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015章 陪姐姐去个地方
    0015

    叶帆当然不会让开,晃了晃杯中的威士忌:“你可以来抢啊”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知道我是谁么?敢在这片跟老子横的,都已经缺胳膊断腿了”,男子蔑然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么”,叶帆也没当回事,继续喝着酒。

    看叶帆真的不让,男子猛一拍桌子,“最后警告你一次,别敬酒不吃吃罚酒”。

    在旁的冯月盈终于忍无可忍,眼眶泛红,抬头怒斥道:“周灿!你够了没有!?我不想看见你!!带着你这些狐朋狗友走开!!”

    周灿邪笑道:“盈盈,你终于肯叫我的名字了?别这么凶,我只是出于一个老朋友的关心,来慰问一下你”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!而且我们从来不是朋友!”冯月盈反驳道。

    周灿一脸轻佻地说:“这么绝情?本来我还想送你点钱花花呢,听说你那植物人弟弟医药费挺贵的啊”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冯月盈俏脸煞白,难以置信地看着周灿,声音颤抖着道:“你……你还有脸提起我弟弟……你这个禽兽,畜生!你不得好死!!”

    冯月盈情绪失控下,直接把杯子里的酒,泼到了周灿的脸上和身上。

    “臭婆娘!你疯了!?”

    周灿一身酒水,顿时暴怒,上来就是一巴掌朝着冯月盈扇去!

    冯月盈一声惊呼,以为要被打中,却不想那只手半空就被挡住了。

    叶帆一只左手,稳稳地将周灿的右手腕扣住。

    “打女人,可不算什么本事”,叶帆的嗓音,变得有些低沉。

    “放开!臭小子,你找死!!”

    周灿肝火大旺,另一只手朝着叶帆的脸上一拳头打去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他打中,叶帆的右手已经一掌推在他胸口,将周灿整个人都推翻在地!

    周灿都不知道怎么回事,一股子巨力就让他人仰马翻,浑身像是散了架一般,疼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老大!老大你怎么样了!?”一帮小弟将周灿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冯月盈等几个女白领,都是面色惊慌,不少酒吧里的客人也都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叶帆,你快走吧!这人你惹不起的”,冯月盈担心地推着叶帆,让男人赶紧跑。

    叶帆却气定神闲,反问道:“我走了,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冯月盈一愣,心头泛起一丝异样的温暖,这个男人,是想保护她?

    这时,起身的周灿一脸狰狞地说:“还想走?没门!你敢打我,我现在就要给我爸打电话,让他派人搞死你!”

    冯月盈一听,忙挺身道:“周灿,泼你酒的是我,你有事冲我来,跟其他人没关系!”

    周灿嘿嘿笑道:“冯月盈,你还是怕了吧?这里可是有监控录像的,这家伙想跑也跑不掉。你想保住他,除非今晚陪我去酒店乐呵乐呵……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男人淫邪的笑声,冯月盈脸蛋通红,啐声道:“无耻!卑鄙!!”

    “不肯陪我睡,那我只好打电话告诉我爸了”,周灿说着就拿出手机。

    冯月盈娇躯颤抖,一脸无助,她很清楚,如果叶帆真的被周家的人盯上,不死也褪层皮,受尽折磨。

    而叶帆是为了保护她,才会出手的,她怎能眼睁睁看着叶帆被伤害?

    “等下!我……我……”冯月盈想说“答应”,但这份屈辱,又让她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?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哦……”周灿的手指,在手机屏幕上晃动,一脸戏虐。

    正当冯月盈一咬牙,打算同意的时候,却见身边的叶帆如猛虎出山,起身一拳头就打在周灿的肚子上!

    “噢!——”

    周灿感觉肚子里翻江倒海,五脏六腑都要爆炸一般,一股子胃里的酸水儿顿时都吐了出来!

    可紧跟着叶帆又是一脚,将他踹开三米开外,整个人撞在一只桌子上,疼得骨头都断了一般。

    酒吧里传出阵阵惊呼声,谁也没料到,看似文气的叶帆,一动起手来这么霸道!

    那几个小弟一看周灿被打,赶紧上前来对叶帆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但叶帆看都没怎么看,左一拳右一脚,三两下功夫,就把这几个家伙打翻在地,叫苦不迭。

    叶帆看着已经蜷缩在地上,浑身颤抖着呕吐的周灿,很淡定地掏出一根烟,给自己点上……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叶帆吐了口白烟,淡淡道:“胁迫女人跟你上床,就跟强奸犯没区别,你这种人,进牢里都是最被人瞧不起的”。

    周灿吐了一地的呕吐物,眼里满是血丝和泪水,叫喊道:“我要……我要叫我爸抓你!你……你死定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周灿带着一群小弟,灰溜溜地跑出了酒吧。

    叶帆叹了口气,坐回位子上,对着一桌子目瞪口呆的女人,道:“不用管他们,我们还是继续喝酒吧”。

    冯月盈等都是苦笑,事情都闹成这样,她们还怎么敢留下喝酒?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们今天还是先回去吧”,小莲等几个白领,都拎着包包离开。

    人都走了,空空的桌子,叶帆和冯月盈两个人坐着,也不合适。

    于是两人也结账走出了酒吧,走路前往地铁站。

    暖风吹过夜色朦胧的街道,两人并排走着,颇为像一对情侣。

    冯月盈一脸愁容地叹了口气,“叶帆,你太鲁莽了”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叶帆问。

    “那个周灿,他父亲是华海市三大帮派之一‘紫竹林’的堂主周海洋,紫竹林虽然很低调,但实力跟白鲨帮不相上下的,我们斗不过他的”。

    “是么,我只是不想让你被欺负”,叶帆微笑,完全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冯月盈听到这话,却是心头泛起一丝异样,目光复杂地看着男人,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叶帆往前走了几步,发现女人在身后停住了,好奇地转身问:“怎么了,月盈姐?”

    冯月盈抿了抿丰润的红唇,幽幽道:“你能陪我,去江边坐坐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夜色下安静而迷人的春江,贯穿了整座城市,奔流入海。

    在一家24小时便利店,买了一袋子灌装冰啤酒后,两人坐在江边的斜坡上,望着江水奔流,船只经过,喝起了啤酒。

    通过冯月盈的诉说,叶帆也知道了,女人和那个周灿的一些恩怨。

    “那个周灿,两年前追过我很长一段时间,但我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,就一直拒绝他……后来有一次,他找来我家里,要对我用强,刚好我弟弟回来,就跟他起了争执。

    他把我弟弟从楼梯上推了下去,害得我弟弟大脑受到重创,变成了植物人……”

    冯月盈眼中带着一丝泪光,低语道:“就因为周灿他家里的关系,周灿只去拘留了几个星期,就被放了出来,而我弟弟……已经在疗养院躺了两年多。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,我父母都苍老了好多,他们怪我没照顾好弟弟……我也没脸回老家见他们”。

    叶帆虽然大概也猜到了事情的经过,但听完以后,还是有些唏嘘。

    在女人光鲜靓丽的外表背后,她独自一个人所承受的压力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或许正因为心里的苦,才使得冯月盈住在公司的公寓里,埋头投身于工作。

    酒吧里的威士忌加上几罐啤酒,江边的风一吹,让酒劲格外上头。

    冯月盈娇美的脸蛋格外红润,一对杏眸波光流转,妩媚勾人。

    “叶帆……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冯月盈抱着双膝,头靠在膝盖上,目光迷离地看着身边的男人。

    叶帆打了个酒嗝,如实说:“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,再说了,我是男人,看见美女多少会殷勤一点”。

    “扑哧……”冯月盈嫣然一笑,嗔了他一眼:“你还真坦白,不过……我还是要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叶帆又拿出一罐啤酒,打开递过去,“再来一罐?”

    冯月盈鼓了鼓嘴,“我想上厕所了……喝太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喝”,叶帆要拿回去。

    “不!我还要喝”,冯月盈夺过啤酒,又咕咚咕咚灌了两口。

    叶帆不禁感慨,女人的心思果然很难猜,看看啤酒已经没了,就掏出一根烟,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最后一罐啤酒喝完,酒精越来越发酵,冯月盈明显也有些晕乎乎了,一头靠在了叶帆的肩膀上,嘴里含糊着嘀咕着什么。

    叶帆扭头,闻到女人发际间的幽香,“月盈姐,我送你回公寓吧?”

    过了十几秒后,冯月盈缓缓抬起头,目光朦胧地看着叶帆。

    “敢不敢,陪姐姐去另一个地方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