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130章 所言极是
    第0130章 所言极是

    0130

    “那个余汉龙,我怀疑他就是之前安排车祸,想弄死我的那家伙,这次既然都惹到你头上了,我正好去会一会他”。

    叶帆之前和冯月盈一起遭遇车祸后,有考虑过,是不是白鲨帮、郑家想杀他,但后来发现,苏轻雪那边没事,就说明,对方多半只是想杀他。

    而想杀他的,铁锁帮绝对算一个,因为他帮着紫竹林,破坏了铁锁帮的好事。

    “车祸?!还有这种事?!”宁紫陌也头回听说。

    叶帆道:“没出什么大事,被我化解了”。

    “可是这样会不会不好……我之前说过,我不是为了让你帮我,才跟你在一起,但现在你却……”宁紫陌心里很为难。

    叶帆爽朗一笑,上去摸了摸女人的发丝,“事到如今还跟我说这些,这可不是我欣赏的宁紫陌,再这么犹豫不决,你是不是想赶我离开?”

    宁紫陌连忙摇头,“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是,那就去备车吧,拖久了,搞不好高玉就缺胳膊断腿了”,叶帆道。

    宁紫陌也不再多说,让赵忠去准备车子,召集人手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一行人,三辆车,朝着北蓝湾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秋天的夜晚,海水如墨,冷风大作。

    位于北蓝湾的深水港边,停泊着数十艘大大小小的商船,十几间低矮的房子,和一些仓库,参差不齐地坐落在那儿。

    “这还真看不出,是紫竹林的分堂,倒像个海运集团的办公点”,叶帆一脸轻松地评价道。

    “北风堂一直有做些特殊的海运,一些豪车、名贵药品、化妆品之类的都有运输,无非是帮一些人避税。

    但一直以来都不碰毒品,也不搞人蛇生意,所以上面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”,宁紫陌道。

    三人的车子一来到北风堂所在的两层楼房边,就发现不远处的仓库里,亮着灯光。

    开车的赵忠回头说:“大小姐,帆哥,好像都集中在那仓库里,我们是分头突围进去?还是从正门走进去?”

    “不用考虑太多,从正门走就是了,先看看情况再说”,宁紫陌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衣黑裤,简洁干练,随时做好了战斗的准备。

    叶帆则是已经推开了车门,掏出一根烟,边点着烟,边走向那临时货仓。

    走到货仓门口时,大门突然敞开,两队人,大约二十几号,涌出了货仓,呈现两翼夹击之势。

    看到这么多人,紫竹林的十几个精兵悍将也是神情戒备,护卫在宁紫陌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我们会不会人带少了?”赵忠小声提了句。

    宁紫陌妙目流转,望向正笑吟吟抽着烟的叶帆,说:“叶帆不会做没把握的事”。

    赵忠等人看着气定神闲的叶帆,也跟吃了定心丸一般,特别想到那天叶帆一个人大杀四方,将那群枪手解决的画面,更是有了底气。

    是啊,我们有帆哥,怕个鸟蛋!?

    “不愧是紫竹林的宁会长,巾帼不让须眉啊,带这么点人,就敢来救高玉?”

    一个穿着西装,戴着眼镜,狗头军师模样的男子,邪笑着走出门来。

    “余汉龙呢?”宁紫陌冷冷问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们会长恭候多时了,请吧”,眼镜男做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宁紫陌看了看身边的叶帆,见叶帆一脸随意地点着头,也就没多犹豫,带头走进了货仓。

    巨大的货仓,顶部较高,两侧的二楼是长长的走廊。

    大大小小的集装箱,货物,倒也不多,中间一大块空地上,已经站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一身虬结的肌肉,剔着短发,身材魁梧的余汉龙,轻轻抚摸着手指上的一枚骷髅戒指,脸上挂着淡淡的邪笑,正如同主人一般,迎接客人的到来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旁,足足站了三五十个精壮的男子,都是铁锁帮的精锐。

    不过,让叶帆和宁紫陌都格外注意的,却是几个肤色黝黑,嘴唇较厚的外国男子。

    这几个外国人,是由一个穿着迷彩服,卷头发,一脸横肉,叼着雪茄的中年人带领。

    “高叔!?”

    宁紫陌突然发现,身材瘦瘦的一个老人,正站在余汉龙身后,目光复杂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这男子,赫然就是高玉。

    不过,铁锁帮的人并没有捆着他,他也没受多少罪,他的家人也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!”宁紫陌意识到情况不对,语气冷厉地问道。

    余汉龙咧嘴狞笑,“宁会长,你可真是重情重义啊,只可惜,高堂主是一个识时务的长者,所以他还是选择了站我这边”。

    “吗的,姓高的!大小姐把你当尊重的长辈,时间都不敢耽误,跑过来救你,你背叛紫竹林!?”赵忠这会儿也惊醒过来,原来高玉被抓,北风堂被端掉,这都是骗他们的!?

    高玉眼中有一抹无奈之色,“对不起,会长,情势所迫,我必须为兄弟们和子孙考虑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高叔,你不是一直站在我这边的吗”,宁紫陌也是俏脸发白,她信任的人背叛了她,自然格外难受。

    高玉叹息道:“大小姐你也知道,我们海运的成本高,利润却在这几年一直下跌,甚至已经变成了不亏即是赚的窘境。

    您管制严格,很多方面不许我们涉足,虽然我老高有点底子,但我们的兄弟,养家糊口都是非常拮据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贩毒!?买卖人口!?”宁紫陌冷斥道:“一旦走上那条路,我们早晚会被政府抹杀,难道高叔你就是纯粹为了钱,要把北风堂,把紫竹林都带入万劫不复!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!”余汉龙狂笑不止,“这就是你们这些老派的帮会,会一直做不大的原因。

    白鲨帮、紫竹林早早地建立,几十年了都不能走出华海,成为夏国顶尖的帮会,就是因为你们畏畏缩缩!

    贩毒,卖人,怎么了!?难道你们不做,别人就不做了!?

    国家当然不让,可国家是什么建立的?是人建立的!是人,就会有弱点,就会有私心!

    连人心都不懂,还谈什么国家不让做,还谈什么道德底线,你们这群迂腐的家伙,跟这你们,高堂主他们可都要喝西北风了!”

    余汉龙狂笑着,用力拍着高玉的肩膀,问道:“我说得对是不对啊?高堂主?”

    高玉点头哈腰,笑着应道,“帮主所言极是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