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005章 美女总裁
    0005

    宁紫陌走到叶帆身后,素手捏着男人的肩膀,低头吐气如兰地说:“你说我是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叶帆咽了咽喉咙,却是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眼前的女人虽然美,却不是他随便可以碰的,一碰,就意味着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有个平静安稳的生活,要是扯进某些圈子里,一切又会不一样了……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雪茄,呼出一口白烟,叶帆的目光变得深沉,深邃,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突然间,男人的气质有了巨大的变化,成熟沧桑,带着威严和霸道的气息,让整个房间里的暧昧温度,都降到了冰点。

    “宁姐,别这样了”,叶帆用略带沙哑的低沉嗓音,淡淡笑着劝道。

    宁紫陌脸上流露出一丝黯然之色,几分幽怨,几分苦涩,但很快还是强颜一笑:“瞧把你吓的,宁姐又不会吃了你,算了,不跟你玩了”。

    用话语掩饰了一下尴尬的氛围,宁紫陌离开叶帆身边,走到包厢另一侧靠湖的窗口。

    在一张茶道矮桌边,宁紫陌优雅地跪坐在一块蒲团上,道:“正好你来了,我有一点新进的茶叶,帮我来品尝鉴定一下吧”。

    叶帆已经恢复成平时的悠闲样子,笑呵呵地坐到茶桌边,“好啊,又可以欣赏宁姐的茶艺了”。

    作为紫叶茶舍的老板娘,宁紫陌对茶道的研究,自然相当不俗。

    宁紫陌不再说笑,表情认真,一双秀美白皙的素手,施展起娴熟而流畅的茶艺。

    洗茶,冲泡,封壶,姿态行云流水。

    随后,将茶倒入闻香杯,茶斟七分满,送到叶帆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昨天才送到的徽州尖茶,你帮我看看,算什么品级”,宁紫陌笑吟吟道。

    叶帆看了眼泡开的茶叶,道:“这尖茶扁平壮实,两叶抱一芽,主脉带着点暗红,应该是太平猴魁吧”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品尝下滋味如何”。

    叶帆闻了闻茶香,品了一口后,点头道:“确实是好茶,回味甘甜,幽而不冽”。

    宁紫陌白了他一眼,“那是自然,不然值上千一斤吗?我问这太平猴魁能算什么级别”。

    叶帆也不回答,而是拿过茶壶来,倒出茶水,又给冲上,这么来来回回,冲泡了三次后,拿起第四杯茶,闻了闻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宁紫陌期待地问。

    叶帆摇摇头:“太平猴魁,讲究的就是个‘猴韵’,清正,鲜活,回甘,悠长……前三条,这茶都做到了。

    不过最后‘悠长’这一条,兰香味儿到了第四次冲泡,就没什么了,所以这茶,只能算一等品,算不了特级的猴魁”。

    宁紫陌一听,顿时颇为埋怨地道:“你这么一说我就确定了,这个赵忠,还是对茶不够了解,被人糊弄了”。

    叶帆笑着说:“茶叶这东西,水很深,采购有失误很正常”。

    “要是你能在我这边工作就好了”,宁紫陌甜美一笑:“怎么样,考虑一下吧,我这里包吃包住,可比你骑着自行车到处跑要舒服多了”。

    叶帆耸了耸肩,婉拒道:“还是算了吧,我挺喜欢现在的生活,自由自在,很充实”。

    宁紫陌幽幽道:“说得好像我会妨碍你的自由一样……我无非是想多见见你”。

    听着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说这种可怜兮兮的话,叶帆哪怕铁石心肠都会心软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得赶紧走,不然心软时间久了,真就舍不得走了。

    “宁姐,我看时间差不多了,我先走了”。

    “这么急?就不能陪我多说说话吗?”宁紫陌蹙着黛眉,“我一个人可无聊了”。

    叶帆打着哈哈,“让小赵他们陪你聊天呗,宁姐再见,不用送了”。

    说着,叶帆就一阵风似地溜出了包厢,让身后的宁紫陌气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“死叶帆,臭叶帆,我就有这么惹人嫌?”宁紫陌骂了两句,但美眸中却满是落寞。

    另一边,叶帆快步走到茶舍门外,长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每次来这里,都有种坐过山车的感觉,生怕自己把控不住,跟宁紫陌发生点什么,但长时间不来,又会想念。

    小赵已经把自行车准备好,而且还给车链子上了机油,整辆车都擦得干干净净,甚至连生锈的地方都看起来减少了。

    “帆哥,您的车”,小赵把车交给叶帆。

    “辛苦啦”,叶帆正要道别,突然想起还有一件事忘了说,道:“对了小赵,你知道有个叫王九的吗?”

    小赵立马表情严肃地点头:“知道,白鲨帮的一个堂主,在华海市有点小势力,难道王九对帆哥您不敬了!?帆哥您放心,今晚我就让王九的人头落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唉唉……你想什么呢!”叶帆忙打断,低声说:“那个王九盯上了一个女人,你让他收敛一点,别太过分就成了”。

    小赵愣了下,但也不敢多问,应诺道:“我知道了”。

    叶帆拍了拍他肩膀,然后就跨上车,点了根烟,晃晃悠悠地出发了。

    等到叶帆走远了,宁紫陌的身影,才从茶舍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”,小赵赶紧低头问候。

    “他跟你说了什么?”宁紫陌直接问。

    小赵不敢隐瞒,把王九的事说了一下,又询问道:“大小姐,王九惹了帆哥,要不要把他做掉?”

    宁紫陌眯了眯眼,道:“不用,按照叶帆说的,警告一下就行了。另外,你去查一下,叶帆要保护的女人是谁,我要看到照片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”,小赵会意,又想什么,道:“大小姐,付市长家的公子刚才打来电话,想约您明天一起品茶……”

    “跟他说我没空”,宁紫陌冷冷撂下一句,转身走回茶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骑了一个小时车,叶帆才回到自己位于老城区的廉租房。

    简陋的一室一厅屋子,家具也只有最基本的床和桌椅,空气里还有股发霉的味道。

    叶帆打开一只吊扇,简单冲了个凉后,从床底下拿出一台老旧的笔记本,这也是从网上买的二手货。

    事实上,屋子里没有一件是新的东西。

    平时叶帆是懒得上网的,回到家就倒头睡觉了,但今天见了苏轻雪后,叶帆觉得自己有必要仔细调查一下,这个“女朋友”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会跟“仙女姐姐”长得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网络上随便一搜索,就看到不少苏轻雪的身份信息……

    “华海市名门苏家的大小姐,锦绣集团总裁,智慧超群的天才企业家,年度最美女商人……原来她就是锦绣的总裁啊,之前都没见过呢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嘀咕着,点了根烟,目光中露出思索之色。

    如果这一切资料都是真的,那苏轻雪绝对不是他所见过的“仙女姐姐”,那么说来,遇见这么个一模一样的女人,莫非真是老天爷安排的缘分?

    躺到床上,叶帆把苏轻雪给他的资料拿出来,简单翻了一遍,三分钟后,就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叶帆在小吃摊喝了碗豆浆,啃了俩烧饼,就骑车往约好的玉琼大厦赶去。

    玉琼大厦里不是高档餐饮,就是名牌奢侈品专卖店,消费很高,以前叶帆可不会过来。

    刚到十点钟,苏轻雪就打电话过来,得知叶帆准时到达,苏轻雪颇为满意。

    在地下B2停车场,叶帆并没见到苏轻雪开她的玛莎拉蒂,反而是开了辆黑色雷克萨斯SUV。

    作为锦绣集团的总裁,换几辆豪车不算什么,叶帆当然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车窗放下,女人一身浅蓝色的翻领束腰连衣裙,露着纤柔白嫩的玉臂,秀美的颈部戴了串细细的铂金项链,比昨天更加温婉和恬静。

    “早上好啊,苏小姐,我们接下来做什么?”叶帆笑呵呵地打招呼。

    苏轻雪清冷的目光打量了叶帆一会儿,“你先上车”。

    “哦,好”,叶帆坐进副驾驶。

    紧跟着,苏轻雪又波澜不惊地说:“脱衣服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