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120章 小虾米
    第0120章 小虾米

    0120

    叶帆将这金环蛇首领的尸体一脚踢开,叼着烟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老大!!”两个魁梧的大汉,一看到鬼蛇被杀,都是怒吼。

    两人几乎同时,朝着叶帆一左一右地包夹,手上还各掏出了锋锐的砍刀,仿佛要把叶帆大卸八块!

    可叶帆看也不看,等两人把刀砍在他肩上和后背的同时,他反手抓住了两人的手腕!

    叶帆就跟丢沙包一样,一手一个,将这俩大汉直接挥上了空中!

    “哐啷!哐!!”

    两声震响,却是这俩人如炮弹一样飞上天后,撞击在了那巨大的水晶吊灯上!

    水晶灯火花四射,电流窜动,两个大汉都没搞清楚怎么就飞上了天,然后就撞得七荤八素。

    当两人摔落下来的同时,沉重的水晶灯也轰然砸落!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两个大汉被砸得浑身血肉模糊,很多地方还被电流给烫伤,变成黑焦炭一样。

    叶帆吐掉了烟头,喃喃道:“区区C级组织,就以为能在这块地上横行?现在的小虾米们,还真是见惯了小溪流,就以为能去汪洋大海了……”

    叹了口气,叶帆自顾自的走向了朱守静。

    全场的人已经吓得面如土色,谁也没敢再上去挑衅叶帆。

    子弹打不穿,力气大得变态,这个男人,简直就是活阎王!

    这种怪物,谁还敢起什么杀他的心,不被他杀死就是万幸了!

    叶帆来到朱守静面前,嘴角微扬,目光如寒冷的月光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,为什么你们会走到这个地步吗?”

    朱守静摇摇头,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“你们找来的这帮家伙,虽然知道我会采取原点打击,选择了守株待兔,也起到了效果,但却忽略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……

    那就是……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你们从一开始就是自取灭亡,做的一切,都只是徒劳罢了”。

    叶帆伸手,拍了拍朱守静的脸巴掌,问:“懂了没?”

    朱守静都快哭了,平时的气度和威严,这会儿不顶半点用,笑得比哭还难看地哀求:“叶先生……求求您,放了我们吧……我们愿意听您的,跟您混……

    要杀您和苏轻雪的,是郑家父子啊,我们只是替他们干活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不理他,而是转身朝那张虎威招了招手,“你,过来”。

    张虎威吓了一跳,但只能屁颠屁颠,点头哈腰地过去,缩着脑袋,“您有事,尽管吩咐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白鲨帮的人都暗暗鄙视,这家伙,竟然临阵倒戈,要听叶帆的话了!

    “手枪给我”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不给?”

    “给给给!!”张虎威忙不迭把枪递给叶帆,反正,子弹对叶帆也没用。

    叶帆拿起枪来,打开保险,然后很是随意地“砰”地打了一枪!

    张虎威的脑门上,多出了一窟窿,直接倒头死亡!

    白鲨帮的人都吓尿了,这杀人,怎么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啊!?

    张虎威到死前都不知道,自己竟然死得这么仓促……

    叶帆则是再把枪口对准了朱守静的脑门,“跟你说了,我只给你一次机会,我这个人,最讨厌不珍惜机会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叶先生……我错了!您饶了我吧!我们白鲨帮上下给您磕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砰!!——”

    连着五发子弹,全部打进了朱守静的脑袋里!

    叶帆丢完枪,看着慢慢滑倒,脑壳已经被打烂的尸体,抹掉了脸上的血水,

    眨眼功夫,白鲨帮两大号人物,帮主朱守静和堂主张虎威,已经没了。

    一群白鲨帮的人吓得撒腿就跑路,二楼上的金环蛇杀手也统统放下了枪支,开始逃跑。

    谁也不敢再停留此处,生怕叶帆一调头,就把他们也杀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叶帆也没兴趣杀这么一群无关痛痒的家伙,这些人无非出来讨口饭吃,真正拿钱的是朱守静、鬼蛇这些头头。

    叶帆看了看时间,已经不早,也就打算回去了。

    几个快步跳跃,叶帆就从别墅后的花园,跑到了附近的一条马路,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清晨。

    “起床!洗脸刷牙换衣服!”苏轻雪站在床边,看着四仰八叉躺在那儿的男人,特别是他胸口、腰腹、大腿上结实的肌肉,忍不住看得面色泛红。

    难怪这家伙反应这么快,力量这么大,这身肌肉,线条看上去就非同一般呢,苏轻雪心里想着。

    叶帆睁开眼,打了个哈欠,啧吧啧吧嘴。

    “小雪,你怎么到我房间里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点去领证!领完证去医院给奶奶看!抓紧时间!”苏轻雪快速地下指令。

    叶帆一个鲤鱼翻身,从床上起来,这一起身不要紧,关键是下面的四角短裤那儿,明显斗志高昂!

    “啊!变态!你要干嘛!?”

    苏轻雪慌忙转过身去,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叶帆挠挠头,“这是生理现象,你激动啥啊,这说明你老公我健康!”

    “你才不是!不要脸!”苏轻雪骂道。

    叶帆也不管,腆着脸笑道:“小雪,你一大早就急着要跟我去领证了,这一晚看来是想通了啊”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想让奶奶临走还担心我,你可别多想了,跟你没半分钱关系。

    我已经想过了,奶奶只说要看我们结婚,没说以后不能离婚,等我们合同期到了,再把婚离了就完事了”,苏轻雪说。

    叶帆面色僵硬,“你至于么?对婚姻的偏见还是这么大?!”

    “我对婚姻没偏见,我是对你有偏见”,苏轻雪冷哼了一声,直接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叶帆正要唉声叹气,但随之一想,喊道:“小雪!你都进我房间来了,我是不是以后也能去你房间喊你起床啊?”

    “你敢进来我就跳楼!”外面传来苏轻雪的回应。

    叶帆一脸纠结,以苏轻雪的倔脾气,没准真会跳,所以暂时还是不冒险了。

    这时,一通电话打进自己手机。叶帆一看是宁紫陌,便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宁儿,大清早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还问我!?你昨晚趁我睡的时候做了什么?!”宁紫陌情绪显然有些激动,声音都略带着颤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