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096章 毕淑琴
    第0096章 毕淑琴

    0096

    “你瞎说什么呢,别转移话题”,柴浩敷衍道。

    “姓柴的,别以为老娘嫁不出去,喜欢我的男人多了去了!再说了,要不是我,你能认识宋星河?”刘双双一撩头发,满是傲气。

    柴浩心里暗暗不屑,但也懒得跟一傻女人计较,只是默默盘算着,这婚到底还结不结……本来他以为,刘双双和宋星河关系比较近,谁知道,宋星河似乎并不给面子。

    倒是那杜允儿……人长得比刘双双好看数倍,懂事乖巧,而且……叶帆和宋星河,似乎都很在意杜允儿。

    正当柴浩思考这些的时候,突然有人敲车窗。

    扭头一看,柴浩和刘双双都吃了一惊,竟然是一个皮肤白皙的民警。

    若叶帆在场,立马就能认出,这根本就是龙牙小队的小白,哪是什么警察。

    “警察同志,什么事?”柴浩放下车窗问。

    小白严肃地说:“靠边停车,有件事需要问你们”。

    “审问?我们犯法了?”柴浩纳闷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们,我们在调查一个叫叶帆的男人,麻烦你们协助一下”,小白眯眼道。

    柴浩和刘双双面面相觑,但很快就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并不知道的是,不仅是他们,其他人如宋星河、顾江燕、赖小旭等一批人,都被龙牙小队所扮演的警察所询问了遍。

    这使得一群人都默默认为,叶帆肯定有问题,大家本来还想跟叶帆拉近关系,这下子,都是唯恐避之不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帆和杜允儿吃完后,女孩坚持不让叶帆送,于是两人直接各自坐地铁回住处。

    回到白鹭郡时,叶帆发现家里竟然一个人也没有,幸好江婶给了他一个钥匙,自己倒也能进去。

    来到自己房间里,叶帆打开了电脑,进一个邮箱后,把那张玉佩的照片,发给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然后,叶帆拿起手机,拨通了一个海外的号码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空灵的女声,用的是一口瑞典语。

    “MY-PRINCE,您终于联系我了……”女人的声音压抑着一种强烈的情绪,但她并没有大呼小叫,而是用一种清澈而优雅的发音说着话。

    “真是抱歉,Suriel”,叶帆听到这女声,也是感慨颇多,两年多前,这几乎是他每天都要听见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我知道您太累了……需要休息”,女人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在,真是辛苦你了,莎莉叶,我留下一堆乱七八糟的,都靠你整理,很累吧”,叶帆很不好意思地说。

    莎莉叶连忙道:“您信任我,让我当您的管家,能为您看家,是我的荣幸,又怎么会累”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看中你的完美主义,是你的话,我知道一定能摆平很多事……”叶帆感叹了句,又问:“大家都不错吧?”

    莎莉叶“嗯”了一声,“他们都有自己的事做,您不许大家去找您,所以……大家只能通过不断地忙碌,来散去对您的思念”。

    叶帆哈哈一笑,“跟着我只能当小弟,让他们自己去闯闯,当大哥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一辈子在您身后,才是我们最大的心愿……”莎莉叶幽怨地说。

    叶帆听到这话,心头一紧,长长地深呼吸了口气,笑了笑:“好了,其实我打电话给你,是有件事需要你去查一下”。

    “您请吩咐!”莎莉叶恭敬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发了张玉佩的图片到你邮箱,你看一下,然后想办法找这块玉的来历,什么时候有了确切的消息就联系我”,叶帆道。

    莎莉叶很快就答应道:“明白了,我立刻亲自找人去办”。

    “你办事,我放心”。

    叶帆也没多说什么,因为听到楼下有动静,就快速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整理了下情绪,叶帆走到楼下,一看果然是苏轻雪和江婶她们回来了。

    更让叶帆感到意外的是,竟然还有苏昌平、童慧珍夫妇。

    一家人,围着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,这么慢悠悠地进到客厅里。

    老太太一身端庄的灰衣白裤,斑白的一头短发,戴着一顶园边小帽,脸上虽然很多皱纹,气色也不太好,但轮廓中还是能看出年轻时绝对美丽绝伦。

    叶帆不用问也知道,这肯定是苏轻雪的奶奶,毕淑琴。

    难怪长得这么仙气,原来从祖母那儿就有这基因啊,叶帆心里嘀咕。

    “奶奶好!初次见面,我叫叶帆,是轻雪的男朋友!”

    叶帆一跑下楼,就很热情地打招呼,也不管后面的苏昌平跟童慧珍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毕淑琴倒是露出和蔼慈祥的微笑,“你就是叶帆啊,不错,好孩子,晚饭吃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吃了,奶奶您呢?”叶帆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吃了”,毕淑琴道。

    “奶奶身体怎么样,是不是很累啊”,叶帆关心地问。

    毕淑琴摇摇头,笑吟吟说:“不累,瞧见小雪有了男朋友,我心里高兴啊,一点都不累了”。

    苏轻雪见男人竟然这么自来熟地就跟自己奶奶聊起天来了,恨不得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奶奶,你还是早点休息吧,明天还要做检查呢”。

    苏家的老宅在距离华海两百多公里的临城,对于毕淑琴而言,坐车回华海确实不轻松。

    可毕淑琴却道:“小雪,这么早休息什么,奶奶还想跟叶帆多聊聊呢”。

    后面的童慧珍酸溜溜地说:“一个穷小子,有什么好聊的,也不知道哪天就滚出苏家大门了”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毕淑琴回头冷哼一声:“阿珍,你公公当年也是穷小子出身,白手起家的……你这意思,是瞧不起我老太婆嫁的男人?”

    童慧珍脸色一白,忙低头认错:“妈,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真是没什么长进……”毕淑琴叹了口气,问:“伟明那孩子呢?”

    问的,是苏轻雪同父异母的弟弟,苏伟明。

    童慧珍脸色更难看了,尴尬地说:“我们家伟明……最近忙着要论文答辩,所以没来得及过来”。

    “笑话,又不是在国外念书,就在华海大学而已,我这个当奶奶的回家,他都不过来看一看,一点规矩都不懂”,毕淑琴蹙着眉头,脸上尽是不满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