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027章 总裁的午餐
    0027

    “Gum-syrup?”叶帆愣了下,愕然道:“这是树胶糖浆?你拿这个当午餐!?”

    苏轻雪美眸里流露出一丝意外,放下手头的笔,问:“你连树胶糖浆的英文都知道?看来你英文水平也不错?考过专业八级么?”

    叶帆可没兴趣谈外语水平,叹了口气:“你是不是疯了,就算为了补充大脑需要的糖分,也得吃正经的食物啊,你喝糖浆算什么?”

    “食物会影响大脑的供血和供氧,我的工作时间很宝贵,不能浪费在瞌睡上。

    另外,你没资格管我,搞清楚你的身份!”苏轻雪冷若冰霜地回道。

    叶帆忽然发现,自己眼前的女人,不仅仅是个工作狂,还是个自虐狂!

    他忽然想起慕沐沐说的那番话——赚钱机器。

    别人把苏轻雪看成机器不可怕,但苏轻雪自己,仿佛也把自己当成了机器。

    她像机器一样获取能量,而不像人类一样去享用食物。

    叶帆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色彩,脑海中,不由浮现自己当年的一段岁月……

    他也曾经是一台机器,那种滋味,并不好受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叶帆把水果餐盒推到了苏轻雪面前,语调变得格外温柔地说:“吃点水果吧,别让胃空着”。

    苏轻雪目光凝固了一下,她不知道为什么,听男人的声音,看男人的神态,竟然令她感觉到特别陌生。

    仿佛有这么一瞬间,叶帆并不是她所认识的叶帆。

    “不吃,你拿走”,苏轻雪很倔强。

    叶帆轻笑了一声,拿出手机,开始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嘛?”苏轻雪皱眉,有一丝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我要打电话告诉我江婶,你在公司连午饭都不吃,跟车子加汽油一样,你只喝糖水”,叶帆说。

    苏轻雪这下急了,江婶是看着她长大的老保姆,是少数她很在意的长辈。

    若是让江婶知道这件事,老人家肯定特别伤心。

    “不许打!放下电话!”苏轻雪一拍桌子,阻止道。

    叶帆邪邪一笑,他知道,女人并不是真的铁石心肠,继续要挟说:“你除非吃完这盒水果,不然我就打,这件事被江婶知道,你恐怕也不能让我赔钱吧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无耻!卑鄙!”苏轻雪很气愤,清丽的脸蛋都有些鼓鼓的了。

    叶帆耸了耸肩,死猪不怕开水烫,“随便你说”。

    “我吃不吃碍着你什么事,你干嘛要关心这些!?”苏轻雪不解。

    叶帆也没多想,脱口而出道:“看你饿肚子,我心里难受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办公室里一阵安静,苏轻雪亮盈盈的目光望着男人,似乎怎么也没想到,会是这样的回答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十几秒后,女人“哼”了一声,抿了抿粉唇,眼神左右闪躲着,说:“谁会信你,没一句的正经的骗子”。

    叶帆也笑了,自嘲地摸了摸脖子,“还不是你……问这么多干嘛,怪难为情的,话说你到底吃不吃?”

    苏轻雪呼了口气,拿过餐盒,“我吃就是了,烦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才乖嘛,我去那沙发上看你吃”。

    叶帆正要转身过去坐着,却听苏轻雪又面露苦恼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苏轻雪指了指餐盒里的葡萄,“我不喜欢吃葡萄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葡萄多好,有葡萄糖,还有氨基酸,帮你抗疲劳还健胃”,叶帆问道。

    苏轻雪目光躲闪着,似乎很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……我懒得剥皮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不禁嘴角抽了两下,嘀咕:“原来你这么懒?”

    苏轻雪不肯了,蹙眉道:“说什么呢?我不就不吃葡萄吗,这你也要管?!”

    叶帆也不想跟女人争论这种鸡毛蒜皮的问题,走到她身边,拿起一颗葡萄,说:“你看啊,这葡萄不用剥皮,直接挤一挤,一吸就行啦!”

    说完,叶帆还示范了一下,将一粒葡萄挤进了嘴里,只留下一层皮。

    苏轻雪嫌弃地说,“这样的吃法太丑了,我不要”。

    “吃个葡萄你还管吃相?至于嘛,大小姐!?”叶帆还头一回听说这种事。

    苏轻雪丝毫不退步,“我不管,反正我不吃”。

    叶帆没办法,叹了口气,将餐盒里的一小串葡萄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苏轻雪这才拿起牙签,开始吃剩下的哈密瓜、西瓜、小番茄这些果蔬。

    叶帆则拿了一只饮水机边的水杯后,来到沙发边坐下,把葡萄一粒粒剥皮,放进水杯里。

    他的手速很快,没几下功夫,一小串葡萄都已经剥出来,绿莹莹的相当诱人。

    苏轻雪正埋头吃水果呢,她想快速地吃完,好继续工作,却没想到,眼前桌子上突然多了一杯子葡萄!

    女人抬头,看了看叶帆,表情有些讶异,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懒得剥皮吗,我帮你剥好了,你吃就行了,总不会连吐葡萄籽都懒得吐吧?”叶帆问。

    苏轻雪怀疑地看着男人,“你到底有什么目的,干嘛一定要让我吃葡萄?”

    叶帆哭笑不得,“苏大美女,你是不是有迫害妄想症啊,我只是觉得今天这葡萄挺新鲜的,你不吃有点可惜,干嘛想得这么复杂?

    难道非要我说,我是在这葡萄里加药了,你吃了就会欲.火焚身,你才会相信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但你很可疑”,苏轻雪想从叶帆的身上看出点什么来。

    叶帆拿这女人没辙,“随便你吧,我只是觉得,吃点葡萄对你身体有好处,你不吃就算了”。

    说完,叶帆就就去茶几那儿,拿纸巾擦手了。

    苏轻雪看看杯子里一颗颗珠圆玉润的葡萄,再看看正擦手的叶帆,心里有一阵异样的滋味蔓延。

    好像……母亲去世后,她就再也没吃过葡萄了,就算是江婶,也没想到过帮她剥葡萄皮。

    拿起一颗已经剥好的葡萄,放进嘴里。

    有点酸,有点甜……

    叶帆回头看看女人,发现她已经在吃了,嘴角轻扬了一下,坐在沙发上,默默看着女人一点点吃完。

    苏轻雪吃得差不多后,似乎想起什么,道:“你翻译的那份法国公司的文件,我看了,比我们之前找的翻译公司还要精准,语法也很通畅……你的法语,应该到C2了吧?”

    叶帆纳闷:“C2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苏轻雪奇怪地说:“你没考DELF证书吗?C2是法语一般最高的级别,法语对法国人而言都是普遍认为很难学的,能到C2很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叶帆摇摇头,“我都是学的野路子,在国外的时候跟一些法国佬聊天,自然就学会了,没专业学过”。

    “你还出过国?留学?”苏轻雪觉得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叶帆,这家伙的很多情况,和他在网络上递交简历材料时根本不同。

    “小时候被领养到国外去,不爱上学,尽打架,后来四处打工,赚不到钱就回来了,不过你非要说我是‘海龟’,那勉强也算吧”,叶帆随口胡诌。

    苏轻雪狐疑地看着男人,她总觉得叶帆在糊弄她,一个精通法语又会英语的男人,怎么可能去干修电器的活,风吹日晒的,还四处找兼职?

    不是故意的,就是他另有所图。

    可苏轻雪一时也找不到证据,多问也没意义。

    水果吃得差不多,甜得有些腻,苏轻雪起身走向饮水机那儿,想喝杯温水。

    叶帆见了,起身道:“要水?我去帮你倒吧”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来!”苏轻雪可不想多受这男人的照顾。

    叶帆也无所谓,坐回沙发上。

    不过,当他见到苏轻雪弯腰,去拿水杯接水,使得后面的裙裾往上,显露出下面的一片雪白时,立马不淡定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