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195章 没派人过来
    第0195章 没派人过来

    0195

    这群人都是打架斗殴的行家,只可惜在叶帆眼中,也就只是一群三岁娃娃般的角色。

    叶帆一手抓一个,抓住了就往外面的水泥地上丢,没有一个混混能给叶帆带来丝毫的麻烦。

    冯月盈看着男人就如同丢沙包一样,把这些混混活生生丢出来,彻底看得怔住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这群混混惨叫声此起彼伏,一个个摔得断胳膊断腿,连怎么被丢出来的都没搞清楚。

    叶帆解决完这群混混后,拍了拍手,道:“告诉范桥,我已经到了,要追债好说,但抓人就是他的不对了,明天是放人的最后期限,如果冯元雄出了什么事,范桥自己也别想活”。

    黄毛混混捂着断掉的胳膊,一边放着狠话,一边往外退,“你……你小子等着!范老爷明天就让你见阎王!”

    喊着喊着,一群人就落荒而逃,一刻也不敢多待。

    等人走后,冯月盈走进屋内,望了一圈彻底乱掉的家,眼眶红红地说:“我很久没回来了,没想到这次回来,家里成这样了”。

    “乱了,就把它整理好,没什么大不了的”,叶帆走到墙角,拿起扫帚和畚箕,笑着说:“我来帮你一起打扫吧,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”。

    冯月盈看着男人那一脸轻松的笑容,阴郁的心情也释放了一些,好像有了个着落,一个依靠,于是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打扫卫生,忙到凌晨快两点,总算把被弄乱的家给整理得差不多。

    到了睡觉的时候,冯月盈带着叶帆进到自己父母的卧室。

    “你睡这里吧,我去我的房间睡”,冯月盈说。

    叶帆却是一把拉着女人,一本正经地说:“盈盈,我怕万一凌晨有坏蛋进来,我来不及保护你,你还是跟我一起睡吧”。

    冯月盈看叶帆一脸严肃的样子,也分不清男人到底什么意图,到底是真的想保护她,还是别的什么念头。

    “盈盈,你不相信我?”叶帆一脸失望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的,我知道了,那就一起吧”,冯月盈其实也不想多考虑,她的心里,只是有些小紧张。

    因为天气冷,两人也不需要洗澡,简单洗漱后,就上床休息。

    虽然是各自盖着一张被子,但毕竟同床共枕,两人还是头一回。

    灯灭了,房间里黑森森一片。

    冯月盈这些天都没好好休息,一下子就很疲倦了,但因为心事多,偏偏又睡不着。

    叶帆其实根本不需要睡觉,他更希望趁着夜深人静,跟女人好好聊聊。

    “盈盈,我都一直没机会问你,你到底是从哪知道,我跟轻雪结婚的事的?”

    冯月盈背对着男人,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是老夫人,她跟我都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也印证了心里的猜测,其实这件事,如果不是苏轻雪讲的,那多半就是毕淑琴的作为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毕淑琴是为了自己孙女着想,这也无可辩驳。

    “盈盈,你靠近点,让我抱抱你”,叶帆撩开自己的被子,就想钻到女人的被窝里去。

    可冯月盈忙避开了一点,说:“你不要这样,你是苏总的丈夫,我们不能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叹了口气,“如果你都听奶奶说了,那你该知道,我跟轻雪结婚,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公司的股份。

    当然,我不否认我也喜欢轻雪,可我也喜欢你啊,你难道真的对我没感觉么?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跟苏总结婚,就不能再喜欢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人心肉长的,我怎么控制得住”,叶帆说。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这样就是不对”,冯月盈也不知道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叶帆轻笑道:“除非你不喜欢我,不然我不会放弃你,我早跟你说过,你难道忘了?”

    冯月盈默然,蜷缩在被窝里,咬着红唇,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叶帆思忖了会儿,想到一个主意,道:“盈盈,我记得上次跟你看惊悚电影,你一点都不怕,要不今晚我讲个鬼故事给你听听?试试你的胆量吧?”

    冯月盈娇躯一颤,这大晚上的,男人干嘛还要讲鬼故事?这跟看电影可是两码事啊……

    叶帆见女人没反应,就开始讲了:“以前有一对夫妻经常吵架,终于有一天,由于吵得很激烈,丈夫一气之下拿起水果刀,竟失手将妻子给杀死了。

    丈夫把妻子的尸体偷偷带去深山埋掉,又怕孩子回家后会问起母亲,他还费尽心思想了一套说词。

    然而第一天过去、第二天过去……一直到第六天,孩子都没有问起妈妈,丈夫觉得很奇怪,终于忍不住问孩子……

    ‘儿子啊,这么多天没见到妈妈,你都不难过吗?你怎么都不问妈妈 去哪里了?’

    没想到,孩子满脸困惑的看着爸爸,说,‘不会啊,只是好奇怪,爸爸,你为什么要一直背着妈妈’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冯月盈整个娇躯猛地转向,扑到了叶帆的怀里。

    叶帆一把抱住了女人,闻着女人的发香,笑道:“盈盈你看,你还是挺喜欢我的嘛”。

    “你要死啊……讲这种故事……我怎么睡得着嘛……”冯月盈都快吓哭了,心脏扑腾扑腾的。

    叶帆伸手将女人的下巴挑起,不由分说,就低头亲了上去。

    黑暗中,冯月盈睁大了美眸,心里的恐惧瞬间被化解,紧跟着传来的是一份冬雪消融般的暖意。

    许久后,两人的唇瓣分开,叶帆抚了抚女人的发丝,“睡吧,明天,事情就会结束”。

    冯月盈脑袋晕乎乎的,她的心就像是荡漾在一片温暖的湖面上,安静,舒适,令她渐渐睡去……

    天亮,清晨,范桥的人并没有立刻过来,这让叶帆感到颇为奇怪。

    而冯月盈则是起床后,做了些简单的早饭,伺候男人吃了以后,又让叶帆穿着拖鞋,拿走了叶帆的一双皮鞋。

    “盈盈,你干嘛呢?”叶帆走到晒谷场,发现冯月盈正拿刷子洗那双皮鞋。

    冯月盈回眸笑了笑,“你昨晚踩了很多泥啊,我帮你洗洗”。

    叶帆愣在原地,呆呆地看着女人,这让冯月盈有些不好意思,反问:“干嘛这样看我?”

    “除了我妈,你是第一个,替我洗鞋子的女人”,叶帆道,就算在福利院那段日子,鞋子也是他自己洗的。

    冯月盈神色凝固了下,随即面泛一丝红晕,回头继续擦拭。

    气氛有些暧昧,也让冯月盈不知道怎么接话,只好问道:“我们等下去哪?怎么范桥一直没派人过来?”

    叶帆也觉得奇怪,按理说,昨晚的事情一闹,范桥应该气势汹汹地找人来对付他才是。

    时间拖久了,也怕冯元雄会出事,叶帆打算主动去找范桥。

    于是,叶帆拨打了之前范桥打来的那个号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