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076章 到死都是
    第0076章 到死都是

    0076

    叶帆话虽然这么说出口,但他并不认为,这些人真能做到上千次,哪怕能做到一百次,都已经是奇迹了。

    宁紫陌等则是不敢相信,这么艰难的动作,还是叶帆简化过的版本?!

    如果苏轻雪这时在场,多半就会认出来,这动作,不就是叶帆早上在锻炼的时候,那乱七八糟的“神魔乱舞”吗?

    不过,叶帆自己做的时候,动作非常快节奏,而且复杂程度,比这还要高数倍。

    这套叶帆自创的无名动作,其锻炼的深度、精细度,远超所有人的想象!

    在一阵震撼过后,叶帆悉心地又教宁紫陌熟练了下这个动作,他不可能天天过来监督这群人,归根结底,还是要宁紫陌学会后,再教给这群汉子。

    二十几个年轻力壮的汉子,也跟着开始模仿,但刚没做几下,大家都开始吃力大喘气。

    他们终于相信,叶帆说的都是真的,原来他们的肌肉,真的有太多没被掌握的地方。

    到了凌晨,叶帆准备回去,但宁紫陌却是挽留了他。

    “别走了,大晚上的,你就不能在我这留宿一晚?姐姐又不会吃了你”,宁紫陌几分哀怨地说。

    叶帆心里苦笑,不是怕你吃我,是怕我吃你啊……

    但仔细一考虑,这么晚还回去,确实有点伤宁紫陌的心。

    索性自己清晨开车回去,带苏轻雪一起上班就行了,叶帆想。

    虽然在紫叶茶舍吃了不少饭,但叶帆还真没在这里住宿过。

    夜晚的茶舍静悄悄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茶香和实木的清香。

    宁紫陌带着他来到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后,推开了一扇门,里面一只大浴缸内,竟然连洗澡水都已经放好。

    “我让人在里面放了一些海盐和中草药,不知道你喜不喜欢”,宁紫陌笑着问。

    叶帆闻了闻那浴缸散发的味道,乐呵呵道:“我其实简单冲个澡就行了,这么精致,我都不舍得泡进去了”。

    宁紫陌嫣然一笑,“有什么好不舍的?今天要不是你帮忙,我们紫竹林就毁了,这点小小的犒劳都不给你,手下的兄弟们都要说我了”。

    叶帆道:“这种话以后就别讲了,都是自己人,没什么帮不帮的”。

    “谁跟你自己人呀,尽套近乎”。

    宁紫陌嗔笑了一句,然后转身打算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可刚要走,叶帆却是一把拽住了女人的柔荑,然后一把将宁紫陌搂入了怀中。

    两人紧贴着身体,女人微微斜着,一抬头,正好看到叶帆正低头凝望着她。

    叶帆邪邪一笑,“宁姐,既然不是自己人,那这一浴缸水,可不够犒劳我的”。

    宁紫陌娇靥开始泛着桃红,问:“那……那你要怎么犒劳?”

    叶帆没有多说,只是直接将女人一个公主抱,紧紧揽住,然后大步朝着浴缸走去。

    知道男人要做什么后,宁紫陌心如鹿撞,娇躯扭动着哀求:“叶帆,不要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,以前都是你主动要,今天怎么不要了?

    难道以前你要我留下,都只是骗我的?”叶帆低头,语气低沉地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!”宁紫陌忙娇喘着说,咬了咬花唇,“我……我是说,我还穿着衣服呢”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穿着衣服下水,到时候还能半透明,看着更性感”,叶帆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宁紫陌脸热得不行,凤眸含着春水,嘀咕了一句:“小坏蛋……你其实早就想这样做了吧,以前怎么都忍着了?”

    叶帆沉默了片刻,突然加快地走到浴缸边,将宁紫陌丢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扑腾”!

    水花四溅,女人瞬间全身湿透了,甚至整个头都没入了水下。

    “讨厌!你干嘛呀!”

    宁紫陌从水起来,甩了甩头上的水珠子,正想抱怨一下男人不会怜香惜玉,但却忽然看到,叶帆双手撑在浴缸边沿,目光深邃地近距离看着他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宁紫陌怔在那儿,不知道男人为何如此深沉。

    叶帆的一只手,温柔地将女人那湿答答的发丝,从她额前捋开,抚摸过那白里透红的温润脸颊。

    男人的手法很细腻,充满着怜惜,充满着疼爱,让宁紫陌下意识地半张着红唇,露出楚楚惹人怜的神态。

    “你问我为什么忍着?”

    叶帆突然微微一笑,然后一探头,轻轻地吻了下宁紫陌的红唇。

    宁紫陌如遭电击,娇躯一阵僵直。

    这是叶帆第一次亲吻她。

    叶帆凑到女人的耳边,开口道:“因为,当我决定这么做的时候,就意味着……你永远都得是我的女人,到死都是……”

    房间里一阵安静。

    宁紫陌屏息,凝听着男人的话语,她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情感,似乎要将她的思绪全都冲垮。

    她能感受到男人的爱意,但也产生着一丝小小的恐惧,就仿佛,自己已经落入了一只恶魔的手掌心,一旦自己敢背叛恶魔,就会被无情地撕碎。

    但是,她当然不可能背叛,因为这一切,都是她两年来梦寐以求的!

    从小到大,她对那么多追求她的男人视若无物,直到遇见了叶帆,两年多来魂牵梦绕,就想着这一个男人,她怎么可能背叛?

    “我愿意”,宁紫陌两只湿着的手,搂住叶帆的脖子,眼中莹莹闪烁着,说:“从我第一次见到你,我就知道我不会后悔”。

    叶帆目光复杂地看了女人一会儿,然后突然又轻松一笑,房间里的一股威压,顿时散去。

    叶帆仿佛瞬间又变得跟平时一样,自顾自地开始脱衣服。

    这让宁紫陌都以为自己是产生幻觉了,刚才的男人和现在相比,判若两人!

    “宁儿,你挪一挪,让个位置出来,好让我抱着你一起泡啊!”

    “宁……宁儿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你不是说,你外公、你母亲都喊你‘宁儿’么?难道我记错了?”叶帆问。

    宁紫陌神色一喜,男人不喊她姐,而喊她的小名,她当然知道,这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男人终于要抛开姐弟的关系,变成更亲密的男女关系。

    “嗯,你没记错,我喜欢你这么叫我”。

    宁紫陌羞答答地挪了挪身子,让男人好坐进浴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