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245章 水鬼
    第0245章 水鬼

    0245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魏大少竟然真的在市区就开枪了,虽然这是午夜,又是停车场里,没什么人,但终归是开枪了!

    “大少!”

    王伦严想阻拦,却是来不及,心想着,又得通知家族的人,用关系把这件事摆平了,真是麻烦。

    自然的,在这几人看来,叶帆是必死无疑了。

    可谁想到,叶帆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,一只左手的两根手指,夹着一枚发烫的子弹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……”魏大少目瞪口呆,活见鬼了一样。

    王伦严则忙咽了咽口水,讨好地说:“原来……原来是位大高手呀!这真是冒犯了!大少,我们走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比魏大少见得多,知道能徒手夹住子弹的,绝对不是他们能招惹的人物。

    魏大少则是咬牙道:“怕个鸟!我可是魏少军!白玉楼的大少爷,他不是连家族背景都没吗,我怕他干嘛!?”

    说着,魏少军上前叫嚣道:“喂,小子,听说过云省魏家白玉楼吗?”

    叶帆眯了眯眼,果然是云省的,魏家……不就是五大地下家族之一的那家么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魏家的大少爷,怎么突然出现在华海,但叶帆也懒得多管。

    “大好的夜晚,遇到你们,可真是扫兴”。

    叶帆也不想再忍让,这种货色留在世上也是祸害,索性直接把手上的子弹,弹射了回去!

    “噗呲!”

    魏少军都没搞清楚状况,还在准备恐吓几句呢,脑门上就出现了一个血窟窿!

    “大少爷!!”王伦严和俩保镖脸都绿了,毕竟叶帆的出手,实在太突然了!

    一般人听到这是魏家大少爷,再怎么都会忍一忍,哪怕不怕,也会让个三分。

    哪像叶帆,竟然一言不合,就把魏少军给杀了!?

    坐在车里的冯月盈也捂住了小嘴,差点没叫出来,她虽然知道叶帆厉害,可这一连串的功夫,已经让她失去思考能力了。

    叶帆则是默默地坐回车里,也懒得管王伦严几个怎么叫喊,开车前往冯月盈所住的小区。

    路上,冯月盈惊魂不定地道:“叶帆,那个人……那人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死得很彻底”,叶帆说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会不会有什么麻烦?”冯月盈担心地问。

    叶帆也不想让女人太多压力,笑着道:“他们是江湖人,会按江湖规矩来找我报复,但他们那家族,我没放眼里,你不用替我太担心,我心里有数”。

    冯月盈自责地说:“都怪我,如果不是我……你也不会摊上这种事,怎么我总是给你添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盈盈,你这什么话,难道你长得好看,也是你的错?那种草包大少爷,能活到今天,无非是之前没碰到比他强的人,不然,估计早死在别人手上了”,叶帆摇摇头叹道。

    他也见过上官家、东方家、孙家的人了,没见过魏少军这么蠢的地下家族成员。

    来到冯月盈所住的月牙湾小区后,叶帆发现楼道里那些油漆全部都清理过,换了新的油漆。

    门也换了一扇,总算是看起来和以前一样了。

    因为身上有不少尸蛛留下的痕迹,叶帆也不让女人碰他,先跑进浴室里,洗了一个澡。

    冯月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让自己安静了一下后,也就不去多想魏少军的事了。

    听到浴室里的水声,冯月盈突然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两人已经同床共枕过,但毕竟没做过那种事,等下万一男人要求的话,自己该怎么做呢……冯月盈胡思乱想着。

    “盈盈,毛巾是哪块啊?”突然,浴室里传出叶帆的询问。

    冯月盈才想起来,之前有在超市买新的浴巾,于是忙取了一块,然后来到浴室门口,弱弱地问:“我……我放门口,你自己拿吗?”

    浴室门却是打开了,叶帆赤着脚,光着身子,站在女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啊!”冯月盈娇呼,整张脸都燥热起来,忙扭头不敢去看。

    叶帆坏坏一笑,一把将女人拉进了浴室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干嘛呀?!”

    “洗澡啊,你不也没洗吗,我们一起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别……衣服都湿了啦!”

    “湿了就脱啊,来,我帮你……”

    冯月盈自然是不让,这也太羞人了,但不等她反抗,男人已经堵住了她的嘴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唔唔……”

    水雾迷蒙之中,只剩下阵阵娇柔婉啼。

    静谧的夜晚,屋内温暖如春,而屋外,显得寒气逼人。

    暗无星辰的夜空,蔓延无边,直到远方,一片安静的海域,又有了点点灯火。

    那是一艘小小的渔船,船上是一户渔民家庭,父母和儿子媳妇儿,一家人风吹日晒,都肤色黝黑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点,母亲和儿媳都睡了,渔民父子则在船头喝着白酒,就着点花生米和鱼干,讨论着家里生计。

    突然,船后面,传来人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谁醒了这是,孩子他娘?”渔民父亲吐了口烟,探头回望。

    儿子也是纳闷,就算母亲和媳妇儿醒了,上个厕所也不会走到船头来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个浑身滴着水,头发遮了半张脸,全身湿漉漉的男子,从阴暗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的衣服上全是水草,衣服中间还有一个窟窿,残破不堪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谁!?”

    父子二人都吓得跳了起来,紧张地看着跟鬼一样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男子根本不理会他们,看到前面一小桌子上摆放的花生米和鱼干,他就疯了一样,扑过去,用手抓起食物,就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“吗的,到底是人是鬼?!”儿子怒了,拿起旁边一只板凳,就朝这水鬼一样的男子后背砸去。

    “哐当”!

    凳子竟然直接砸得散架了,但这男子却仿佛根本不疼,只是回头,用一双血红的眼睛,死死盯着这渔民儿子。

    儿子一哆嗦,手上破掉的凳子也摔落了。

    水鬼男子突然暴起,一把抓住了这渔民儿子的咽喉,然后一扯!

    咽喉被扯破,血肉模糊,儿子当场就被杀死。

    老渔夫惊呆了,哭嚎着,发出野兽般的吼叫,冲上去就要跟这闯入者拼命。

    但这水鬼一样的男子,直接用头就往老渔夫头上一撞,这老渔夫整个脑袋被顶得头骨碎裂,当场也是毙命。

    水鬼杀完这对父子,继续开始狼吞虎咽起来,他饿疯了,身体急需要能量补充。

    直到几分钟后,似乎听到外面的嚎叫声,半梦半醒的婆婆,从船舱出来,见到了船头的情形,陡然发出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“啊!——”

    男子眼神阴森地回头,看着那老妇人,嘴里喃喃:“吃的……我要吃的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