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134章 唯一的信仰
    第0134章 唯一的信仰

    0134

    “啊!”金发女郎惊叫一声,身体挣扎。

    玛门站起身,将女郎整个身体高高举起,一双眼睛就跟吃人的野兽一般。

    “愚蠢的女人,是谁允许你这么随意评价我老大的!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错了……玛门大人饶了我吧……我不知道您这么尊敬他……”金发女郎真的怕了,快要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可玛门压根没有放手的意思,一脸冷酷,和先前躺在床上,看似蠢蠢的黑胖子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“尊敬?”玛门不屑,一脸庄严地道:“你错了,他,就是我唯一的信仰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玛门直接手一用力……

    “嗑喀”。

    金发女郎的脖子被掐断,尸体瘫软地掉落在华丽的波斯地毯上,一条鲜活艳丽的生命,瞬间消散。

    玛门就跟踩着地毯一样,从尸体上踩过,走到一只圆桌边,拿起火柴,划了两根,给自己点上雪茄。

    然后,魁梧的黑胖子就这么站在酒店落地窗前,吐着白烟,望着一片闪烁的城市霓虹,怔怔出神,满目回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华海,夜已深。

    丛林军火商在凯塔带领下,迅速撤离了,并且带走了会留下线索的大批军火。

    铁锁帮随着余汉龙的死去,也基本处于半崩溃状态,用不了几天,就会被紫竹林蚕食殆尽。

    华海的地下势力,几乎已经提前宣告着三足鼎立的时代远去,未来的几年内不出意外,都会是紫竹林的天下。

    一路回到自己的地盘,宁紫陌还有点如梦如幻。

    特别是看着一旁打哈欠,显得有些无聊的男人,她更是觉得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刚才经历的一切,就跟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“宁儿,干嘛这样看着我,是想问很多问题吗?”叶帆伸手搂着女人的香肩,笑着问。

    两人慢悠悠走回卧室,宁紫陌欲言又止了几次,最后还是摇了摇头:“我不知道从哪里问起,还是不问了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要想知道,我可以都告诉你”,叶帆如实道。

    毕竟,宁紫陌和苏轻雪不同,她本就处在地下世界,就算不让她知道一些东西,她也不会很安全。

    “算了,在我没变得够强大前,我觉得还是少知道一点为妙,不然知道太多,感觉我们差距太大,我可能心理压力会更大”,宁紫陌幽幽说。

    叶帆莞尔,没想到女人是考虑到这些,倒也不多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虽然夜深人静,但发生了这么些血腥的事情,又碰到高玉背叛,宁紫陌也没什么心情跟叶帆亲亲我我。

    叶帆知道女人心情不佳,也想转移下注意力,于是指导了宁紫陌一会儿天一生水。

    宁紫陌还没能找到自己的气感,修炼上存在不少困难,如今见到叶帆如此强悍的实力,她自然更加希望努力练出内功,至少先迈入后天武者行列。

    两人盘坐在宁紫陌的床上,宁紫陌试着按照叶帆说的一些意见,努力找了会儿气感,但依然没能有所突破。

    女人睁开眼,露出一抹无奈,说:“一个后天入门的余汉龙,就让我的飞刀完全没了作用,有内功和没内功,差距太大了”。

    每个内功的境界,通常分五层,入门、小成、大成、大圆满和半步突破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这五个层次,都会有比较明显的实力悬殊。

    像余汉龙这样的年纪,才练到后天入门,其实算是资质很一般的。

    当然,至少余汉龙能够找到气感,而宁紫陌目前连气感都没找到,自然会有所自怨自艾。

    叶帆则笑了笑,说:“宁儿,你不要以为,你现在找不到气感,自己真的就资质很差。

    其实气感无外乎是一个钥匙,你一旦找到,进了内功修炼的大门,未来主要还是看你的悟性和机缘。

    所以说,你现在修炼起来困难,不代表以后就会进步很慢,你不用太担心。

    至少在我见的那么多人里,你的资质绝对不算差,甚至有中上。”

    宁紫陌听完后,妙目闪闪,突然朝前面一扑,扑进叶帆怀中,挂在他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反正以后被人欺负了,大不了就叫你来救我,我就赖定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听着女人撒娇的声音,闻着她身上的幽香,一阵心猿意马,一只手很自然地从下方,掏向了宁紫陌的胸口,感受着一团沉甸……

    “宁儿,你这里是有套的,对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天不行”,宁紫陌抬头,几分羞涩地说:“我姨妈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哭笑不得,“你这也太不会挑时候了,那你还是别这么抱我了,我忍着难受”。

    “不要,今晚我心好慌,我要抱着你睡觉”,宁紫陌促狭地看着男人,很享受叶帆那憋屈的样子。

    叶帆倒吸一口凉气,又不能把女人推开,只好一脸僵笑着,抱着女人躺下。

    这一宿,叶帆基本就没睡,抱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,却不能真的做点什么。反倒是宁紫陌,睡得很是香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一亮,叶帆就早早离开了紫叶茶舍。

    他今天得回锦绣集团,上班倒是次要的,他主要想当面见到冯月盈,把自己结婚的事说出来。

    叶帆的私心上,当然不想失去冯月盈,但至少得坦白,不能欺骗女人。

    来到公司时,冯月盈还没上班,叶帆就只好跑到自己办公室,先处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没想到,陈雅倒是先找上门来,一进门,这冷面女助理就不客气地质问道:“你这两天怎么回事!?为什么没有按时来上班!?”

    叶帆心想我跟你老板结婚去了,但嘴上只能道:“有些私事,我这不来了么?”

    “你这什么态度!?私事就私下时间处理,你别以为自己认识一些名人,就可以在锦绣集团为所欲为!”陈雅脸带寒霜。

    叶帆也觉得自己上班确实不认识,于是笑嘻嘻地点了点头,也不反驳什么。

    陈雅见叶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,心里格外懊恼。

    她每天都勤勤恳恳地工作,为了苏轻雪和锦绣集团,尽心尽力,已经持续了三年多。

    但这个叶帆,一个文凭都没提供的空降兵,不但当了助理,还不好好工作。

    她冷冷瞪了叶帆一眼后,就转身走去了苏轻雪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苏轻雪是自己开车来上班的,因为毕淑琴的病情,她耽误了不少时间,所以已经大清早地工作了一个钟头。

    至于叶帆,这个刚结婚的丈夫,她并不想主动联络,对于男人的谎言和欺瞒,她一刻也不愿意多去想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不断告诉自己,她之所以结婚,是因为要得到股份,而不是任何其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苏总”,陈雅走进办公室,很恭敬地说:“我想向您反映一个问题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”,苏轻雪并没抬头,而是专注地看着手上的一份资料。

    “是关于叶帆”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苏轻雪手轻轻颤了一下,犹豫片刻,才问:“他怎么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