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093章 百密一疏
    第0093章 百密一疏

    0093

    楚云瑶被叶帆直接按在了墙上,紧贴墙面,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三四厘米。

    叶帆的目光深邃而阴沉,充满了沧桑和厚重的气势,一手拿着卷烟,一手则松开了她的腰部后,捏住了楚云瑶那见见的小下巴。

    “呜!”女人娇呼,嘴唇根本合不上,嗫嚅:“你……你放开,你弄疼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楚云瑶一看到男人的眼神,就显得一阵恐慌,失措,就如同一只受惊的小兔子,吓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她这一刻,完全失去了华海商界女王,名门女富豪的气质,仿佛一个柔弱无助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个处吧”,叶帆邪笑着,突然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楚云瑶双眸波光凝住,俏脸浮现一抹羞红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样,好好说话,玩过头了,我不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楚云瑶可怜兮兮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,在自己的地盘,可以在男人面前占一些优势,戏耍一下对方,也好改变一下自己当年留在海外的形象。

    可谁想,叶帆从一开始就看穿了她的本质。

    楚云瑶心里不甘,但见到男人的眼神,她却不得不服从,因为叶帆绝不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见女人听话了,叶帆这才恢复了原来的样子,松开了女人,叼着烟,施施然道:“在苏黎世发生的一切,都不要说出去。我不想因为你,再牵扯出什么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……那……那我以后可以跟你见面吗?”楚云瑶也不是笨女人,很快就理解了男人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见我?”叶帆纳闷,弹了弹烟灰。

    楚云瑶幽怨地说:“难道你就这么讨厌我吗?”

    “谈不上讨厌,但我们本来就没什么瓜葛,无非我去苏黎世杀人的时候,正好你被他们绑架,我顺手把你放了而已。

    如果说这算救命的话,被我救命的人不说上千,也有几百,我要是一个个都得跟他们保持联络,岂不是累死?”叶帆耸了耸肩说。

    “你不仅救了我,你还替我报仇了,那群人杀了我父母,我弟弟,是你帮我报了血海深仇。

    你还给我回国的路费,你还让我从阴影里走了出来……虽然用的手段粗暴了点”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楚云瑶脸蛋一红,抬眼说:“但我一直记着你的好,这七年来我一直有派人找你,但不知道你叫什么,来自哪,所以一直没音讯”。

    “你还派人找我?”叶帆不由怪笑道:“难不成你要以身相许来报答我?”

    楚云瑶却是抿了抿红唇,目露期待地问:“我愿意的话,你要我吗?”

    叶帆眯了眯眼,把烟抽完后,烟蒂一丢,吁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虽然这个提议很有诱惑力,但我还想安稳过日子呢,跟你沾上关系,麻烦事肯定不少……毕竟,我也不能像以前那样,可以满世界流浪,一走了之”,叶帆说。

    楚云瑶听到这话,顿时高兴地说:“这么看来,你打算在华海常住了,那以后我是不是可以去找你了?”

    叶帆很费解,“楚小姐,以你们潭城楚家在夏国的地位,你就算要找保镖,也是要多少有多少吧,干嘛非要找我呢?”

    楚云瑶一听,表情中有了一丝警惕,问:“你怎么知道……我是潭城楚家的人?难道你还调查过我?”

    叶帆轻笑,这女人总算不打算演戏了,于是指了指不远处,云端会所的招牌,

    “夏国自古到今数千年,能够称帝一方的氏族,方能拥有自己的家徽,而且只有家族的直系子孙,才能将家徽铭刻在自己的族产上。

    一旦氏族被灭,家徽也随之消失于历史长河。到如今,夏国拥有家徽的名门世家,据我所知还有二十几个。

    潭城楚家,已经延续了一千一百多年,一直稳居夏国名门的前几位,家徽是乾封泉宝铁钱的图纹,那正是当年楚家建国时用的货币,我没记错吧?“

    楚云瑶脸色阴晴不定,目光死死盯着叶帆,俏脸也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对夏国名门世家这么熟悉?”

    “熟悉么?我只是知道个大概而已”,叶帆又掏出根烟,给自己点上,吞云吐雾。

    楚云瑶微笑:“我是潭城楚家的人没错,但这跟我找你当保镖,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你是我救命恩人,我信赖你,而且……我等了你七年,难道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?”

    叶帆玩味地看着女人,“行了,都说到这份上了,咱能别再演下去了么?你演地不累,我看着都累。

    我承认你演技卓越,先是一个苦等多年的痴情千金角色,跟我久别重逢,再是一个妩媚迷人的尤物,要以身相许,紧跟着又是个内心清纯的处女,怯怯害怕。

    你演来演去,没有一个是真实的你。说吧,你是怎么找到我,又到底想干嘛?”

    女人听到叶帆一句句话蹦出来,脸色越来越冷漠。

    到最后,楚云瑶已经面无表情,宛如一个美女机器人,目光直直地看着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,我是在演戏的?我应该没什么疏忽才对”,楚云瑶冷冷地问。

    叶帆咧嘴,“你确实表演得天衣无缝,只不过七年前我救你的时候,我就已经知道,你表现出来的样子,都是你的伪装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楚云瑶露出一丝惊讶,她没想到,七年前男人就看出了端倪!?

    “当初,你父母、弟弟,被那群杀手干掉,我救下了你,带你回到宾馆,你跟我说的第一句话,你还记得么?”

    楚云瑶想了想,摇头说:“我忘了,我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说,你好渴……”叶帆戏谑地看着她:“一个亲爹妈,亲弟弟刚死了的女人,只哭了不到一个钟头,回到宾馆就说自己渴,问我一个陌生人讨水喝。

    别人或许不会觉得太奇怪,但很可惜,我不认为那是个正常反应。

    你的心里,对你亲人的遇难并没有太伤心,你很快地处理完了无谓的负面情绪,当时就已经开始思考,接下去该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楚云瑶愕然,随即深呼吸了一口气,“看来……我还是百密一疏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