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230章 都干了什么
    第0230章 都干了什么

    0230

    但他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孙禹被杀,那样就算自己离开了,孙家估计也会找上他的麻烦。

    于是叶帆一伸手,直接一把抓住了那小嫣的一只手腕,微微一带,一甩,将这女刺客给丢开。

    小嫣整个身体撞在墙壁上,吃惊地看着叶帆,没料到叶帆的力气这么大。

    她立马下令:“先把这个家伙杀了!”

    其他几个女刺客已经解决了孙禹的手下,立马朝着叶帆围拢过来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!救命啊!”孙禹这会儿吓得已经顾不得颜面,大声求救。

    叶帆知道自己已经脱不了干系,索性也就不收手了,拿起桌子上的两根筷子,朝着最先过来的两名女杀手飞射出去。

    两根筷子扎穿了她们的喉咙,立马就放倒两个。

    紧跟着,叶帆又把一只碗丢了出去,正好砸在一个女杀手头颅上,又是砸得头破血流,当场栽倒。

    放倒三个刺客后,叶帆身体往后一撤,避开了两边的匕首突刺,随即两只手各抓住了两边女杀手的脑袋,把她们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砰!”脑门对撞一声响后,又是两条香魂从世间离去。

    叶帆其实很不喜欢杀女人,但既然这些女人要当杀手,那他也只能硬着头皮,尽可能快得把她们性命了结,不会给她们多少痛苦。

    “混蛋!吃我一刀!”

    眼看着自己的姐妹被杀,领头的杀手小嫣凝聚起她后天小成的所有真气,朝着叶帆的后心房刺来!

    可叶帆就和背后长了眼一样,身体一侧步避开,同时手腕一转,往后一扣,就抓住了小嫣的肩膀。

    一卸,就把这女杀手的胳膊给卸得脱臼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小嫣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叶帆又是一个踢腿,将这女人两条腿踢断后,将她放倒。

    想来,孙禹肯定是想问一下,到底是什么人指使的。

    包厢里这会儿一片狼藉,孙禹从地上爬起来,惊魂不定地看着地上咬牙切齿的女杀手,神色慢慢变得阴沉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!?身派你们来的?!”孙禹质问道。

    女杀手小嫣咬破了嘴唇,嘴角都是血,只道:“要杀就杀,废什么话?!”

    “杀你?那也太便宜你了!”孙禹想了想,先是朝叶帆一鞠躬,正色道:“叶先生,你今天不仅仅救了我表弟,还救了我的命,大恩大德,我孙禹这辈子谨记在心,以后有机会,必然涌泉相报!

    但我既然遭到那金友刚背叛,估计我们孙家肯定内部出了问题,我必须尽快联系我父亲兄长他们,调查这件事!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这饭也吃不成了,接下来我就不管了,你自己叫人来保护你吧”,叶帆可不想牵涉太多麻烦,立马打算走人。

    孙禹还有点害怕,哀求道:“叶先生,我不知道外面是否还有杀手,能跟您一起走吗?”

    叶帆哭笑不得,说:“那你跟我一起出去打车吧,这总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哎!好!”孙禹不敢要求太多,紧紧跟着叶帆出去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大马路上,孙禹叫的手下过来接他了,他才放心。

    本来孙禹还想送叶帆回去,但叶帆却是不让的,直接打了个出租车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回到苏家老宅,一楼客厅里还灯亮着。

    叶帆走进去,发现江婶和苏轻雪正看着电视。

    “叶帆回来啦?喝茶吗?我给你去拿个杯子”,江婶笑着起身。

    叶帆摆摆手,“不用了,我自己去拿就成了,江婶你别这么客气”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可是咱苏家的顶梁柱,当然得好生伺候着,对不对啊,小姐”,江婶笑吟吟地问向苏轻雪。

    苏轻雪穿着件白色宽松毛衣,黑色的修身短绒长裤,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着,那白皙红润的皮肤看着像是会发光一样,明明居家可人的打扮,穿她身上还是女神范十足。

    听到江婶的话,女人也不吭声,只是美眸冷淡地瞥了瞥叶帆。

    气氛有点尴尬,江婶也只好朝叶帆苦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叶帆也习惯了这种感觉,走进厨房拿了个杯子,坐下来倒了杯养身姜茶,一起看电视。

    电视里正放着当日的新闻,突然有一则是华海的报导。

    “……华海防卫局发现一具新的女尸,目前已经确认和之前的数起连环杀人案是同一杀手所为,局长姚振刚警告华海的所有年轻女性,尽量减少独自外出的情况,防卫局正全力调查……”

    江婶看着这新闻,皱眉道:“哎呀,怎么这杀手还没逮住,这年头怎么有这种丧心病狂的人?”

    “杀了人,还要切掉一个部位,这次切掉的是嘴唇,把脸都毁容了,确实挺变态的”,叶帆点点头说。

    苏轻雪突然放下手中的一个抱枕,起身说:“我出去走走”。

    “啊?”江婶起身:“小姐,都晚上了,一个人出去多危险啊”。

    “在家里关了一天多了,有点闷”,苏轻雪说。

    江婶一听,忙朝着叶帆使眼色。

    叶帆自然知道该怎么做,喝完一杯茶,起身道:“小雪,我陪你”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这里不是华海,没杀手”,苏轻雪说。

    叶帆道:“跟杀手没关系,我就想陪你一起走”。

    苏轻雪看了看他,也就不多说什么了,去换了一双运动鞋,披上件浅咖色的风衣,便走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散着步,叶帆见女人不说话,觉得有点尴尬,但又不知道怎么打开话题。

    苏轻雪其实心里有点紧张,仔细想来,好像两人还是头一次夜晚出来散步。

    “小雪,你小时候住这里吗?”叶帆想了半天,问了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没有”,苏轻雪淡淡道:“我回家族的时候,爷爷奶奶已经在华海了,这里只有偶尔会来一次”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叶帆又不知道聊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你白天去了什么地方”,苏轻雪假装很随意地问,其实她心里还是有点好奇的。

    叶帆想了想,说:“不少地方呢,去了步行街,又去一个传媒公司,然后是一个跑车俱乐部,紧跟着去了一个医院,晚饭去了一个农家乐……”

    苏轻雪扭头,表情有点懵懵的,颇为可爱,女人似乎对这个实在地过分的答案,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都干了什么?”苏轻雪都怀疑叶帆是不是听错了问题,她问的是一天呀,又不是一星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