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194章 意见倒没有
    第0194章 意见倒没有

    0194

    叶帆回头,淡淡问了句:“怎么,你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“意……意见倒没有,只是有个小建议”,姚振刚咽了咽喉咙,强装义正言辞地说:“经过我们调查,孟秋雨确实涉嫌恶意伤人.

    叶先生您正当防卫是没错,但还是请不要太过,还是由我们防卫局逮捕这个孟秋雨吧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在场的众人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宋星河更是心上浇了盆凉水,一腔欢喜全成泡影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防卫局竟然是要抓孟秋雨回去!?

    叶帆这个揍人的没事,被打的反而还是嫌疑犯了!?

    孟秋雨更是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,自己虽然煽风点火,让保安去驱赶叶帆和杜允儿,但也不至于被抓吧!?

    姚振刚则是心里嘀咕,抓起来至少还能确保性命,要是再这么被揍,可能就要呜呼哀哉了。

    “姚局!你这什么意思!?你们防卫局怎么能诬陷好人呢!?”孟秋雨指着姚振刚大骂:“我要请律师!我要告你们!!”

    叶帆一听,二话不说,又是一脚踹上去,直接把孟秋雨的一条大腿给踢得骨裂了!

    “啊!——”孟秋雨疼得两眼翻白,直欲疼晕过去。

    叶帆一把揪起孟秋雨的领子,邪笑道:“请律师?我把你揍成一个白痴,你请谁去?”

    孟秋雨终于服软了,哭着哀求:“我错了……别打我了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的宾客也都退避三舍,谁也不敢为孟秋雨说话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谢谢您惩恶扬善,我看这也差不多了,剩下的,我们防卫局去处理吧”,姚振刚客客气气地询问意思。

    宋星河听到这话,脸色更加阴沉了,他想不通,为什么叶帆能如此堂而皇之地暴打孟秋雨,难道他的背景强到已经在华海只手遮天?!

    叶帆正犹豫着怎么处理,突然一通电话打了进来,他一看是个异地电话,大概就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“喂”,叶帆接听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叶帆?”对面传来一个粗糙的男子嗓音。

    “是我”。

    男子阴森地笑了笑,“不错嘛,叶助理是吧,我以为你是哪来的大人物,竟然那么大的口气……害得我查了这么久,才搞清楚你他吗到底是个什么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范桥本人?”叶帆问。

    “老子就是你范爷爷!他吗的,你小子在华海等着,老子这就派人去宰了你!那姓冯的女人,就等着被我手下的兄弟们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来了,我会去找你,在那等着吧”。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?你他吗的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范桥把狠话说完,叶帆已经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既然范桥拒绝把事情了结,叶帆也不打算多等了,于是回头对姚振刚道:“姚局长,这里交给你了,我先走了”。

    姚振刚松了口气,他还担心叶帆真把孟秋雨活生生打死呢,忙不迭笑着恭送。

    只要没出人命,场面立刻控制下来,他们还是能把这晚会继续举办下去。

    叶帆走到杜允儿面前,抱歉地说:“允儿,我有点急事,今晚没能让你开开心心,是我不好,下次我补偿你,等下你跟着宁儿回去吧”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叶帆哥,我……我其实已经很开心了”,看着男人冲冠一怒就为自己,杜允儿心里的滋味,也是难以言表。

    就仿佛多年前还在福利院的时候,那个保护自己的身影,一如既往。

    宁紫陌道:“放心吧,我会照顾好允儿妹妹的”。

    叶帆点点头,他确实没时间耽搁,快步跑出了会场。

    看着叶帆离开的背影,宋星河眉头紧锁,眼中闪过诸多思绪,凛凛生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帆赶往锦绣公寓,路上也给苏轻雪发了个信息,告知了声今晚不回家的事。

    苏轻雪也没有回他,显然还在生着气,又或许压根懒得回。

    叶帆只好先顾着冯月盈这边,来到公寓后,告知了女人范桥已经联系过他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我们真要去泰城?”冯月盈还是很不安,虽然她知道叶帆背景很不凡,可也没有个底。

    叶帆道:“最后一班高铁还能赶上,我们今晚过去,明天白天就把问题解决,就可以回来了”。

    “小叶啊,听你这么一说,好像很轻松,可……可这也太危险了,要不还是报警试试?”马丽莹在一旁说道。

    叶帆笑了笑,“阿姨,如果报警有用,范桥就不会这么抓人了。想要叔叔平安回来,只有我这种办法,你们暂时也没别的法子,不是吗?”

    母女二人都是默然,确实,除了相信叶帆,她们也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半,叶帆带着冯月盈,坐高铁前往泰城。

    叶帆还是头一回到女人的家乡,虽然坐高铁也就两钟头。

    出火车站后,两人准备打车找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盈盈,你家在哪里,我们今晚就住你家去吧”,叶帆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吧,城里找个酒店好了,我家在郊区的农村,而且很有可能还有范桥的人守在那”,冯月盈迟疑道。

    叶帆乐道:“那不正好,可以告诉范桥我们来了,省得我们去找他,还浪费时间”。

    冯月盈叹了口气,“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那好吧,可你一定别粗心大意,要是你出了什么三长两短,我一辈子都无法原谅我自己”。

    叶帆开心地笑了笑,伸手摸了摸女人的脸蛋,“你看你,这么关心我,还说跟我都没什么关系,你明明就喜欢我”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冯月盈心乱如麻,面泛红晕。

    叶帆也不多说什么,带着女人坐上一辆出租车,往冯月盈的家方向开去。

    因为大晚上路上很通畅,半个多小时后,两人就来到了冯家桥村。

    月明星稀,虽然是夜晚,但还是能望着大片的稻田,农作物。

    “盈盈,你老家环境挺好啊,这空气,城里可没有”,叶帆道。

    “你小心点,这里走进去有几段还是泥路,下过雨,很多烂泥”,冯月盈则让男人注意脚下。

    叶帆也无所谓,和女人一起绕过几个弯,来到一间两层楼的房子门口。

    只见大门敞开着,院墙上涂满了各种催债讨债的狠毒字眼。

    而在房子的一楼客厅,灯光大亮,一张八仙桌边,正聚着六七个小混混,在那里抽烟喝酒,打牌玩斗牛。

    冯月盈看到自己家被搞得一塌糊涂,眼中满是痛惜,也是涌起一阵愤怒。

    叶帆走进屋子,立马引起了这群混混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你们在等我?”叶帆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带头的一个戴着银项链的黄毛,看到叶帆,立马掏出一张不知道从哪搞来的照片。

    “吗的,还真被范老爷说中了,兄弟们上!这就是那个姓叶的!!”

    几个混混根本不多废话,丢掉了手里的牌,一窝蜂就朝叶帆扑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