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003章 真挺香的
    0003

    冯月盈娇靥火红,抿着红唇,低着头不敢看旁边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周围几个女员工和宿管大妈,则都颇为暧昧地笑着,毕竟还是头回看冯月盈这么害羞。

    乘着电梯,来到二十六楼,公寓楼层越高,住的人级别越高,房间也更加精致。

    下过冯月盈这种部长级别,住的已经是单人间,一百多平,住起来相当舒服。

    打开门,一进屋,就有股子淡淡的迪奥香水味。

    叶帆把冯月盈放到一只灰色的欧式布艺沙发上,见冯月盈咬着花唇,一脸吃痛的楚楚神色,问道:“冯部长,很疼吗?”

    “哎,也不知道怎么的,越来越疼,接下来两天还有好几个重要的会议,这可麻烦了……”冯月盈满面愁容。

    叶帆想了想,说:“要不我给你看看?”

    冯月盈正想感谢叶帆,送他离开,听到这话,不由纳闷:“你会看?”

    “会点跌打疗伤的手法,没准能让你好快点”,叶帆笑得很真诚。

    冯月盈想起,这个男人似乎会一点武术,没准真会一点中医疗法,看叶帆又这么有诚意的样子,拒绝可能会伤了他的一片好心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好吧,麻烦你了”,冯月盈的声音带着丝紧张,孤男寡女的,令她红唇紧抿。

    叶帆很大方地坐在了地毯上,将坏了的高跟鞋取了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是夏天,忙活了一天后,冯月盈的脚上难免有些脚汗,可美女就是美女,出了汗也没什么臭味。

    等了会儿,冯月盈发现叶帆一直低头没动静,不由纳闷,“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叶帆笑笑说:“没什么,只是冯部长的脚这么美,忍不住多看了一眼”。

    话不说还好,这一说,冯月盈顿时娇啐了一句:“小流氓,原来你也这么不正经,以前都没看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也不尴尬,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我是男人,看到美女肯定会喜欢,这只是正常的反应,可不能怪我呀。

    要怪,也要怪冯部长你长得漂亮,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!别说了!”冯月盈脸蛋儿跟熟透的蜜桃一般,扭过头去嘀咕:“我就说你一句,你就迸出这么多花言巧语来,你都从哪儿学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认真地说:“不是学来的,是发自内心,有感而发。冯部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再说我就真生气了!”被一个男人说自己的脚丫子,冯月盈听得整个人都有些异样了,心如鹿撞,嘴上说要生气,但这语调怎么都听着有些柔软无力。

    突然,叶帆松开了女人的玉足,起身道:“好了,冯部长,你走下试试”。

    冯月盈一愣,慢慢回过神来,“已经好了?”

    她都没注意,刚刚两人对话的时候,叶帆已经在她的脚踝处捏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冯部长要是希望我多捏一会儿,我也没意见”,叶帆说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用了”,冯月盈连连摇头,她小心翼翼把脚放到地面,然后起身。

    简单走了两步,虽然脚还是有些疼,但基本已经没影响了。

    冯月盈惊喜地看着叶帆,“真的好了!你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叶帆一脸单纯地笑着说:“就是舒活下筋骨,没什么特别的”。

    “我看呀,你以后不做维修工,可以转行做跌打中医了”,冯月盈嫣然一笑,“真是谢谢你了,今天帮我大忙了”。

    叶帆爽快地说:“都是小事情,冯部长,要没别的事,我先去修空调了”。

    冯月盈心存感激,她知道站出来与白鲨帮做对,不是简单的小事,叶帆也是承担不小风险的。

    “叶帆,我们认识时间也不短了,你就别喊我‘部长’了,你也不是我们公司的人,没必要这么喊我……”冯月盈说。

    “好啊,那我喊你月盈姐?可以吗?”叶帆笑着问。

    冯月盈脸色一红,其实她想的是叫声“冯姐”就差不多了,但叶帆直接喊她名字,她也不好意思拒绝。

    “嗯,都可以”,冯月盈说着,走到冰箱那儿取了一瓶冰水出来,送到叶帆手上,“天热,你喝点水再去修空调吧”。

    叶帆也不客气,接过矿泉水,“月盈姐你可真疼人,谁要娶了你就享福了”。

    两人的关系随着称呼改变,似乎拉近不少,冯月盈白了他一眼,“你就使劲调侃我吧,我要是嫁不出去就怪你”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啊,我也单身,正好啊”,叶帆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冯月盈彻底无奈了,俏脸涨红地说:“你……你就知道调戏姐姐,喝完了赶紧走,不理你了!”

    叶帆没想到这位美女部长私下里这么容易脸红,心里觉得挺有意思的,但稍微逗逗她也就是了,不会太得寸进尺,随即跟冯月盈道别,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等叶帆走了以后,冯月盈脸上露出一抹担忧之色,虽然今天总算没出事,但万一王九再派人来,她也不知道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看来……明天忙完得去出差避一避了”,冯月盈心事重重,脸上还隐隐带着害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小时后,修完了三台空调的叶帆,从赵大妈那儿领完工钱,便从公寓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叶帆摸了摸肚皮,得找个地儿吃晚饭了。

    可刚要走去拿自行车,叶帆就发现公寓入口的两个花坛后面,似乎站了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,正时不时往公寓这儿瞄着。

    叶帆皱了皱眉头,不用想也知道,那是王九爷派来盯梢的人,还对冯月盈色心不死。

    按理说,这跟他也没关系,但冯月盈一个良家女子,心肠挺好,在大城市里打拼这么多年不容易,这样的娇花被糟蹋,总归不太忍心。

    叶帆掏出红双喜,叼上一根,迈步走到那三个小混混面前。

    “哥们儿,有火么?”叶帆一脸客气地笑着问。

    一个黄毛混混轻蔑地瞥了他一眼,“谁他吗跟你哥们,草你吗,滚开!”

    “素质太低,挨打也只能怪你们自己了”。

    叶帆叹了口气,抬手就是一拳头,快如闪电地打在这黄毛的脸上!

    “哎哟!”黄毛惨叫一声,直接被撂倒在地。

    另外俩混混傻眼了,这个穷酸样的家伙,怎么比他们还横,上来就动手啊!?

    两人顿时想要反击,一左一右朝着叶帆挥拳头。

    可叶帆看也没看,往前迈了一步,刚好躲开那俩拳头后,回头抬脚,在这俩混混的屁股上一人一下踹了出去。

    俩混混都没发现怎么人不见了,就直接一头栽倒,双双摔了个狗吃屎,叫苦不迭。

    黄毛这会儿忍痛爬起来,发狂一般地朝着叶帆一脚扫踢过去,但那条腿在半空被叶帆的手臂一挡,就疼得跟要断掉似的!

    “我的腿啊!”黄毛痛叫着,摔倒在地,抱着那条小腿眼泪都要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叶帆一脚踩住了另一个要爬起来的混混,弯腰从他口袋里拿出一个打火机,给自己点上烟。

    抽了一口,吐了口白烟圈后,叶帆冷冷地看着三个瑟瑟发抖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借个火都这么费劲,早点拿出来,不就没这么多事了?”

    黄毛三人算看出来了,这年轻人是练家子,他们这种装狠充胖子的根本不是对手,只能服软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哥,我们只是听命办事,您就饶了我们吧,我的腿都快断了……”黄毛陪笑,笑得比哭还难看。

    叶帆也没心思跟他们多费唇舌,“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们”。

    黄毛三人如蒙大赦,用力点头,爬起来一瘸一拐地立马逃跑。

    等三人都跑了,叶帆喜滋滋地把白拿的打火机揣进裤子口袋,然后回头看了眼锦绣公寓,又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虽然这三个监视的混混被打跑了,但那个王九迟早会派人对冯月盈下手,自己也不可能一直守在这里。

    犹豫了下,叶帆拿出了手机,拨了个电话……

    “宁姐,我去你那儿吃晚饭……对,别搞太复杂,简单点就行了……不用接我,我骑车过去”。

    挂完电话,叶帆骑上自行车,叼着烟,哼着小调儿,朝着城北郊区的青山湖方向出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