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013章 作为一个司机
    0013

    等众人走回屋内,只剩下叶帆跟张东在外面站着。

    叶帆掏了根烟递过去,笑着说:“来一根?”

    张东摇头:“谢谢,但夫人不允许我们下人抽烟”。

    “是么,那可惜了”,叶帆把烟见对方不要抽,就给自己又点了根。

    张东古怪地一笑:“叶先生,在这里干站着也无趣,不如我们找点乐子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哦?有什么乐子?”叶帆颇有兴趣地问。

    张东上下打量了叶帆一眼,“我看叶先生身强体壮,应该平时没少锻炼,我这人没别的爱好,就喜欢掰手腕,我想跟叶先生切磋一下”。

    “掰手腕?不太好吧,我毕竟看着年纪轻啊”,叶帆摆摆手。

    张东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没关系,年纪轻未必力气大,男子汉大丈夫,这么点小小的较量,叶先生应该不会拒绝吧,大小姐找的男朋友,总不会是个胆小鬼”。

    叶帆显得不太情愿,“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那……好吧,就来一次,我怕伤着你”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张东忍不住笑了,眼中寒芒一闪,“我很期待!”

    两人来到院子前面的一张石制长椅边,蹲下身后,互相伸出了右臂。

    叶帆嘴上叼着烟,含糊地道:“你说开始吧”。

    张东嘴角浮现一丝狰狞,“叶先生,你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的吗?”

    叶帆纳闷:“你不是司机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现在是司机,但以前,我是西北军区特种突击队的,所以……万一伤了你,你可别怪我,谁让你惹咱夫人生气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话,张东就大喊一声——

    “开始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张东的右臂就肌肉虬结,瞬间力量爆炸,将叶帆的右臂往下猛压!

    叶帆的右手臂立马被压了下去,眼看着就要撞击在石凳上,这一猛击,不是骨折也得严重拉伤肌肉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张东以为顺利地教训叶帆的时候,却发现,叶帆并没什么反应……

    张东惊讶地发现,叶帆的手臂在接近碰到底部的时候,突然压不下去了!?

    任凭张东怎么使劲浑身力气,叶帆的手就是和石凳差了一厘米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深深一口烟吸进去,白色的烟雾喷到张东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作为一个司机来说,你掰手腕的水平还可以”。

    叶帆邪邪一笑,右手突然一个反用力,瞬间把张东的手臂给反压了回去!

    只听得“嗑喀嗑喀”两声骨头的脆响,紧跟着就是张东一声惨叫!

    “啊!我的手!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松开张东那只已经在瑟瑟发抖,软绵无力的手,站起身来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了,我怕伤到你,要不要帮你叫120救护车?”

    张东汗如雨下,龇牙咧嘴地看着叶帆,眼中带着一丝恐惧,“你……你怎么力气这么大!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力气大,是你营养不良,缺钙了吧”,叶帆咧嘴一笑,转身走回屋子里。

    这会儿,客厅里的气氛也已经无比焦灼。

    苏昌平和童慧珍再度劝告苏轻雪,不要再任性,但苏轻雪自然不会妥协。

    “轻雪啊,爸爸真是不明白,郑俊峰哪一点不比那叶帆强?背景,家世,相貌,才华,而且追了你这么久,足见真心啊,你为什么一定要把郑家看成恶人呢!?”苏昌平很费解。

    “还用问吗?就是她故意跟我们唱反调,我们说什么她都要反对,好让整个苏家都听她的,彰显她总裁的身份”,童慧珍讽刺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怕郑家,我不怕,爷爷临走时让我打理锦绣集团,不是让我把基业全都拱手送人。

    如果你们再跟我提郑俊峰的事,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聊的了,江婶,送客!”苏轻雪从沙发上起身,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叶帆刚一进门,就听到苏轻雪喊着送客,不由苦笑,这谈话还真够快的。

    童慧珍见到叶帆进门,则是一皱眉头,“张东呢!?怎么就你进来了!?”

    “哦,那个司机啊,他嫌无聊要跟我掰手腕,结果不小心自己骨折了,要不要送他去医院啊?”叶帆一脸无辜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!?怎么可能?!”童慧珍满脸惊愕。

    苏轻雪也是蹙了蹙黛眉,据她所知,那个张东是童慧珍很信赖的司机兼保镖,应该不至于这么没用才对。

    苏昌平一脸不悦:“这个张东,是脑子热晕了吗!?没事掰什么手腕!?还说是什么退役的特种兵,我早说不要找这种吹牛皮的人当保镖了,还是回去重新找个安保公司的吧”。

    童慧珍脸色一阵红一阵白,感觉丢人到家了,心里把张东骂了千百遍,一跺脚,急匆匆跑出门去。

    见妻子跑出去,苏昌平也只好跟着走,但似乎还放不下女儿,回头问道:“对了,轻雪,你白天说,郑家对我们公司暗中使绊子,到底公司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先管好你老婆和儿子吧,公司的事,用不着你操心”,苏轻雪淡漠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孩子,爸爸是担心你,你也是我亲女儿啊”,苏昌平拍着胸口说。

    苏轻雪别过头去,冷哼道:“我更不用你担心,你自己别被人当枪使就好”。

    苏昌平一阵气急,“在你眼里,你爸爸我就真的这么一无是处!?”

    一旁的江婶见状,忙打圆场道:“老爷,小姐她是说气话,你可别真动怒啊”。

    苏昌平眼眶发红,长叹了一口气,转身走向门外,背影说不出的无奈。

    因为张东这个司机骨折了,反倒还是苏昌平亲自开着车走的,不免去时更加尴尬。

    闹了这么一出后,家里的气氛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苏轻雪一言不发地上楼去,客厅里就剩下叶帆和江婶。

    叶帆问道:“江婶,小雪她还有兄弟?”

    江婶点头,“是啊,有个小三岁的弟弟,叫苏伟明,还在念大学,不过姐弟俩不是同一个母亲,关系从小也不太亲近。

    太老爷去世的时候,把公司的股份给了小姐,让小姐坐稳了总裁的位置,所以少爷就更不服气了”。

    叶帆恍然地点了点头,大多数世家豪门,都是传男不传女。

    苏老太爷却把锦绣集团交给了孙女,不是苏轻雪太过优秀,就是苏伟明太差劲。

    叶帆突然想起“仙女姐姐”的事,又问道:“江婶,那小雪有没有姐妹啊?”

    “姐妹?没有啊,小姐七岁时生母去世,就留下小姐一人,在孤儿院待到十岁的时候,太老爷将她领回苏家,一直以来都没听说小姐有什么姐妹”,江婶说道。

    叶帆遗憾地叹了口气,自己看来是想多了,那应该确实只是长得像而已。

    江婶这会儿一脸难过地说:“自从太老爷把公司传给小姐,夫人和少爷就一直很不高兴,老爷夹在中间,也是难做人,这一家子,可怎么办啊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这时,二楼上,传来苏轻雪懊恼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“叶帆!你那些都是什么东西?臭死了!!”

    叶帆一愣,赶紧跑上楼去,才发现,苏轻雪正站在他的房门口,捂着瑶鼻,眼里甚至还带着一丝害怕。

    “小雪,你说我的衣服吗?”叶帆指了指房间里散乱放着的衣服,不好意思地笑道:“我觉得放进衣柜里挺麻烦的,就放外面了,想穿的时候方便一点”。

    看着那些脏兮兮臭烘烘,老旧不堪的衣物,苏轻雪直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没闻到什么吗!?”苏轻雪问。

    叶帆摸了摸下巴,一本正经地说:“确实,我男人味比较浓……”

    苏轻雪眼神变得越来越冷,她恨不得把这家伙从二楼踢下去。

    看到女人脸色不对,叶帆才姗姗笑着说:“是有几件忘了洗,不好意思啊”。

    苏轻雪命令道:“你赶紧把这些衣服都丢了,我给你钱,你去外面买一些新的回来!”

    叶帆一听,忙摇头:“这哪行,这些衣服洗洗干净就能穿,丢了多浪费啊。你要是嫌臭,我立马去洗”。

    “我会给你钱,不用你还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钱的问题,衣服穿久了有感情,有的还是老朋友送的,不能随便丢”。

    说完,叶帆跑进屋里去,把衣服都装进箱子,抱着箱子就跑下楼。

    “江婶!洗衣机在哪?我洗衣服!”

    苏轻雪一阵无语,见过抠的,没见过这么抠的,送他新衣服都不要,非要穿这么一堆破烂。

    倒是江婶在楼下笑吟吟道:“小姐,你找了个好男人呢,连衣服都这么念旧,对老婆肯定更不会变心了”。

    苏轻雪咬了咬花唇,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思绪,道:“江婶,你让他洗好了衣服来我书房一趟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