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243章 送的
    第0243章 送的

    0243

    杜允儿眼中终于有了一丝神采,她欣慰地看着男人,“叶帆哥,你真的没事?太好了……我看到那里都爆炸了,你被吞没了,我还以为你真的就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坐到床边,伸出手去,握住杜允儿的手腕,开始搭脉。

    杜允儿以为叶帆是想牵她的手,脸蛋红了下,“叶帆哥……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脉象平稳,看来是恢复得差不多了”,叶帆说。

    杜允儿这才知道,男人是给她看身体,不由更加脸色红润了。

    “允儿,我听姚局说,是你自己跑出仓库的,你到底怎么跑出来的?是宋星河失误了?”叶帆很奇怪,按理说,宋星河应该是打死不会放跑杜允儿的。

    杜允儿也一直想找人倾诉这个问题,她也不隐瞒,把自己突然身体里血液沸腾一样,然后迸发出高温和力量的事情,说给了叶帆听。

    叶帆越听,越是脸色严肃,到最后,更是感到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他从未听说,这世上有这种稀奇的事情,难道杜允儿的身体内,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?

    “叶帆哥,我听说人到生死关头,会爆发出潜能,会不会是这个原因呢?”杜允儿问。

    “就算爆发出潜能,谁会像你这样连铁都融化”,叶帆苦笑道:“允儿,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你没感觉不舒服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我当时只觉得浑身都是劲,特别酣畅淋漓,最后虽然虚脱了,但也没感觉不舒服”,杜允儿说。

    叶帆寻思着,这可能和杜允儿的身世背景有牵连,因为女孩的那块凤凰古玉,显然不是普通货色。

    看起来,只有等找到那块玉的来历,才能揭开一些谜团。

    在医院陪杜允儿说话到很晚,叶帆才离开,回到家里,苏轻雪和江婶都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苏轻雪也已经给他打了电话,得知案件破解,还杀了宋星河,女人也就放心了,打算按原计划周末才回华海。

    叶帆也没心情睡觉,毕竟这一天发生了太多事,他萌生了想喝一杯,找个人聊聊天的想法。

    正好有些天没见到冯月盈了,两人只能手机上闲聊,叶帆也颇为想念女人,便打了冯月盈电话,问她是否在家。

    冯月盈这几天代理总裁职务,也是有些手忙脚乱,加班到很晚,竟然还在公司没回家。

    叶帆直接开车来到锦绣集团,接女人下班。

    一身浅咖色束腰风衣,里面是一件白色圆领线衫,盘着一头秀发的女人,时尚而端庄,妩媚而气质绝伦。

    “干嘛这样盯着我看,几天不见,至于这样吗”,冯月盈心里甜蜜,但仍旧有些羞涩地问。

    叶帆啧啧感慨,“要当副总裁了就是不一样,盈盈,要是我每次见你,你都穿得这么高冷女神范,我都得穿个西装,打个领带了,不然我都要自惭形秽了”。

    “扑哧”,冯月盈轻笑,嗔了他一眼,“你快开车吧!说得这么肉麻,还不如请我去吃夜宵呢,我都饿死了”。

    叶帆一听,也是心疼得紧,赶紧开车来到华海夜晚最繁华的街区。

    停了车,冯月盈挽着男人的手,两人一起走进一家海鲜烧烤的夜宵餐厅。

    这家餐厅分了上下两层,中间有一个大舞台,有不少歌手和舞者会表演,还有一些顾客也会自己上去热舞,所以生意一到夜晚就很是红火。

    两人找了张小桌子,点完菜后,边喝着啤酒,边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叶帆还要开车,但他也不怕被查,大不了跟姚振刚打个电话,所以根本不担心这些。

    冯月盈心情似乎很不错,原来是镁国那边,罗奥尼达给她发邮件说,冯小辉的治疗有了一定起色,唤醒冯小辉的几率到了五成以上。

    这样的大好消息,冯月盈自然工作都更有劲了。

    正当两人聊得火热,一名服务生走到餐桌边,拿了一杯调制好的血腥玛丽,送到冯月盈面前。

    冯月盈疑惑,“我们点了鸡尾酒?”

    叶帆摇头,“我没点啊”。

    “这位女士,是上面包间里的一位先生送给你的,他还托我递给你这个”,服务生把一卷好的百元大钞,放到冯月盈面前。

    两人抬头一看,才发现二楼的一个包厢内,有一个披着黑色皮衣,叼着雪茄,戴着副茶色眼镜,染着一头白金发的男子,正站在那儿,透过落地窗,目光直直望着冯月盈。

    冯月盈打开了那钞票一看,黛眉立刻紧蹙,露出厌恶之色。

    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字:一晚十万。

    “全部给我拿走,我不接受”,冯月盈直接就丢掉了纸钞。

    服务生无奈,只好把东西都带回楼上去。

    叶帆莞尔笑道:“盈盈,你是嫌这价钱开得太低么?”

    冯月盈气恼地撅嘴,“你什么意思嘛!这哪是钱的问题,那家伙把我当成什么女人了!?我都气死了!怎么会有这样的人!”

    “开开玩笑而已,你别太较真,跟这种人怄气,压根犯不上”,叶帆说。

    “本来心情好好的,现在就跟吃了苍蝇一样,真恶心”,冯月盈气呼呼地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突然有两名穿着西装,身材魁梧的汉子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两个大汉往冯月盈旁边一站,其中一个开口道:“美女,我们大少爷想请你上去喝一杯,给个面子吧”。

    冯月盈面色冰冷,“我没兴趣,你们走开”。

    另一大汉冷笑,“别敬酒不吃吃罚酒,我们大少不是什么女人都看得上的,能被我们大少看上,好处绝对不会少了你。

    我们大少说了,把他伺候好了,几十万的包也随你挑,要是不识相,那你和你这个男伴,今晚都别想安生。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啊,你们大少是皇帝吗?”冯月盈越听越气愤,起身道:“叶帆,我们走,不吃了!”

    叶帆也没兴趣跟人起什么争执,自己的女人没吃亏,他也懒得多计较,于是点点头,起身打算丢几百块钱就走人。

    可是,俩大汉直接就围住了叶帆,其中一个突然拿出一把匕首,刀尖抵住了叶帆的腹部。

    “别动!敢乱动,直接捅死你”,那大汉眼里透着杀机,显然不是头一回杀人,是个老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