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255章 汉堡
    第0255章 汉堡

    0255

    “卧槽!你他吗是不是脑子有坑啊!?是一百吧!一百多万!?我这宝马都才七十多万啊!!”曾健大吼道。

    苏轻雪也听到了这数字,一脸诧异地看向身边的叶帆。

    女人发现,叶帆竟然一脸淡定,似乎早知道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苏轻雪顿时感到背后一凉,想起上次艾力克大师的事情,心里不淡定了……

    难不成,这男人连骑的小破车,也是来历不凡的!?可他不是从人家手里花九十买的二手车吗!?

    余思娴也急了,忙说道:“王师傅,你是不是看错了?还是我们听错了?”

    王泽博一脸疑惑,“两位不知道这个车的来历吗?我以为两位是知道的,所以才特意叫我来定损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辆自行车,这么老这么旧,还能有个屁的来历啊?!”曾健喊道。

    王泽博点头,“对啊,就是因为又老又旧,所以才是古董车啊,这是一辆1938年由瑛国邓卢普公司生产的‘汉堡’自行车。

    它的时代特殊性,让零件很多是产自菏兰、艾尔兰,这车是首批,后续的到1953年就停产了。

    THE-HUMBER是古董自行车收藏的顶级品牌,我看了,这车底部有汉堡的标志,中间图案是牵手的五个人形图案配有商标字样‘the-humber-trade-mark’及‘humber-ltd–england’。

    顶部则是瑛国皇室徽记配‘by-appointment–to-the-late-king-ge-ⅵ’,就是乔治六世指定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可是皇室贴标的车,地位当然非同一般了,十几年前这车就拍卖到四、五十万了,到现在,一百万真是最低价格了。

    关键这个车保养了不错,虽然挺老挺旧,但基本上是完好的。一百万也是根据实际有的交易记录得出的价格,如果碰到有心的买家,可能两百万三百万,都愿意买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扯淡吧!就算是古董自行车,我又不是没见过,一般不也就几万块钱一辆吗!?”曾健声音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王泽博苦笑:“是没错,但这辆汉堡实在年份太久了,已经有七十多年,听说连邓禄普公司都在满世界求回购这款车,想去做宣传用。

    要是纯粹汉堡的古董车,便宜的几千或者几万都是正常的。关键在于,我不是说了么……这是首批,绝版,意义自然非同一般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刚才我也吓了一跳,因为这车我以前就在一家博物馆见过一次,那家博物馆是花了八十万收购的,现实中有人骑这车,真是稀罕呢”。

    听到王泽博的这番解释,曾健和余思娴就跟吃了苍蝇似地难受,大眼瞪小眼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好么,本来以为自己的宝马撞掉人家的“小破车”,赔个几百羞辱一下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谁知道,自己的宝马,在人家的古董自行车前,才是真的小破车!

    竟然骑个价值百万的古董车走街串巷,这个叶帆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!?

    苏轻雪也是回过神来,一双美眸睁得大大的,盯着叶帆:“你真的是买的二手车?不是别人送你的吗?”

    “真的啊,我问一老大爷买的,他说年纪大了,骑不动了,我就问他买来了。嘿嘿,反正自行车不骑是也生锈浪费,我这也是为了车好”,叶帆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根本是故意的,哪有用九十买个百万的自行车的?!”苏轻雪都替那老大爷可怜。

    叶帆耸了耸肩,“那老大爷又用不到这车了,再好的车,都是要骑的,我给了这车新的生命,这不是比放在储物间里吃灰尘好么?

    你真以为那老大爷是不懂吗,他可能也是看我顺眼,见我经常免费帮他们小区修点水管电器什么的,想半送半卖给我吧,不然的话,一般咱这个年纪的,谁会想骑这辆车呢?”

    苏轻雪目光复杂地看着男人,“那你为什么以前不跟我说,我之前还让你把这车丢出去呢”。

    “嘿嘿,没必要啊,我知道你不会真的把车丢出去”,叶帆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苏轻雪语塞,轻哼了声,嘀咕:“别一副很了解我的样子,赶紧把事解决”。

    叶帆笑了笑,走上去道:“怎么样,想好怎么赔钱了么?”

    曾健一脸懊恼之色,“老子的叔叔是曾院长,你敢问我要一百万?你是想钱想疯了吧!?”

    余思娴也忙说道:“对啊,亲爱的,这家伙分明是敲竹杠,赶紧打电话给叔叔,看他怎么横!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提醒!”

    曾健忙拿出手机,开始拨打电话。

    没多久,电话通了,曾健一副受委屈的口吻,说:“叔叔,我被人碰瓷了,一家伙自行车刮到我的车,还要我赔偿一百万,说是古董车……您看这怎么办啊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一旁的王泽博很是尴尬,朝叶帆小声道:“先生,人家背景深厚,我看要不少算点得了,他的保险还能赔偿五十万,少拿几十万,不至于摊上事啊”。

    叶帆当然不会答应,这辆古董车陪他走街串巷,做了两年兼职工,劳苦功高的,“死”也要死个明白。

    叶帆道:“一百万都少拿他了,他要叫人帮忙,就让他叫吧”。

    “可是这么下去,我怕先生你会吃亏啊”,王泽博也是好心劝一句。

    一旁的苏轻雪听到这话,道:“他能打电话,我们就不能打么?”

    女人说着,拿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,正是苏家的亲信律师,张瑞。

    “张律师,我碰到了点事,你替我去处理一下”,苏轻雪简单说了两句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另一头,曾健已经觉得事情处理妥当,得意洋洋地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还打算请律师?你们以为,律师在我叔叔面前,能有什么屁用么?”

    余思娴咯咯笑着,依偎在曾健身边,“亲爱的,我已经等不及要看他们被抓走了,这个家伙上次害我被抓,这次他碰瓷,我们可不能放过他”。

    曾健咧嘴道:“那是当然,宝贝儿你放心,等下我就带去防卫局看好戏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曾健的电话又响了,他一看,哈哈乐道:“是我叔叔,看来事情解决差不多了,我叔叔就是效率高啊”。

    曾健接起电话,正要问问什么情况了,却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一通劈头乱骂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混小子!你敢骗我!?人家锦绣集团的董事长会去碰你的瓷!?”那头的曾院长声音大到快要震碎曾健的耳膜。

    曾健整个人都懵了,僵硬在那儿,过了足足十几秒,才颤抖着问:“叔叔……你……你说什么?锦绣集团?董事长!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