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082章 太欺负人了
    第0082章 太欺负人了

    0082

    “对啊”,叶帆点点头,解释道:“她是个垃圾食品的忠实粉丝,就爱吃汉堡、薯条这些,而且越便宜越低级的,她越喜欢。

    以前我在镁国的时候,好几次见她都吃汉堡王的一美元汉堡,就两片面包夹个肉片,几片酸黄瓜,她能吃七八个”。

    冯月盈奇怪地问:“我听说镁国医生都很有钱,你朋友怎么这么穷啊”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穷,她就是喜欢这口味,因为她小时候生活在贫民区,能吃到最好吃的,就是汉堡薯条这些,长大了虽然变有钱了,但口味却没什么变化”,叶帆说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她吃的不是食物,是情怀”,冯月盈一脸了然地笑着说。

    叶帆伸手捏了下女人的脸蛋,“真会说,不愧是销售部部长”。

    “别捏啦!大街上让人看见多难为情”,冯月盈羞涩地抱怨道。

    两人走进麦当劳,四处找了下,叶帆很快就在一个角落,看到了一个穿着米色风衣外套,下面破洞牛仔裤,戴着鸭舌帽的金发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的面前已经放了三个汉堡,一杯可乐,一杯果汁,还有两大包的薯条。

    关键是,女人自己已经在咬着一个汉堡,非常陶醉地边吃边抖动着脚。

    “弗洛丽卡”,叶帆拉着冯月盈过去,直接坐到了女人对面。

    “唔!”白人女子抬头,看到叶帆,惊喜地一笑,喷出一些面包碎屑来。

    “叶帆,你怎么才来,我等了你们半个小时,实在忍不住先吃了!这种加了Blue-thin-mushroom的汉堡真好吃!”

    “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,听都没听过”,叶帆平时也不吃汉堡包,完全不知道女人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拉着冯月盈来到弗洛丽卡面前,直接介绍道:“来,认识一下,她就是我之前说的冯月盈,她的弟弟冯小辉就是你要治疗的患者”。

    冯月盈正仔细地看着弗洛丽卡,她发现,这个女人长得还挺有特色,五官充满了西方女子的立体感,高挺的鼻梁,尖尖的下巴,一双蓝褐色的眼睛,走在街上绝对是个回头率较高的白人美女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叫冯月盈,很高兴认识你,罗奥尼达医生”,冯月盈刚才进门前,就问了下这女医生的名字。

    只不过,冯月盈并不知道,眼前这个看着有点小邋遢,吃着廉价西式快餐的女人,就是无数富豪名人都见不到的医学界巨擎。

    “叫我弗洛丽卡就行了,你是叶帆的女朋友,不用跟我客气”,弗洛丽卡咬着汉堡,舔着嘴唇。

    冯月盈面色一红,白了男人一眼,肯定是叶帆这么跟对方说的,自己什么时候就成他的女人了?

    “弗洛丽卡,我让你低调点,没让你打扮成流浪汉,你真以为吃个麦当劳,还能被记者围堵?”叶帆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想吗,我也不知道,原来我在夏国这么有名,十几个预约电话,说要见我的。

    我哪有时间管他们,要不是你给我打电话,我还在罗切斯特做我的新研究呢”,弗洛丽卡道。

    冯月盈一听,蹙着柳眉,小声在叶帆耳边用汉语说:“你怎么不告诉我弗洛丽卡是这么有名的医生?我还以为她是普通的治疗植物病人的医生呢!”

    “她有不有名,关系大吗?反正你当她就是一个亲密朋友就行了,大家自己人,不用见外”,叶帆如是说。

    冯月盈心中欢喜,对方既然是名医,那自己弟弟更有希望了。

    “弗洛丽卡医生,我弟弟的病历,资料,您都看了吗?我弟弟情况怎么样?”冯月盈问。

    弗洛丽卡嘴里塞得鼓鼓的,边吃边含糊地说:“不太好,但也不是没机会,具体的我要等做过检查才知道,用最新的科学手段,所以你们给的资料其实意义不大”。

    “那是要立刻把我弟弟带去镁国吗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后天就走了,冯小辉患者也要一周内送去我们医院”,弗洛丽卡道。

    冯月盈犹豫了下,问:“医药费方面,大概是什么要求呢?”

    弗洛丽卡说:“看叶帆的面子,象征性收个最低价吧,一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弗洛丽卡说完,叶帆就说:“一万美元吗,是差不多了”。

    弗洛丽卡脸都绿了,张着嘴,拿着汉堡的手瑟瑟颤抖。

    “一万?这么便宜?”冯月盈诧异道。

    叶帆则是笑眯眯地看着弗洛丽卡,开始用一种冯月盈听不懂的罗马尼亚语说:“连我小舅子的医药费你都敢收?弗洛丽卡,你想让梅奥医疗中心被炸上天吗?”

    弗洛丽卡咽了咽喉咙,沮丧地用罗马尼亚语回道:“一千万美元是最低价格了,我给沙特王子看个感冒都要收五百万呢,您可是富可敌国的人物,这么点钱都不给,也太欺负人了”。

    “少来这套,你根本不缺钱,而且老子现在可没钱在身上,以前的钱全丢国外了,所以别想问我拿钱!”叶帆脸上笑着,但话里却透着很强的威慑力。

    弗洛丽卡憋屈地咕哝:“好吧,谁让你是prince,又是我长辈,就当我提前送你和这位冯小姐一个结婚礼吧”。

    “这才像话……”叶帆邪笑,这疯婆子,还指望从他这儿赚一笔,简直做梦。

    冯月盈在旁边听两人叽里咕噜说了一堆,也听不懂,“你们在讲什么?真是一万美元?是不是搞错了?”

    弗洛丽卡道:“是一万,因为我们中心有很高的补贴,冯小姐你不用想太多”。

    “那刚才你们用的是什么语言?是不是特意给我降低了价格?这样我会很愧疚的”,冯月盈蹙眉道。

    “哦,是罗马尼亚语,我跟她聊一点私事,是关于她老师的,跟我们谈价钱没关系。再说了,医生看病非要看钱吗?这是天职啊”,叶帆笑着说。

    弗洛丽卡虽然很心疼,但也说:“是的,冯小姐你就别太在意钱的事了”。

    冯月盈虽然觉得这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,但弗洛丽卡咬死了一万美元,她也不好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除了英文、法文,还会罗马尼亚语,你到底会多少语言啊”,冯月盈越来越觉得男人的身份神秘莫测,不仅仅是语言上,还认识这么厉害的医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