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216章 不舒服么
    第0216章 不舒服么

    0216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叶帆看女人竟然在考虑,不由很是期待。

    叫啊,叫啊,叫吧……叶帆心里呼唤着。

    终于,苏轻雪抬头,开口:“好……好……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什么,好出来啊……”叶帆很着急。

    苏轻雪眨巴眨巴眼,末了却说:“好像还是叫不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差点没一头栽倒在地上,满心欢喜地还以为要叫了,结果是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不过,看女人刚刚遭受这么多打击,也不想难为她了,开开玩笑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江婶带着一些饭菜进来,苏轻雪一天都没吃什么东西,又受刺激过度,确实也需要好好调理一下。

    苏轻雪虽然心情低落,但也饥肠辘辘了,小口小口地吃着饭菜。

    吃到一半,苏轻雪似乎想起什么,道:“苏伟明……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叶帆也还真不清楚,苏伟明去了哪,虽然说那小子是郑宏志和童慧珍的私生子,但毕竟名义上当了这么多年的苏家少爷,苏轻雪的弟弟。

    要一下子完全把他当外人,对苏轻雪而言也很困难。

    江婶眼中闪过一丝寒芒,道:“小姐,他已经不是你弟弟了,他只是个外人”。

    “江婶,我也知道……但是,毕竟作为家人,这么多年了”,苏轻雪幽幽道。

    “小姐,现在整个苏家的命运,都在你身上,你不能对那种毒妇和外人生下的孽种,还心思手软,不然的话,早晚会养虎为患”,江婶正色说。

    苏轻雪目露一丝疑惑,“江婶……你是不是瞒着我很多东西,为什么……你突然变了……”

    在女人眼中,这位老女佣一直都是和蔼可亲的长辈,是温暖如亲人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但在今天,江婶亲手撂倒了职业杀手,而且还要求她冷酷地对待苏伟明,这简直不像她认识的老妇人所会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小姐,老夫人临走前,让我转告你一句话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江婶一字一顿地道:“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”。

    苏轻雪愕然,似乎有些不清楚,为什么毕淑琴会说出如此分量十足的话来。

    叶帆则是眯了眯眼,心里颇为唏嘘,这一切真相解开的时候,或许对苏轻雪而言,有些太沉重了,毕竟她才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。

    “江婶……我……我们苏家只是经商的家族,在夏国也谈不上什么名门大户,奶奶怎么会说这样的话”,苏轻雪很是困惑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只需要记住就可以了,以后慢慢的,你会知道的”,江婶勉强笑了笑:“就像这次一样,你在以前,可曾知道,地下世界是那么的危机四伏?

    这个世界并不是大多数人想象的,看到的这样,真正的斗争,一直都是隐藏在黑暗中的。

    就算再怎么有钱,再怎么有地位,在一个足够强大的杀手眼中,再多的金钱也阻挡不了生命的消逝,这就是残酷的地下世界。

    一个氏族想要在世界上立足,不仅仅要靠明面上的实力,更比拼着暗中的实力。

    过去,老爷和老夫人一直在支撑着苏家,因为你父亲并不足以承担责任,所以,这个责任才会隔了一代落到小姐你的头上。”

    苏轻雪虽然还有些迷惑,但她也意识到了一些东西,默默地低头,一边吃,一边思索着什么。

    江婶还要去为毕淑琴和苏昌平办身后事,所以先行离开了医院。

    苏轻雪需要住院一晚,观察一下精神状况,缓解一下疲劳。

    叶帆自然不会留下苏轻雪一个人,所以找了一张躺椅,一边玩玩手机,一边也可以照料女人。

    到晚上八点左右,锦绣集团的高层,陆陆续续有来医院看苏轻雪的。

    毕淑琴去世,股份转移给苏轻雪的消息,已经不是秘密,从今往后,苏轻雪已经是锦绣集团当仁不让的第一大股东,法律上和地位上,都是无法撼动的。

    自然而然的,所有人都开始尽心尽力地讨好苏轻雪,希望未来能继续站稳脚跟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新闻里也报导出,郑氏集团因为一些不良的操作,被严查后,彻底崩溃了,财产讲回被用来抵押还债。

    一时间,华海的商界都开始盛传,苏轻雪将郑家父子斩落马下的传闻,让女人的名气继续增长的同时,很多人也感到了恐惧。

    毕竟,郑家父子已经失踪了,苏家连苏昌平都莫名其妙就死了,最后获利的,就是苏轻雪。

    自然而然,很多人都觉得,苏轻雪才是幕后的主导者,这个年轻的女商人,宛如黑寡妇一般令人生畏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左右,一个穿着米色长排口外套的丽人,小心翼翼地推开了病房门。

    “苏总……”走进门的,赫然是冯月盈。

    女人似乎是加班完了刚过来,外面还下着秋雨,身上有点湿。

    叶帆站起身来,“盈盈,你怎么来了,我不是给你发短信了么”。

    冯月盈脸上微微尴尬,毕竟叶帆这么当面亲切地叫她,还是第一回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说苏总没事了……我也不放心,想等晚点人少了过来看看”,冯月盈道。

    苏轻雪目光清冷地瞟了瞟叶帆,也没多说什么,指了指一旁的椅子,“坐吧,学姐”。

    冯月盈点点头,刚要坐下,却想起什么,从包包里拿出一叠文件,“对了,因为你没在公司,又出了这么多事,有几个合同本来陈雅要拿给你看,可她怕今天人太多了,打扰到你,托我拿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叶帆啧了啧嘴:“我说,盈盈,工作的事不能先撂一边么?这才刚恢复点精气神呢”。

    冯月盈一听,忙把文件又放回去,抱歉地说:“我……我差点忘了,不好意思,我习惯性就……”

    苏轻雪嘴角微微动了下,“没事的,给我看下吧,又不是得了大病,只是精神恍惚而已,身体又没有怎么虚弱”。

    女人拿过几份文件,在床头灯下翻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氛围有些古怪,毕竟三人的关系,不得不说有点复杂。

    叶帆倒还好,因为脸皮厚,苏轻雪也看不出什么情绪变化,似乎看得很认真。

    最尴尬的莫过于冯月盈,虽然已经决定坦然面对和叶帆之间的感情,但终归还是很难适应。

    一时间,冯月盈两只手都不知道往哪放,脸蛋越来越红,坐在那儿身体很僵硬。

    突然,苏轻雪回头看向她,问:“你怎么了,学姐,不舒服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