分钟后,冯月盈惺忪地睁开了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