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066章 好歹毒的心
    第0066章 好歹毒的心

    0066

    王立人面如死灰地起身,颤抖着,手指向苏轻雪:“你这个女人……你从一开始,就在利用我们,把消息泄漏给郑家!你……你故意把我们逼入绝境?!”

    “苏轻雪!!你好歹毒的心啊!!”朱万国也暴怒地起身,牙龈都快咬出血来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高层都吃惊地望着二人,他们这才恍然,难怪这二人在董事会上极力反对收购飞客,原来是出卖了苏轻雪!?

    如今,郑家一旦怪罪到他们二人头上,以郑家的背景,必然不会轻易饶过他们!

    “朱总、王总,你们怎么可以这样!?原来真是你们泄漏了公司的机密文件!?”刘宝权等几个痛心地道。

    “闭嘴!你们懂什么!?这个公司是我们老一代一起打拼,闯出来的!现在这点老底都快让这小丫头败光了!!”已经疯狂的朱万国,已经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苏轻雪却是一脸冷漠,拿起一只水杯,喝了口水,说:“王副总,朱副总,你们两个都是集团老人,我给过你们机会。

    陷阱是我放的,但踩进去的,是你们自己,这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!你从一进公司,就想把我们这些老的全踢出去!好让你一个人为所欲为!!”

    苏轻雪冷傲地说道:“公司不是福利院,更不是养老院,能力不够的,就要退下,而不是仗着过去的资历,倚老卖老”。

    “放屁!你就是强盗!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,你巴不得连我们手上的股份,也全部抢走!

    你不过一个苏家的私生女,婊子生的卑贱丫头,别痴心妄想土鸡变凤凰!!”朱万国大吼道。

    苏轻雪听到这话,脸色瞬间冰冷到极点,“你们生气可以骂我,但不许你侮辱我母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呸!老子反正以后也不在公司混了,就说实话,你亲妈就是一个出来卖的婊子,烂货,别人不知道,我们这些老人还不清楚!?”朱万国一脸猪肝红,激动地叫嚣。

    苏轻雪终于按捺不住,拿起手上水杯就要砸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,一道身影却是先扑了过来,一个拳头砸在朱万国的嘴上,当场崩飞了两颗门牙!

    “叶帆?!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惊呼出来,只因叶帆这下手也太狠了。

    “哦!!”

    伴随着朱万国一声惨叫,他半张脸都直接肿了起来,嘴巴里血流不止,疼得眼泪都横流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敢打我!?”朱万国哭喊。

    “一个大老爷们,斗不过一小姑娘,还去侮辱小姑娘的母亲,你这种人渣,我不揍你揍谁!?”

    叶帆说着,揪起朱万国的衣领,又是连着两巴掌,直接把朱万国抽晕了过去!

    然后,叶帆回过头,看着王立人。

    王立人看到这一幕,吓傻了,瑟瑟发抖地看着叶帆,一个劲地说:“别……别过来!我……我要报警了!”

    “苏总,就让他们报警吧,泄漏公司机密,涉及金额数巨大,已经构成犯罪了,正好让警察抓他们走”,叶帆说。

    苏轻雪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她没料到男人会突然暴起,几分嗔怨道:“你干嘛下手这么重?我让你打人了吗?”

    叶帆不解地说:“你让我留在这里,不就是让我收拾他们的吗?总不会真让我听你们开会吧。”

    苏轻雪确实是那么打算的,她也有预料,朱、王二人得知真相后,不是逃跑就是发狂,所以留下叶帆,好稳住局势。

    只是叶帆一出手,就用力过猛了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是这么收拾啊,你把他打伤了,他还能告你呢!”苏轻雪说。

    “嘿嘿,苏总你请律师帮我搞定就行了,这叫见义勇为,正当防卫”,叶帆道。

    苏轻雪拿男人没办法,但想到刚才他挺身而出的一幕,说的那番话,心里多少一阵温暖。

    “不用报警了,陈雅已经和警察在楼下等着了,让他们进来,带走这两人就行了。

    证据什么的,我早就已经提交了,接下去的律师和警方会处理”,苏轻雪道。

    在座的一干高层又是乍舌不已,原来苏轻雪早把一切算计好了,今天压根就是宣判朱、王二人的死刑。

    没多久,就有两个警察,把朱万国和王立人都带走了,这二人虽然叫嚣着要请律师,但显然都不可能再回到锦绣集团。

    到下午的时候,苏轻雪查出内奸,并且以一招声东击西,瞒天过海的计策,成功骗过郑氏集团,收购WQ公司的消息,已经传遍了整个公司。

    甚至不少华海本地的新闻记者,都了解到了一些风声,开始准备大肆宣传报导。

    上周还在为公司收购飞客失利,感到非常痛心的员工们,这才知道,原来这一切都是苏轻雪设计好的!

    苏轻雪把冯月盈以外的所有人都骗了,而且自己还显得那么憔悴和心累,竟然都是演出来的!?

    许多人虽然赞叹苏轻雪的商业才能卓越,兵不血刃地干掉对手,还买到心仪的公司。

    但也有更多人,开始觉得苏轻雪确实冷血,不仅骗外面的人,连公司内的人,也几乎骗了个遍,多少让一些人感到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当天下午,郑氏集团的总部,董事长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郑宏志跟疯了一样,拿着一根高尔夫球杆,噼里啪啦地一通砸,将价值数十万的一堆花瓶、雕塑和各种电器,都砸成了破烂!

    “爸!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郑俊峰推开门,正要说什么,见到眼前的景象,却是脸色发白地说:“您……已经知道了!?”

    郑宏志面色阴沉,凶神恶煞地道:“苏轻雪这个臭女人……她早就知道我们和王立人、朱万国的事,故意让他们把资料交给我们,好让我们把钱都砸在飞客那儿……她这是在耍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,这下可怎么办?我们要不立马把收购飞客的事取消吧?”

    “合同都签了,新闻都曝光了,取消?我们吃官司,赔偿,而且信誉扫地,岂不是正中苏轻雪的心意?!”郑宏志大怒道。

    郑俊峰苦着脸,说:“那……我们再想办法从银行贷款,去收购WQ?”

    “白痴吗!?我们收购两家同类型公司,别人会怎么看我们!?”郑宏志恨不得打儿子一顿,怎么同样是年轻人,苏轻雪就比自己这儿子聪明那么多!?

    郑俊峰憋屈地道:“那这么下去……岂不是又不能把锦绣干翻了?

    我们在华海的市场不断被锦绣压缩,迟早华海都要姓苏了,我就算娶她,也要成高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娶她?”郑宏志狞笑:“这种女人,根本蛇蝎美人,绝对不能进我们郑家的门!

    她连自己公司的高层都全都骗过,完全不考虑别人的感受,这份冷血和冷静,太恐怖了……

    我纵横商场几十年,还从没遇到过这么厉害的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,那我们怎么办,总不能放任锦绣这么发展下去吧?我们的股票已经在下滑了,明显各界都不看好我们以后的前景啊……”郑俊峰担忧地说。

    郑宏志眼中厉芒一闪,“既然苏轻雪这个女人,不能为我们所用,那么……得不到的东西,就只有毁掉了……”

    郑俊峰一听,咽了咽口水,但也默默地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