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007章 演技太好
    0007

    “轻雪,听爸爸的话,让你跟郑公子结婚,是为你好,别再任性了”,苏昌平语重心长地说。

    苏轻雪轻哼道:“是为我好,还是为了某些人好,大家心里都明白”。

    说着,苏轻雪目光瞄了眼旁边的童慧珍。

    童慧珍就跟被踩了尾巴一样,气愤地道:“苏轻雪!你什么意思!?别以为你现在是锦绣的总裁,就可以没大没小!

    就算不是亲的,我也是你妈!养了你十几年,你把我看成什么人!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童慧珍眼眶就泛红,露出楚楚可怜的神色,像是快要落泪。

    苏昌平一看妻子要哭,赶紧伸手揽住她的肩,安抚道:“哎呀,老婆,不要难过,轻雪不是那个意思,你别想歪了……”

    郑俊峰也一脸温和地劝道:“是啊,伯母,轻雪是个孝顺善良的女孩儿,我也是欣赏她这一点,才想娶她做妻子,她可能是不太满意传统的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所以才有点叛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,还是郑公子了解我们家轻雪”,苏昌平笑着,对女儿道:“你听到了吗,郑公子这么体谅你,你还不跟郑公子道歉?带这么一个陌生人过来,真是胡闹!”

    “爸,你不用劝我,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,反正我是不会嫁给郑俊峰的”。

    苏轻雪一脸冷漠,望向郑俊峰道:“你就死了这条心吧,锦绣集团是我爷爷交给我打理的,我不会让它落到任何外人手里,你得不到我,也得不到锦绣”。

    郑俊峰一脸无辜地笑着,“轻雪,你在说些什么啊,我从来都没对锦绣有半分念想,我光是打理郑氏集团就手忙脚乱了,我可不像你,是商业天才啊。

    我的眼里,我的心里,从始至终,都是你这个人而已,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真心呢。”

    苏轻雪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“是不是,你自己心里最清楚……不要以为,我不真的不知道,最近一直对我们锦绣的员工进行骚扰的帮会势力,是谁在背后推动的”。

    苏昌平一听,诧异道:“帮会势力?骚扰?轻雪,我怎么没听到这消息啊?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轻雪,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?”郑俊峰也一脸关切。

    坐在旁边的叶帆摸了摸鼻子,心里暗想,难怪白鲨帮会平白无故找上锦绣的高层,这种事以往可不会发生,原来背后有人在对付锦绣……

    苏轻雪也知道谈下去,不会有结果,郑俊峰打死也不会承认,直接断然道:“反正,我已经有男朋友了,婚约根本没有意义”。

    郑俊峰眯了眯眼,虽然脸上还挂着笑容,但目光已经有些森冷。

    “呵呵,放心吧轻雪,我很有耐心的,就算你真有男朋友,没准过几天就分手了呢?”郑俊峰邪笑着,一语双关地道。

    “这种货色,怎么可能是她男友?”童慧珍这时擦掉眼泪,狠狠地指着叶帆说:“昌平,你赶紧叫人来!把他赶出去!什么阿猫阿狗都能上我们苏家的饭桌了?”

    “如果叶帆走,我也走”,苏轻雪顶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个不孝女……”童慧珍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郑俊峰却是伸手示意道:“伯母,息怒,不管苏家也好,我们郑家也好,都不差这么一顿饭钱,就当是做一份慈善,请这个叫叶帆的,吃一餐饭,也未尝不可嘛”。

    “哼,既然郑公子都这么说,那只好是当积德行善,便宜这小子了”,童慧珍毒舌地道。

    苏轻雪听到这番话,眼中有几分不安,总觉得郑俊峰有什么阴谋。

    果然,郑俊峰立马用法语,对着门口站着的白人女服务生说:“来帮这位先生点餐,服务专业点……”

    郑俊峰眨了眨眼,示意了一下女侍者。

    在这种高级餐厅的女侍者,自然是心思玲珑的人,很快就明白了郑家大少的意思。

    栗发碧眼的女服务生上前来,笑吟吟地用法语问:“先生,您需要点什么?”

    苏轻雪立马明白了郑俊峰的用意,这分明是要让叶帆出丑,把他当白痴一样戏弄,侮辱他不知身份卑贱地进这种高档餐厅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苏轻雪自己也只会英语,只能赶紧打断道:“服务员,讲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Le-menu s'il-vous-pla?t.Que-me-consillez-vous?”

    正当这时,突然就听见一串标准流利的法语,从叶帆的嘴里蹦了出来。

    包厢里瞬间安静了下来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苏昌平、童慧珍也好,郑俊峰也好,都处于错愕状态。

    最惊讶的莫过于苏轻雪,睁大了一双灵动的美眸,呆呆看着叶帆。

    女侍者也是在短暂的吃惊后,继续用法语说:“先生,我这就给您拿一份菜单,抱歉,失礼了!”

    女侍者很清楚地听到,叶帆用的是最标准的巴黎地区法语,这发音比她这个法国人都要厉害,她哪还敢班门弄斧?

    很快,菜单就拿了过来,叶帆用熟练的法语,点了一些菜后,又问一旁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小雪,你喜欢吃什么?我觉得这个Moules-Marinières,搭配甜点克拉芙缇,你应该会喜欢……酒的话,最好搭配比利时啤酒,不过这里恐怕没有,配白葡萄酒也成”……

    叶帆头头是道地说着,一会儿法语,一会儿汉语,讲得旁边的人都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“天呐,先生,您真的很懂法国料理,您经常吃吗?”女侍者发现自己都还没叶帆懂行。

    叶帆摆摆手,笑道:“我哪吃得起,平时看书的时候学到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在桌的人才都理解了一点。

    但苏轻雪却并没全然相信,就算对法国料理的知识可以书上学,那一口法语怎么解释?要知道一门外语要学精,可不是临时抱佛脚可以做到的。

    加上叶帆进到这个餐厅时,那种淡定从容,也不像初次进这种地方,仿佛是老熟客一般。

    突然间,苏轻雪觉得这个冒牌男友有些神秘……

    苏轻雪并不怎么挑剔,让叶帆随便点了一些。

    上菜的速度很快,没多久,丰盛的菜肴就上桌了。

    看着精致有度的前菜、主菜、酒和甜点,众人才确信,叶帆是真懂。

    “叶帆,你的法语都是怎么学的?”苏昌平这会儿也有点好奇。

    “哦,伯父,我忘了跟你们介绍,我平时做家教,当外语老师”,叶帆笑着说。

    苏轻雪眨眨眼,疑惑地问:“现在高中生还学法语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补习班嘛,多学一门总是好的”,叶帆随口胡诌。

    “我当是法国留学的呢,原来就是一补课的家教”,童慧珍不屑地说:“我警告你,吃完这顿饭,就离轻雪远远的,大不了给你一笔钱,别来碍事”!

    叶帆深情款款地说:“伯母,我不要钱,我只想跟小雪在一起……虽然我现在很穷,但我会努力工作赚钱,尽我最大努力,给小雪一个幸福的未来……”

    苏轻雪瞥了男人一眼,不知道怎么的,虽然知道叶帆在演戏,但他的演技实在太逼真,说得她脸蛋都有些发热了。

    “嘁,你能赚几个钱?你知道锦绣集团一年赚多少个亿吗?你知道咱苏家的资产吗?这不是你能高攀的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……”童慧珍鄙夷道。

    叶帆微微一笑,忽然伸手搂住身边苏轻雪的香肩,探头过去,在苏轻雪的右脸颊上“啵”地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苏轻雪正在那里吃她的甜点,猝不及防,就已经让叶帆亲了下。

    “您看,这不就吃到天鹅肉了吗”,叶帆笑着说。

    苏轻雪猛地一扭头,想要发火,但转念一想,自己要是这会儿发火,岂不是白演戏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,苏轻雪只能气呼呼地涨红俏脸,娇艳欲滴,分明是生气,却让人以为她害羞了。

    “啪”。

    只听得郑俊峰将酒杯重重放在桌子上,一脸阴沉地起身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……”郑俊峰看到亲脸这一幕,终于忍无可忍,不仅没能让叶帆丢人,自己的未婚妻还被调戏了,他的自尊心当然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伯父伯母,我还有事要忙,先走了,下次再见”。

    说完,郑俊峰迈步走出包厢,末了,用阴冷的目光,瞥了叶帆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