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110章 坚决不承认
    第0110章 坚决不承认

    0110

    徐玲珊抿着丰润的嘴唇,想想倒也是,但第一次身边有个男的站着,她紧张地根本不敢放……

    叶帆叹了口气,“徐队长,你以前是军人吧,按理说应该挺爽快的,何必计较这么点事情呢?”

    徐玲珊听了有些不服气,“谁跟你计较了!”

    被男人这一刺激,徐玲珊什么也懒得管了。

    叶帆听到后面立马传出“哗哗哗”的激烈水流声,心里苦笑,看来真把她憋坏了。

    徐玲珊在背后闹了个大红脸,她也没想到水声这么大,特别是两人不说话,卫生间很安静,使得这声音尤为刺耳。

    好在,叶帆什么话也没说,默默等女人结束。

    上了个厕所,就花了近半小时,叶帆除了没帮女人擦干净以外,全程参与了一遍。

    等到把徐玲珊再扶回病床,两人之间倒也不那么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吧,我自己可以的”,徐玲珊说。

    叶帆看了看时间,才下午两点,于是坐下来道:“不急,反正还没下班呢,我回公司也没什么事。你这身体,还要休息两天,等不疼了也就可以出院了”。

    “还要两天?”徐玲珊一脸愁容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把自己震得内伤了,不出大事就算不错了”,叶帆颇为好奇地问道:“对了,徐队长,你到底练了什么内功啊?能不能跟我讲讲?”

    叶帆是真没见过这种奇怪的功夫,他隐约觉得,好像这功夫很不一般,或许对他自己的修炼,有着一定的启发作用,所以想了解一下。

    可徐玲珊却沉默了,似乎并不想说。

    叶帆惋惜地说:“不好意思,这要是你的秘密,那我就不多问了,我纯粹是好奇”。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”徐玲珊叹了口气,说:“我也不知道,这算不算内功,我连它到底叫什么,也不确定”。

    叶帆一愣,“为什么这样说?”

    徐玲珊回忆道:“因为这只是我以前当兵的时候,在沙漠里的一处废弃地窖捡到的一张羊皮纸。

    那纸的主人好像是跟另一个人争斗,然后双双死在了那里,不知道尘封多少年了。

    我把这东西上交给我们团长,他是个后天武者,但他说这就是一张废纸,写的都是乱七八糟的法诀,根本练不出内功的。

    可我觉得,如果这羊皮纸是没用的,那为什么要把这法诀记载于上面呢?

    我们团长也想不通,他说可能这只是残篇,还有别的什么遗失的也说不定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明白过来,“所以你就自己练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”,徐玲珊道:“那羊皮其实不算文物,年代很有限,所以也没人要。

    我就把它收了,当作纪念了。正好我的气感不太好,以前练过一门内功,也没练出什么结果,我就想再试试别的法门。

    我刚开始练,就发现这法门会让我身体发热,而且我按照它的要求运功,就会力气变大,只是身体也会疼痛……

    我担心这是什么邪功,所以一直没敢多练,可刚才我头脑发热了,只想把那金哲打败,所以强行运了次功……没想到,会是这样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叶帆皱眉,“你的意思是……你没有真气,却也能发功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所以这功法很奇怪,我觉得根本不算内功”,徐玲珊叹道:“不管怎样,我们团长说得对,这确实是个乱七八糟的功法,幸好没多练”。

    叶帆露出一个讨好的笑脸,眼巴巴看着徐玲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”,徐玲珊很慌。

    “徐队长,咱可是一起上过厕所的交情,能不能求你帮个忙?”叶帆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滚!什么上过……恶心死了!”

    叶帆心想又不是我尿的,是你水声这么大,想了想说:“那看在我是帮你脱裤子穿裤子的好朋友的份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有屁就放!说这么多废话干嘛!?”徐玲珊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叶帆脸色一正,“能不能告诉我那法诀?你应该全背下来了吧?”

    徐玲珊蹙眉,“你也想练?这可会伤身体的”。

    “我想了解一下,当然不会乱来的”,叶帆说。

    徐玲珊也大方,“那我告诉你好了,反正也不是多宝贝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赶紧坐直了身体,客气地说:“徐老师,请指教!”

    徐玲珊第一次瞧见这家伙如此严肃,差点没笑出来,稍作停顿后,就把滚瓜烂熟的一段口诀说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凝心聚魂,幽冥更替,吐吸日月,神意自通……”

    一番口诀下来,也就十几句话,对普通人来说可能有些晦涩,但有古武根基的人,大多能理解这字面下所隐藏的含义。

    叶帆听完以后,就陷入了沉思,这种功法,还真是和内功的理论修炼方法背道而驰。

    可偏偏,他觉得有些地方,还真和自己的一种修炼理念是相通的……

    正当叶帆思考的时候,一个年轻女孩走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“徐队!你怎么样了?好些了吗?”这是一个锦绣的女保安。

    徐玲珊微笑了下,“小陆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苏总让我来接班叶助理,照顾徐队,毕竟我是女的,可能方便点”,小陆说。

    徐玲珊面色泛红,心里则暗暗懊恼,这要是早来一钟头,她刚才何至于那么尴尬。

    叶帆则是问道:“苏总让我回去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叶助理,苏总有事找你,让你快点回公司”。

    叶帆纳闷,什么事情不能电话里说,但还是跟徐玲珊道别,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徐玲珊看着男人离开,竟感觉一阵莫名的失落,这让女人不禁心情有些复杂和烦躁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钟头后,叶帆开车回到锦绣大厦,上到苏轻雪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刚一进门,就见到一脸慈祥和蔼的毕淑琴,正坐着轮椅,凝望着落地窗外的华海市景色。

    在她身边,苏轻雪乖巧地站着,也没有丝毫冰山总裁的架子了。

    难怪叫他回来,多半是毕淑琴要见他,叶帆心想。

    “奶奶,怎么有雅兴来公司?”叶帆忙笑着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毕淑琴回头看看他,笑吟吟道:“我刚来就听说,你今天替锦绣集团打跑了一个金鹰门的少门主,还只用了一脚,你这孩子,真不简单,难怪小雪会看上你”。

    “奶奶!我才没看上他呢!”苏轻雪忙撇清,坚决不承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