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149章 想哭的冲动
    第0149章 想哭的冲动

    0149

    “笨蛋,是‘无所不见’,篆体字看不懂吧?”苏轻雪白了他一眼,心想这男人外语厉害,但古文就不如她了。

    她小时候就从苏有为那里学了很多篆体古字,还看过不少古书,这都是从小培养的。

    叶帆苦笑不已,看着面带神秘微笑的毕淑琴,更是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哪是看不懂,而是看懂了以后,有想哭的冲动啊!

    这个苏轻雪,这个苏家,到底什么来头啊!?

    “奶奶……这么贵重的东西,我能不能不要啊……”叶帆想推辞一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,嫌弃我老人家送的东西?”毕淑琴佯装不悦。

    叶帆叹气,看来,他除非是抛弃苏轻雪,不然的话,这个指环,就真要放在他这里了。

    苏轻雪则是更加恼火,“你什么意思?!奶奶把传家宝给你,你还挑三拣四?!”

    叶帆看着单纯地有点可爱的妻子,知道她压根不清楚,自己的家族到底是什么背景,心说:老子娶你可真是代价太大了!鬼知道会被带到哪条乱七八糟的路上去啊!

    但是,既然老婆是自己选的,婚都结了,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是什么怕事的男人,遇到苏轻雪,拿到这个指环,估计也是命中该有的宿命。

    “哪有,我就客气一下,我收下了”,叶帆笑嘻嘻的,把指环放进口袋里。

    毕淑琴和江婶对视了一眼,都满意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叶帆,把传家宝给你,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,就是以后你们有了孩子,至少生两个,让有一个孩子能姓苏,好么?”

    叶帆对这个倒无所谓,他觉得自己未来也不可能只有一个孩子,爽快地点了点头,“没问题”。

    苏轻雪俏脸红扑扑的,她一个黄花闺女,对生孩子这种事自然很羞涩。

    “好了,接下来有些事,我跟小雪说,叶帆你出去吧”,毕淑琴道。

    叶帆正想抽根烟,于是就走出了房门,去医院外头了。

    留在病房里的苏轻雪,则是难得地开始撒娇,抓着奶奶的手,“奶奶,你干嘛要把扳指给他啊?”

    “他收了这传家宝,说明就是真心留在你身边,这也是为你试探了一下啊”,毕淑琴温柔笑着。

    苏轻雪想起来时车上的吵架,有些凄苦地说:“可是奶奶……我讨厌他,我本来都想跟他分手的,你干嘛非要我嫁给他呢?”

    “不许瞎说!都结婚了,哪能说这种话”,毕淑琴蹙眉,伸手摸了摸孙女的脸庞,语重心长地道:“孩子,我知道,叶帆这个人有很多不足的地方,但是你要相信奶奶,他绝对是最合适你的丈夫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苏轻雪不解。

    毕淑琴目光闪烁了会儿,道:“以后……你可能就会慢慢了解了”。

    “我怕我都等不到以后,刚才来的时候,我都恨不得把他从车里赶出去!

    他这个人,拈花惹草,看见美女就走不动,而且整天没个正经,满口谎话……”苏轻雪说出一大堆抱怨。

    毕淑琴长叹了一声,说:“你真不喜欢他?”

    苏轻雪一愣,听到这个问题,她的心里突然很矛盾,也有一丝慌乱。

    但想了一会儿,还是固执地说:“当然不喜欢,我讨厌他”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离婚”,毕淑琴正色道:“记住奶奶的话,如果你真不喜欢他,那也要假装出一副在乎他的样子!

    你就把他当作你的棋子,利用他,让他待在你身边为你所用……”

    苏轻雪睁大了一双美眸,吃惊地看着祖母,“奶奶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毕淑琴泛着一丝玩味的笑意,“你以为,奶奶真的老眼昏花,看不出来,你们之间怎么回事么?

    但是,千万要记住,孩子,你必须拴住这个男人,哪怕没感情,也别放手”。

    “这是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答应奶奶,不要放走叶帆”,毕淑琴目光灼灼。

    苏轻雪咬了咬下唇,心头思绪万千,可也只好微微点头,“我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毕淑琴笑道:“你长得这么漂亮,又这么聪明,只要稍微花点心思,就肯定能把叶帆骗得服服帖帖,奶奶相信你”。

    骗?又是骗?难道他们的婚姻,只能用互相欺骗才能维持么……

    苏轻雪心中不是滋味,她忽然发现,毕淑琴撮合她跟叶帆,似乎还有更多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这种婚姻被蒙上了阴谋的感觉,令她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毕淑琴似乎耗尽了所有气力一般,一头仰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累了……你去找叶帆吧……不用来看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轻雪看到老人的气息似乎越来越微弱,不禁有些疑惑,怎么刚刚还好好的,一下子脸色就难看起来了?

    “奶奶,您怎么了?怎么突然……”

    江婶劝道:“小姐,你还是先回去吧,让老夫人休息吧”。

    苏轻雪虽然很担心,但也只能离开,一步三回头地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等苏轻雪走后,江婶幽幽地叹了口气,坐在床边上,伸手握住了毕淑琴一只干瘦的手,眼眶泛着晶莹。

    她默默地看着渐渐睡去的老妇人,仿佛,在为她送行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轻雪走到停车场的时候,叶帆正在车边抽着烟,看着那枚翠玉扳指,像是在想心事。

    “好好保管,千万别弄丢了,这可是我们苏家的传家宝”,苏轻雪有些不情愿地说。

    叶帆回过神来,把烟抽完丢掉,笑着说:“要不……我交给你保管?”

    苏轻雪瞪了他一眼,“我才不要,奶奶既然给你,我拿过来算什么?”

    叶帆哭笑不得,说实话,这扳指如果真是他所想的那件东西,那他是真不想带着,天知道哪天会不会闹出什么麻烦来。

    不过,听女人说话的口吻,不像之前那样彻底冷淡,似乎消了不少气。

    “小雪,我们现在去哪?回家去?”叶帆问。

    苏轻雪道:“我要去看望一下玲珊,她住院我还没时间过去”。

    叶帆一听,也觉得应该,便开着车,带苏轻雪一起去海华医院。

    刚要进医院大门,叶帆看两人都手上空空,问:“小雪,你去看受伤的下属,不拿点礼品什么?”

    “礼品?”苏轻雪蹙眉,以前这些事她都是陈雅负责,自己倒没怎么考虑过,没想到男人还考虑到了。

    “买什么?”苏轻雪问。

    叶帆叹了口气,这女人很多方面的常识真挺欠缺,于是带她到医院对面的水果店和花店溜达了一下。

    挑了一束百合花,又选了一篮子水果,两人才返回医院。

    叶帆一手捧花,一手拎着水果,想起一件事来,问苏轻雪:“老婆,你喜不喜欢鲜花?我们结婚没钻戒,是不是该送你一束花啊?”

    “跟你说多少次,别那么叫我!”苏轻雪脸上冷冰冰的,但心头扑腾扑腾的,想着,万一这家伙真送自己鲜花,那她是收不收下呢?

    仔细考虑一下,鲜花本身是没有罪的,自己没必要跟花过不去,如果叶帆送她,还是收了吧……

    叶帆却不这么想,他见苏轻雪似乎很反感要发火,忙讪讪笑道:“你别激动,我不送你花就是了……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苏轻雪一听,脸色更加冷淡了,哼了一声,白了男人一眼,气呼呼道:“最好是这样,敢送就扣你工资!”

    叶帆一阵头疼,说起来他的工资还是老婆给发的,买个钻戒什么的送女人,似乎也不太合适,关键女人也不缺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可两人毕竟结婚了,哪怕婚礼短期内不会办,好歹应该有点表示才对,自己该做点什么呢?

    一边考虑着怎么小小庆祝一下,一边两人已经走到徐玲珊的病房。

    叶帆微微皱眉,他发现,似乎有什么人在里面拜访徐玲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