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218章 赛特
    第0218章 赛特

    0218

    “战损比”,叶帆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……”苏轻雪不解。

    叶帆继续说道:“就是组织的所有人,和组织战败的对手,进行对比,产生一个比例。

    比如说,一个人杀死了十个人,那战损比就是1比10,杀一百个,就是1比100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在地下世界,战斗力的基数,最低也是一个特种兵的水平。

    根据战损比,C级的要求是1比10,B级就要1比100,A级需要到达1比1000,至于S,则需要1比10000,只可以多,少一个点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苏轻雪在被窝里的娇躯一颤,目光流转,道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到S级的组织,平均每个成员,都需要杀死10000个特种兵级别的人,才可以?”

    “倒也未必一定杀到一万个人,如果杀一些高手,那就可以当作几十个人,甚至上百人来计算。

    所以S级的要求之所以这么高,主要是这个层次的人,经常杀的都是一些高手。

    自然而然,很容易一场战斗打完,就增加几百的人头”,叶帆苦笑,“你是不是觉得太疯狂了”。

    苏轻雪一阵安静,她确实很难想象,杀掉成千上万的人是什么概念。

    但女人又很纳闷,这一切根据怎么来的,于是问道:“这个级别的评定,又是谁说了算的?”

    叶帆耸了耸肩,“国际上几个主要的大国,和几个最顶尖的组织,共同有成立一个中立的评估组织,叫‘SETH’,也就是‘赛特协会’。

    赛特是古埃及的混乱、战争之神,这很符合地下世界的主要特色,混乱,战争。

    赛特协会的主要职责,就是对地下世界的大大小小战斗,进行评估,对各大组织之间的对抗,进行判定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赛特协会的评级都是比较准的,而且越是高级的组织,越是精准,一些C级和B级的,倒是有滥竽充数的嫌疑。”

    叶帆说完,还怕女人听不明白,问:“有哪里不清楚的么?”

    苏轻雪沉默了会儿,幽幽道:“你为什么……这么熟悉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咧嘴一笑,“毕竟混过,多少还是知道规矩的”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轻雪也没多追问,男人的回答,摆明了不想多说他自己的经历。

    或许……自己也该去试着了解一下,地下世界的面貌了,苏轻雪心里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第二天,叶帆陪着苏轻雪出院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时,江婶已经把骨灰都准备好,三人一起出发前往老家所在安城,距离华海也就半天车程。

    当年苏有为和毕淑琴,就是在这座小城开始起家,后来才搬去华海,成立了锦绣集团。

    但对于苏有为夫妇而言,这座安静而美丽的小城市,才是他们真正喜欢的家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叶帆跟苏轻雪带着骨灰盒,前往苏家买下的一块墓地。

    天上下着蒙蒙细雨,整个世界的灰蒙蒙的,让人心情也颇为压抑。

    叶帆撑着一把黑色大伞,与苏轻雪走一起,后面的江婶则自己撑着一把伞,默默跟随。

    快要到墓地所在的半山腰时,前面的墓碑边,却是有个人影,正默默站立着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看起来四十来岁的中年人,一头微微带卷的头发,脸颊略窄,留着两撇小胡子,一身灰条纹的马褂,灰白色的长裤,穿着很是传统。

    若是仔细一看,会发现,这个男人虽然没撑伞,但雨水却全部都不能近他的身,使得他身上衣物全数保持着干燥。

    叶帆早就察觉到有这么一个人,不由眯了眯眼,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倒是江婶看到这一人后,脸色局促几分,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”,苏轻雪几分好奇,来到墓碑边,问了句。

    这男子一直盯着墓碑看,这会儿才缓缓转身,目光打量了下苏轻雪后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苏轻雪怀里捧着的两个骨灰盒时,目光则又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“看来……只剩你一个人了”,男子说道。

    苏轻雪提起了警惕,“什么意思,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男子嘴角泛起一丝古怪的笑容,“我叫苏维,但是……你可能没听说过我”。

    “苏维?”苏轻雪愕然,回头看了眼江婶。

    江婶皱着眉头,但也是摇摇头,表示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苏轻雪狐疑道:“为什么在我家的祖坟前,你难道是我的什么亲戚?”

    “祖坟?”苏维呵呵笑道:“你以为……这里是你家祖坟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么?”苏轻雪问。

    苏维低头笑了笑,“无所谓,你说是就是吧。我是谁,你也不用问得太清楚,知道了只会对你不好。

    今天我过来找你,只是想来问你,拿回一样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”,苏轻雪听得云里雾里,总觉得身后的江婶,也对她隐瞒着什么。

    苏维道:“一枚扳指,上面写,‘无所不见’”。

    苏轻雪一听,下意识地看了眼身边的叶帆,随即道:“那是我们苏家的传家宝,你又是怎么知道的,凭什么要给你?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你们的传家宝,那也不属于你,凭你的能力,也根本守不住它”,苏维道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在我看来,你纯粹就是强盗行径,我不可能把传家宝给你”,苏轻雪冷冷道。

    苏维眯了眯眼,目光扫向后面的江婶,咧嘴道:“你就是江鸢吧……你觉得,她这样做,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苏轻雪猛然回头,果然如她所料,江婶是知道这个苏维来历的。

    江婶一脸戒备之色,“我只是一个下人,这些事,不归我管”。

    “是么?你觉得你是个下人,但苏轻雪,恐怕觉得,你是她的亲人呢”,苏维嘴角泛起一抹邪笑,然后霍然间一伸手,朝着江婶的脖子抓去!

    江婶瞬间反应过来,雨伞一丢,脚下后撤,身体倒着滑行一般,一下子就飞退了十几米。

    “江婶!!”

    苏轻雪惊呼一声,她没想到,这个苏维毫无征兆地就要出手!

    雨幕之中,苏维的身体轻盈无比,好似是随风而行,潇洒肆意。

    而江婶突然施展出来的轻功,虽然让苏轻雪很是惊异,但在苏维面前,却显得颇为拘束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,在草丛间,灌木上飞掠而过,半山腰的坡地,好似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苏维的一只手,穿过雨帘,所有的雨水都无法靠近其身体,不断地朝着江婶的咽喉迫近!

    “江鸢,你这身手,做个下人太浪费了”,苏维一边追赶,一边还有闲心调侃一句。

    江婶眼看着自己逃不掉,打算迎头而上,跟苏维拼命,同时回头朝着苏轻雪大喊:“小姐!快让叶帆带你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