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077章 天一生水
    第0077章 天一生水

    0077

    很快,叶帆也就没羞没臊地坐了进去,然后还帮着女人把衣服也给脱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两人依偎着,泡在芬芳的浴缸里,水汽朦胧,甜蜜的氛围让宁紫陌娇靥红扑扑的,很是陶醉。

    本以为叶帆会对她动手动脚,但谁想,男人只是抱着她,并没怎么样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叶帆的一只手,轻轻抓起女人的一右手,仔细端详了下。

    “我的手漂亮吧?”宁紫陌颇为骄傲地问。

    叶帆点头,“纤纤软玉削春葱,长在香罗翠袖中……确实是一双好手,难怪能练飞刀这种对手型要求高的暗器”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还会吟诗啊”,宁紫陌嫣然回眸道。

    叶帆则是思索了下,说:“你拜师的那个人,是叫百里飞刀对么?”

    “嗯,以前在家族的时候,一个宁家的客卿,号称百步穿杨,算是道上的一个知名高手。

    他说我的手适合练飞刀,女子又刚好适合这门古武,所以我就拜他学了,可惜教会我没多久,他老人家也去世了”,宁紫陌道。

    叶帆摇摇头,轻笑了一下:“高手?那种层次的,哪谈得上高手?”

    宁紫陌刚想反驳,但一想叶帆的身手,又觉得男人说的一点也没错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厉害啊,在我眼里,我师傅已经是个高手了”,宁紫陌幽怨地问:“怎么突然提起飞刀的事了?”

    叶帆淡淡评价道:“你这飞刀,虽然看着华丽,但缺乏了杀伤力和爆发力,变化也太少,这跟你的古武底子有关系。

    想要更进一步,需要再改一改,另外内功上也要跟进,这样才能将飞刀这种暗器的飘忽不定,神鬼难防,彻底体现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宁紫陌突然意识到什么,惊喜地看着男人,“内功?你要教我内功法门?”

    “你做了我的女人,待遇当然要提升一下”。

    宁紫陌鼓了鼓嘴,“原来之前你都对我不怎么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练功又不是多轻松的活儿,只是想让你以后更好地保护自己而已。怎么样,你想学吗?”叶帆笑吟吟问。

    宁紫陌立马说:“当然想学,可我听说当今世上存有的内功法门已经大多残缺不全,而且基本上每一门内功都是非常珍贵,各门各家族都不敢轻易外传的。”

    叶帆点头道:“是没错,但其实最根本的原因,是大多数人根本练不好内功,一辈子也找不到气感……

    找气感,就像是解一道算术题,你找不到关键的那个点,有些人就是永远也找不到答案。

    修炼内功也是这样,首先你要领悟内功的真实含义,再通过内功的指导,找寻气感。

    找不到气感,再强大的功法,哪怕是少林易筋经,在没天赋的人手上,也只是废纸一张。

    很多内功失传,只是因为那些后人,自以为是,自己领悟不了,又找不到气感,就觉得那是假的,然后就都荒废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…怪不得,古代高手那么多,如今古武者都这么少了”,宁紫陌恍然,从来没有人,跟她讲过这些。

    毕竟,修炼内功对于大多数武者而言,是一个梦想,更别说内功的一些道理了。

    “社会越来越浮躁,特别是火器出现了,枪炮就能解决战斗,没多少人肯去花费大量精力,刻苦钻研古武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很多人不想信,真正强大的古武者眼里,枪炮根本不算什么,古武的力量,远超人们的想象”,叶帆感慨道。

    宁紫陌想起叶帆在枪林弹雨中来去自如的样子,认可地说,“确实,我也一直觉得,古武应该不会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当初我练个飞刀,都是练得满身伤,手更是痛得恨不得切掉,而且刚起步的时候,根本看不到希望在哪,一般人哪能承受得住。

    但我还是坚持下来了,后来要不是没这手飞刀功夫,早被人害死好几回了”。

    叶帆继续道:“正因为我知道你很有毅力,所以我打算教你内功,至于能不能练成,就看你自己了”。

    “我这个年纪,再练内功,会不会太晚了?”宁紫陌担心地问。

    叶帆莞尔,“很多人都有个误区,以为练功跟年纪有关系,但事实上,只要精气神饱满,练内功根本不在乎多少年纪。

    而且,练十年,未必比练一年的厉害,关键还是看对功法的理解。

    说白了,古武看的是天赋,其次才是勤奋,你理解不了,再怎么练也是白搭。”

    宁紫陌松了口气,但又随即好奇地问:“叶帆,那你要教我什么内功啊?”

    “我只会一门内功,就是我以前练的,名叫‘天一生水’,我师傅说,这门功夫是祖师爷从《河图》里领会出来的。

    天一生水,地六成之;万物有生数,当生之时方能生;万物有成数,能成之时方能成。

    天一生水的本意,是指‘一’为一切生命之本源,而这门内功,就是追溯本源,周而复始,达到让修炼者延年益寿的目的。

    同时也是一门中正平和的内功,可以配合绝大多数古武,当然也能让你的飞刀更具威力。”

    “河图?那不是传说中伏羲看黄河里的龙马,背部浮现的纹路,所画下的图纹吗?那是神话故事呀”,宁紫陌惊异道。

    叶帆笑着点头,“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的,反正当初我师傅是这么跟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宁紫陌扑哧一笑,“怎么听着像练太极拳似的,还养身呢……不过,你说这是你以前练的?你现在不练了吗?”

    叶帆摊了摊手,“你看我,像是会内功的样子么?”

    “我哪看得出来”,宁紫陌眨眨眼。

    叶帆说:“我早就不练了,而且我也早把我的内功废了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……你废掉自己的内功?”宁紫陌好奇道:“难道是这功夫不厉害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只不过,我现在正修炼自己摸索出来的功夫,就是刚才我给你们演示的那种动作,有内功在,不方便尝试”,叶帆笑着说。

    宁紫陌很是不解,“你觉得那套动作,练出来会比‘天一生水’厉害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