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069章 这小子谁啊
    第0069章 这小子谁啊

    0069

    “哼哼,这些事都已经过去了,空口无凭,我们哪知道,你当初是不是装的”,一个长相妖艳的中年女人邪笑,正是绿萝堂的青姨。

    宁紫陌道:“你们提这些陈年往事,难道就是分裂紫竹林的理由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!”兰花堂的章绣手拿折扇,摇头晃脑地说:“我们不想分裂紫竹林,我们要的,只是把紫竹林引回正轨!

    而不是让你一个外人,坐着会长的位子,胡作非为!把紫竹林搞得乌烟瘴气!”

    一旁的赵忠不干了,大声道:“三位堂主,摸着良心说话!大小姐上任会长以来,紫竹林地位已经跻身为华海三大帮之一。

    而且跟白道的来往也更加密切,兄弟们尝到甜头,都说大小姐的好,哪来什么乌烟瘴气!?”

    “放肆!赵忠,你不过是宁紫陌从外面捡来的狗,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说话!?”青姨瞪眼道。

    赵忠还要反驳,却被宁紫陌伸手拦住了。

    宁紫陌戏谑一笑:“我倒想听听,我怎么胡作非为?莫非就因为我处死了周海洋,废掉了周灿那事?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你滥用会长职权的一个例子,你凭什么为了一个跟帮会毫不相干的臭小子,就伤害老周父子?难道就因为,那是你养的小白脸?!”吴祯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周海洋和周灿父子屡次借着紫竹林的名声,在外面欺凌百姓,给我们所有兄弟姐妹抹黑,我早就要惩罚他们,那只是一个契机罢了……

    至于那个男人,他叫叶帆,你们最好都放尊重点,否则休怪我不客气”,宁紫陌脸若冰霜地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终于露出你的本性了?为了一个外人,对我们紫竹林的功臣,如此心狠手辣!我们不把你赶下去,紫竹林的老兄弟们不得都遭殃?!”章绣大笑道。

    宁紫陌一只手覆在了腰间的腰带上,“想赶我下台,大可以来试试”。

    看到女人把手放在腰带上,似乎要取飞刀,三个堂口的人都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“宁紫陌,你别急,我们还有重量级的贵宾没到呢……”青姨捋着头发媚笑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果然见到有人推开了门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可是,三个堂主却发现,根本不是他们所等的人……

    “叶帆?”

    “帆哥!”

    宁紫陌愕然地看着男人,而赵忠等几个认识叶帆的,则都面露喜色。

    叶帆摸了摸被风吹乱的头发,看场面还没动手,笑了笑:“还好没堵车,赶上了,宁姐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宁紫陌似乎还没彻底原谅男人,轻哼了一声,然后目光转向赵忠,“小赵,我让你别叫他,你难道没听懂!?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……回去您怎么罚我都成,但我和帆哥都是担心你啊”,赵忠说。

    宁紫陌看了看叶帆,知道男人是急匆匆赶过来,心里多少消了些气,道:“你不是不想牵涉进我的事吗?赶紧走吧!”

    叶帆嘻嘻地笑着,走上前来:“宁姐,我喝你沏的茶,吃你给我准备的饭,都已经习惯了。没有你,我岂不是得‘茶不思饭不想’?你有危险,我怎么能不管呢?”

    宁紫陌脑海里浮现起过往种种,眼眶微微湿润,没好气地道:“哪有这么好的事,还想白吃白喝一辈子呀!?”

    叶帆却是很认真地点点头,“嗯,我想来想去,还是你对我最好!你要是不赶我走,我就赖着你一辈子了。”

    宁紫陌终于“扑哧”嫣然一笑,好似一朵郁金香在这车间里,娇艳绽放。

    “几位堂主果然说得没错,真是一对狗男女啊,死到临头,还有闲心打情骂俏?”

    一个阴森森的嗓音,从车间外传来,紧跟着,大量的脚步声,也传进众人耳朵。

    一个穿着花色衬衫,手上盘着一串玛瑙,头发油光发亮,戴着一串金项链,眼眶凹陷的瘦瘪瘪男子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,则是一群身材精壮的黑背心保镖,足足有十几个人,每个人手上,竟然都拿着微型冲锋枪!

    看到这批持枪的汉子,宁紫陌一边的人都脸色开始发白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是夏国,枪支管制相当严格,哪怕国家默许了帮会势力存在,好稳定一些阴暗面的秩序,同时也能增加部分税收。

    但并不意味着,国家会允许帮会中存在大量枪支,一般发现了,都会遭到官方的严厉制裁。

    所以,哪怕这些大帮会有能力从黑市买枪支,一般也只敢少数的收藏,不会用来真正火拼。

    “祝少爷,您可来啦!”吴祯哈哈笑道,“恭候您多时了!”

    祝骁一脸倨傲,瞥了眼三个堂主,然后对着宁紫陌冷笑道:“我亲爱的表妹,还不乖乖喊一声表哥听听?”

    宁紫陌一脸冷漠,虽然心里对这批持枪男子感到一丝局促不安,但看了看身边淡定从容的叶帆,又有了几分底气。

    “祝骁,我当初把你送去澳洲,每年给你生活费,已经是对你最大的宽容,你还有脸回来!?”宁紫陌道。

    “宽容?哈哈……你夺走了原本属于我的紫竹林,夺走我祝家的基业,还说对我宽容!?宁紫陌,你这小娘皮还真是不要脸至极!”祝骁狰狞地瞪眼。

    叶帆一脸纳闷,“宁姐,这小子谁啊?”

    宁紫陌轻叹,小声道:“还记得我跟你说过,当初有人要谋害我外公,我才临危受命,接下紫竹林么……

    当初就是这个人,我的表兄,我外公的亲孙子,祝骁”。

    叶帆恍然,“原来就是你啊,老会长生了病,还联合医生想害死他,想夺权篡位,还让老会长发现了……

    我说,你连亲爷爷都能谋杀,这帮会的弟兄们能信得过你?”

    “放屁!老子从来没谋杀爷爷,都是宁紫陌满口谎言,都是她捏造的!

    我爷爷收容了她这只丧家之犬,她却恩将仇报,鸠占鹊巢,她才是白眼狼!”祝骁一口咬定说。

    叶帆嗤笑了声,“如果真是这样,为什么老会长会亲自把紫竹林交给宁姐,而不是你?”

    “那是他老糊涂了!!”祝骁大骂道。

    “啧啧……骂你死去的爷爷老糊涂,合适吗”,叶帆笑道。

    祝骁这才发现自己的口吻不太对,忙话锋一转,道:“小白脸,今天是紫竹林清理门户,你等着陪宁紫陌一起死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