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108章 谁给我换的
    第0108章 谁给我换的

    0108

    白鲨帮,帮主朱守静所住的别墅,古色古香,装修讲究的书房中。

    朱守静挂完电话,脸上浮现一抹残忍的笑意,“郑公子,这下苏轻雪肯定以为,我们已经放过她了,她应该会放松警惕”。

    坐在书桌对面,抽着雪茄的,则是郑俊峰。

    “苏轻雪那贱货,早点从了我多好,非要老子再雇杀手把她做掉,真是不识抬举”,郑俊峰吐着烟,一脸邪笑。

    “最近一段时间锦绣集团知名度一直在提升,受到了一些领导的关注,这会儿杀苏轻雪,其实并不是好时机,稍有不慎,可能我们自己也会翻船啊”,朱守静正色道。

    郑俊峰眯眼,“现在不杀,以后就更来不及了,朱帮主,你可别忘了,我们股票再这么跌下去,自己的资金链都要出问题,也就没钱赞助你们了。

    你们想要继续在华海立足,没钱可斗不过铁锁帮和紫竹林,这次的事,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!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,这次请的都是行家里的行家,绝对干净利落,完成任务!”朱守静很有信心地说。

    被一个纨绔公子哥这么下命令,朱守静心里憋着火,却只能陪笑。

    像他们这样的老牌帮派,其实日子越来越不好过。

    内部的人都是老人居多,没文化,没眼光,做生意投资各种失败,还老是内部争斗。

    可当今社会,帮派再大,也敌不过国家,他们哪能随便惹是生非,生抢豪夺?

    所以,内部没法自己赚钱养活帮众,就只好依附像郑家这样的商人家族。

    一般大财团,大家族,都看不上他们这群草莽之夫,担心坏了名声。

    也就郑家父子都是狠人,又是背景不干净,所以愿意资助他们,去做一些阴暗的勾当。

    “那个叶帆,之前还真小瞧了他,马金坤和金鹰门那少主,竟然都不是他的对手,你们请的杀手,怎么也要比他们强吧?”郑俊峰还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朱守静残忍地一笑,“郑少,您这就多虑了。杀手杀人,又不是武者比武,哪需要管拳脚功夫?要一个人死,办法多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郑俊峰眼前一亮,也明白了什么,吸着雪茄,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海华医院,病房内,已经到了中午。

    徐玲珊惺忪地睁开了眼,口鼻间还带着一丝血腥味,她看到白色的天花板,闻到消毒水的味道,大概猜到了自己在哪。

    “嘶嘶……嘶嘶……唔,不错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,突然传来一个男人喝东西的声音,还在一个劲啧吧嘴,嘀咕着好吃。

    徐玲珊轻轻扭头,看过去,才发现是叶帆正在吃午饭。

    医院给的饭菜是萝卜排骨汤,一碟青菜和一碗黄豆烧肉,叶帆基本上已经吃得七七八八,正喝剩下的排骨汤呢。

    徐玲珊头一回见到,有人在医院里吃饭吃得这么香的,也就这家伙了。

    “诶?徐队长,醒了?”叶帆瞅见徐玲珊在看他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徐玲珊问。

    “苏总让我陪着你啊,我今天的任务就是照顾你”,叶帆说。

    “苏总……对了,公司里怎么样了?”徐玲珊担心地问。

    叶帆摆摆手,“已经没事了,那伙人都走了”。

    徐玲珊松了口气,随即幽幽说:“是你把那个叫金哲的打败了?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叶帆不好意思地笑着,默认了。

    徐玲珊瞪眼道:“你笑什么笑!?是就是!你不说,是觉得会让我很没面子吗!?我没那么脆弱!!你少看不起我!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说啊,我哪有看不起你啊”,叶帆很无辜。

    徐玲珊气得眼眶泛红,“你心里肯定觉得,我是个傻子,不自量力,逞强还把自己弄伤了,对不对!?”

    叶帆沉默了会儿,拿起旁边的一杯水,“徐队长,喝点水吧?”

    “我不喝!我也不用你照顾!”徐玲珊说着,就要爬起身来。

    可刚要起身,她却感到体内五脏六腑一阵绞痛!

    “啊!”徐玲珊痛呼一声,又摔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叶帆皱眉道:“你内伤还没好,要小心点,别剧烈运动,不然又容易出血的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用你管!!”徐玲珊喊道。

    叶帆一脸无奈,这女人脾气怎么这么暴躁,只好道:“我没有看不起你,不管你信不信,我从来都没那种想法”。

    徐玲珊别过头去,“哼,我不用这种可怜的安慰”。

    叶帆继续道:“你并不是没脑子地就上去跟金哲硬拼,你确实研究了怎么对付鹰爪功的办法,你这么努力,我只有佩服你。

    只不过你看不出对方是个练出内功的古武者,吃亏在所难免,这也不怪你啊。

    唯一让我比较费解的是,你用的是个什么功夫,为什么跟其他内功看起来都不一样?为什么会把你自己弄伤呢?”

    听到男人的这番话,徐玲珊才缓缓转过头来,问:“你真这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徐队长,我骗你做什么?你无非就是性格要强了点,这也不是什么缺点啊,再说了,你恪尽职守,我想苏总也应该很感动啊”,叶帆笑着说。

    徐玲珊自己都听了不好意思了,脸色微红,咬了咬下唇,小声说:“胡说八道,你肯定心里在嘲笑我是笨蛋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听得出来,女人是消气了,这才又问道:“你肚子饿不饿?医生说这两天要吃流质的食物,我给你叫点粥喝?”

    “不饿……”

    “咕——”

    刚说完,肚子就叫了。

    徐玲珊恨不得钻到床底下去,直接闭上眼,心里大骂自己的肚皮好不争气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没办法,她就吃了顿早饭,又经过激烈打斗,还内出血,这都下午一点了,不饿都难。

    叶帆很想笑出来,但也忍住了,跑出去给女人整了一碗医院里的皮蛋瘦肉粥,然后来到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徐队长,你慢慢坐起来,我喂你喝”,叶帆坐在床沿上说。

    喂她喝?

    徐玲珊一听,脸上都热了,忙说道:“不用,我自己能行”。

    叶帆见女人倔强,也不强求,扶着她慢慢起身。

    这时徐玲珊才注意到,自己穿的是一身病号服,警惕地问:“我的衣服裤子……谁给我换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