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244章 瓦罐
    第0244章 瓦罐

    0244

    叶帆也想不通,怎么华海突然冒出这么个天不怕地不怕,敢在公开场合就派手下捅人的大少爷。

    但他可不想在这种地方,杀人流血,所以微微笑了笑,“哥们儿,在这里动手,不合适吧”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算什么东西,跟我们哥俩动手?”大汉冷笑:“走,去厕所那边”。

    叶帆倒真希望去厕所解决问题,于是摊了摊手,道:“好啊,有什么事不能在厕所里解决的,我们走吧”。

    叶帆说着,回头让冯月盈在这里稍微等等。

    冯月盈也知道叶帆的本事,有些担心,但也相信男人会处理好,于是就坐下了。

    叶帆被俩大汉用匕首怼着,一路走到厕所,刚好厕所里没人,一大汉就把厕所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今晚就在厕所里待一宿吧,你的女朋友,我们大少会替你照顾”,一大汉咧嘴狞笑,抡起了拳头,就朝叶帆的头上打。

    可是,叶帆的手早早就接住了拳头。

    大汉眉头一皱,发现拳头竟然无法挣脱,被叶帆抓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叶帆邪笑道:“你们口渴吗?”

    不等这大汉反应过来,叶帆就是一把扣住了他的脖子,然后往墙壁上猛地一撞!

    这大汉身体狂震,七荤八素,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另一大汉见状不妙,愤怒地拔出匕首,朝叶帆的后腰刺来。

    叶帆往后一踢腿,直接踹在那汉子的胯部,疼得这大汉撕心裂肺惨叫,感觉那儿都碎了。

    叶帆一手一个,揪住两个大汉的脖子,朝着小便池的方向就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……”

    连着撞了十几下,俩大汉头破血流,血液顺着便池往下流淌。

    叶帆看两人晕了,就把二人抓到抽水马桶那儿,把二人的头往马桶里一放。

    乍一看,就像两个大汉趴在马桶边喝着里面的水。

    解决完后,叶帆抚了抚乱掉的发型,理了理衬衫领口,悠哉地走回餐厅。

    冯月盈见叶帆一点都没事,开心地起身,上来搂住男人的手臂,“叶帆,我们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今晚我去你家好不好?”叶帆笑着眨眨眼。

    冯月盈欲语还羞,鼓了鼓嘴,最后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离开餐厅,走向停车场,刚一出门,叶帆就发现有人跟着。

    令他感到意外的是,这人的实力竟然还不俗。

    来到寒风凛凛的室外停车场,找到车子后,叶帆先让冯月盈上车,随即才转身,望向那一路跟来的男子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看起来四十岁上下,皮肤较白,留着两撇胡子,穿着身黑色风衣的男人,浑身散发着一股子阴森诡异之气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事吗”,叶帆笑着问。

    男子眯了眯眼,笑吟吟道:“小兄弟,敢问是哪个家族的人?”

    “没有家族,就我一个人”,叶帆说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既然没什么背景,那小兄弟你还是不要逞强了,你那女人,被我们大少爷看上,是她的福气”,男子笑着劝道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那名染着头发,穿着皮衣的男子,带着两个保镖,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王伦严,你还磨磨蹭蹭干嘛,直接把这小子放倒,把那女人给我带走!”男子目光阴狠地盯着叶帆,“敢动我的人,真是不知道‘死’字怎么写”。

    坐车里的冯月盈见到这一切,既忐忑又气愤,若非叶帆拦着,都想直接报警了。

    王伦严恭敬地说:“魏大少,不用着急,该是您的,肯定是您的”。

    “那还不快去!?”魏大少骂道。

    王伦严点点头,朝着叶帆靠近,一脸无奈的样子:“小兄弟,你说你是何必呢,跟我们魏大少抢女人”。

    叶帆觉得有趣,“她是我的女人,分明是他来抢我,怎么反倒成了我抢他了,这是什么道理?”

    “讲道理是没用的,最后站着,才有资格讲”,王伦严笑眯眯地一咧嘴,突然快步上前,朝着叶帆就是一掌打来。

    这一掌也没什么稀奇,就是普通的拳脚功夫。

    可是,当这一掌快到叶帆面前时,从他的袖口里,忽然喷出了一股蓝灰色的烟雾!

    叶帆眉头一皱,他发现这毒烟很是不寻常,身体快步后撤,避开了这烟雾。

    王伦严看一攻不成,忽然又掏出一小瓦罐,打开了罐子后,从里面跳出了一大堆蜘蛛。

    这些蜘蛛大多是黑色,背部有幽绿色的斑点,虽然个头很小,但却是能够快速地移动和弹跳,煞是难以防备!

    王伦严不知道用什么方法,手一挥,这些小蜘蛛竟都开始朝着叶帆的方向围攻。

    “尸蛛?”

    叶帆终于认出了这些小东西的来历,所谓尸蛛,是一种专门吃腐肉尸体的有毒蜘蛛,它们种类很多,平时并不太看得见。

    一些用毒的巫师、法师,和一些古武门派,会在瓦罐中培养这些尸蛛,通过特殊的方式,指挥尸蛛进行攻击。

    一旦被尸蛛咬到,普通人就会全身溃烂,由外而内,逐渐死亡,通常还是无药可医,不死也废掉半条命。

    据叶帆所知,在夏国,只有一个云省的门派,还有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“诶?你竟然还认得?只可惜……认得也救不了你的命!”王伦严邪笑着,指挥尸蛛包围了叶帆。

    叶帆叹了口气,任凭这些尸蛛爬上自己的身体,对他一通乱咬。

    他不慌不忙,把这些尸蛛一大片一大片地按死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你就算把尸蛛弄死,你也已经无药可救,非要守着个女人,连自己小命都丢了,你这又是何苦”,王伦严摇头笑道。

    叶帆却是不慌不忙地走上前,道:“你是阴尸门的人吧,为什么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王伦严古怪地看着他,“你竟然知道阴尸门?你到底是什么人……等等!你被尸蛛咬过,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问为什么我没中毒?”叶帆耸了耸肩,“很奇怪么,尸蛛的毒只对普通人有用,可惜……我不怎么普通”。

    王伦严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妙,下意识地倒退,到那魏大少身边,“大少,我们要不撤吧,这小子太邪乎了……我们还是办正事要紧”。

    “你这没用的东西!那我们不就脸都丢尽了!?”魏大少恼羞成怒,突然拔出一把腰间藏着的手枪,对着叶帆就是“砰”地射出一发子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