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163章 搞破坏
    第0163章 搞破坏

    0163

    秋高气爽,凉风拂过黄页纷飞的山岗。

    在京城北部的一处半山腰小凉亭内,有一男一女,正下着黑白子。

    男的一身灰色夹克,咖啡色长裤,皮鞋褶皱,一头三七分的黑发,相貌平平,唯有一双眸子,看起来睿智深邃,整个人透着股书卷气,颇为儒雅。

    而在另一边的女子,却显得无比鲜艳夺目。

    乌黑的长发如瀑布,随风轻扬,由一条红色的丝带简单扎着。一张出尘脱俗,莹润精致的瓜子脸,五官仿佛是画师精心描绘,充满了东方女子的古典韵味。

    一袭红色的排扣风衣下,是两截白生生的修长小腿,搭配着火红色的高跟皮鞋,整个人就如同一朵绽放在山岗上的红玫瑰,娇艳而圣洁。

    “萧大小姐,你这条大龙是逃不走了,这局还是我赢了,近些日子你的棋力有所精进,但要赢我好像还是有点难啊”。

    男子拿起旁边的一精美的紫砂茶壶,喝了口香茗,一脸洋洋得意。

    红衣美女盯着棋盘,仔细思考着,一脸冷淡,还没有放弃的意思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通电话打进了男子的手机。

    男子拿出一只特制的黑色手机,接起来直接道:“说”。

    “军师,我是谭江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废话,说正题”。

    这名看似普通的下棋男子,正是龙魂的核心人物之一,夏国建国以来,仅有的几个三十岁前就破格提拔为将军的军中天才,代号军师的谢临渊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这样的,有一个叫叶帆的嫌疑犯,他说需要见到安全级别S级的人,才愿意说出具体的案件内情,他还指名要见军师您”。

    “哦?叶帆?”谢临渊想了想,“我不认识这个人,你们自己搞定吧,别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跟我汇报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要挂掉电话,那边的谭江立马又说了句:“墨菲想见您!”

    谢临渊瞬间表情凝固,对面的红衣女子则是抬眼看了看他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谭江小心翼翼地再说了次:“那个叶帆说的,墨……墨菲想见您”。

    谢临渊深呼吸一口气后,道:“你在那等着,不要去招惹那个叫叶帆的男人,我在两个半钟头内赶到”。

    “军师,您真的认识叶帆?”谭江诧异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他是谁……但我必须见这个人”,谢临渊说完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抬起头,看着红衣女子,不好意思地一笑:“萧大小姐,我要去一趟华海,很急,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?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摇摇头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可我不能陪你下棋了,你不是嫌无聊吗,或许这次去,你能见到很有意思的人也说不定”,谢临渊诱惑着说。

    红衣女子还是摇头,她站起身来,突然把棋子一丢。

    “我输了”,女子的声音清脆如山泉。

    谢临渊一听这话,猛地脑袋一激灵,忙不迭伸手去抓自己那紫砂茶壶。

    可是,他还是反应慢了。

    “嗽!”

    只听得一道破空声,红衣女子的左手轻轻弹了一下中指,就有一道赤红色,宛如烈焰的气流,击中了那紫砂茶壶。

    紫砂茶壶竟然烧了起来,被一团火焰所包围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新买的茶壶啊!!”谢临渊痛心疾首,指着红衣女子大骂道:“萧馨儿,你这什么狗改不了吃屎的毛病啊!输了就搞破坏!?你都几岁了!?

    上次被你烧掉的那只红木茶几,害我赔了那家茶舍二十万啊!是二十万啊!组织还不给报销!你现在连我一茶壶都不放过!?”

    萧馨儿根本不管他,只留下一句“改日再战”,转身就飞走。

    她身影就如同一道红色的闪电,几个高起高落,竟然一眨眼功夫,就已经翻过了两三个山头,直接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谢临渊眼看着自己的紫砂茶壶,被烧成了一团黑球,还烫得根本无法去拿,只能欲哭无泪地长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打不过你,老子才不跟你这破坏狂下棋……吗的!晦气!”

    言罢,谢临渊也施展轻功,从山上如同一只飞鸟,快速滑翔着落下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多小时后,华海,困龙阁外。

    “军师!”

    “谢将军!”

    谭江和王泽小跑着步,跑到谢临渊面前,颇为谄媚地笑着。

    至于赵天玄和其他龙牙的人,见到这位龙魂中排位前三的大佬,连抬头看的勇气都没有,只能默默站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军师您怎么突然就到了,我们该去门口迎接您的”,谭江热情地说。

    谢临渊却没空跟他们客套,他风尘仆仆一下飞机就赶来了,说:“那个叫叶帆的男人在哪?”

    “就在困龙阁内!”王泽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!?你们把他关在困龙阁里!?”谢临渊脸色一紧,有几分不安地说:“他没有反抗吗?”

    王泽拍胸脯保证说:“谢将军,就算他反抗也没用,困龙阁的强度,您也知道,一般的常规导弹炸一个都没事,重型坦克也未必冲得破,而且对古武者的真气也有很强的抗性,他一个人,再反抗能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脑子!?我是在问你安全性吗!?”谢临渊骂道。

    王泽缩了缩身子,担心地问:“不……不是问安全问题?”

    虽然他的军衔按理说比谢临渊高,但龙魂组织的地位,可完全不是普通军衔可以去衡量的。

    十个王泽都没有一个谢临渊重要,所以,在谢临渊面前,王泽这个军长半点脾气都不敢有。

    谢临渊也懒得多解释,他快步匆匆地跑到了困龙阁内。

    当他看见困龙阁里,地上躺着的男人时,瞬间人就仿佛定格在那,眼神直直的根本无法再移开。

    谢临渊的呼吸,都因为看到叶帆的关系,变得粗重,变得不稳定,这对于一个古武高手而言,是通常绝不可能出现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军师,他就是叶帆”,谭江几个跟进来,小声说。

    其实,看见谢临渊的表情,他们就已经知道,军师肯定是认识叶帆,而且……似乎关系还很不一般!

    “是谁……提出把他关进去的”,谢临渊的声音,冰冷而低沉。

    王泽和谭江面面相觑,抓人的可不是他们,于是目光都望向了后排的赵天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