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276章 唯一的希望
    第0276章 唯一的希望

    0276

    童慧珍忙不迭上去阻拦,惶急地说:“伟明,千万不要乱说!你别紧张,快进去,妈妈跟你慢慢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还解释什么!?我……我才不跟这种变态杀人狂待在一起!我……我要去报警!!”

    苏伟明吓得魂不守舍,转身就要跑。

    一旁的女学生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汉语,只能不停得问着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你们在讲什么?”

    苏伟明咬牙道:“别废话了!赶紧跟我走!!”

    就当他拉着女学生,打算跑去自己的奥迪车时,却突然发现,宋星河已经挡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宋星河脸上露出一个微笑,但这种笑容,在苏伟明眼中,却阴森地瘆人。

    “听你妈妈的话,进屋子去”,宋星河说。

    苏伟明汗如雨下,战战兢兢地倒退着,心里的恐惧,让他只能默默进到屋子里。

    那澳洲女学生一脸茫然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宋星河却是忽然伸手,一把捏住了那白人女学生的脸。

    “唔!”女学生惊呼一声,下意识地就要反击,推开宋星河。

    但是,宋星河直接一个踢腿,膝盖正好撞击在了女生的腹部!

    “啊!”女生惨叫着,蜷曲身体。

    宋星河拎着女生的衣服,就跟拖一只行旅箱似的,强行拖进了屋子里,并且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苏伟明看到这一幕,害怕地问:“你……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宋星河看了他一眼,一脸理所当然地说:“你带这个洋妞回家,是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苏伟明脸色一阵红一阵白。

    宋星河邪笑:“你的目的,就是我想要做的事”。

    说着,宋星河根本不管旁边还有童慧珍跟苏伟明在场,就把这白人女学生的外套,直接扯了个粉碎……

    没多久,一楼客厅里,就传出了女生的凄厉惨叫声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声音平息了下来。

    宋星河的手在这女生的脖子上,用力一捏,直接让这个刚刚才被践踏过的女人,就这么瞬间毙命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切,苏伟明吓得快要尿裤子了,童慧珍也是目露不忍之色。

    宋星河则是心满意足地起身,一脚踢开了地上的死尸,咧嘴笑道道:“在船上天天玩你老妈,也有点腻味了,换了个口味,倒是要谢谢你这么贴心,还带个年轻女学生过来”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苏伟明诧异地看着一旁的童慧珍。

    而童慧珍面露羞惭之色,被儿子听到这种事,当然很是丢人,可她不知道为什么,想起在船上的那些事情,又让她浑身燥热。

    “伟明,多亏你宋叔叔,妈妈才能得救的,以后妈妈就在澳洲陪你,我们可以重新生活了”,童慧珍说。

    苏伟明一脸纠结之色,“一起生活?你们要跟我住一起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妈妈可以在这里照顾你,以后我们就不用分开了”,童慧珍满怀期待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吗!?我的钱本来就只剩几百万了,我自己还嫌少呢!你们还来,钱哪还够?!

    而且,你要我跟你和这么一个杀人凶手住一起!?”苏伟明惊呼。

    童慧珍忙解释道:“不会有事的,你宋叔叔本事很大,他有很多办法可以保护我们……钱不是问题,他肯定有办法赚到钱的!”

    苏伟明却是退了开去,摇头道:“我不想看到你们这对令人恶心的奸夫淫妇,我一个人好好的在这里过日子,你干嘛还要带这么个家伙过来找我!?

    你要真为了我好,你就和他永远地从我眼前消失!!不要再来害我了!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童慧珍整个人都愣住了,她眼中流露出一阵悲恸之色。

    “孩子……我……我是你妈妈,我是关心你,想念你……我才来找你的……我怎么会害你呢……”童慧珍泪水簌簌落下。

    苏伟明摇头道:“我才没有你这种下贱,不知羞耻的妈,你想跟这个变态在一起,是你的自由,但不要连累我!!”

    说完,苏伟明就扭头跑向屋外,他要立刻跑走,不想被牵涉进这种危险的事情里。

    可宋星河却如同鬼魅,一下就挡在了大门口,一脚,把苏伟明踢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伟明!”

    童慧珍哭着跑到儿子身边,想要扶起他。

    但苏伟明只觉得愤怒异常,又担心在这里会被宋星河杀掉,一心只想着逃命。

    他一把将童慧珍给推开,大吼道:“滚开!别来害我!!”

    童慧珍被推得一个踉跄,摔倒在地上,看着自己儿子那一脸的厌恶之色,心就跟被剁碎的饺子馅一样。

    妇人脸上一片灰暗,似乎感觉整个世界都暗淡无光了。

    苏伟明觉得这样强行逃跑,根本没机会,索性跑到楼梯旁,拿起一个悬挂着的棒球棍,警告着说:“宋星河!你敢再打我,我就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说着,苏伟明绕向厨房,他打算从后门逃跑。

    只可惜,宋星河依然挡在了他的面前,一脸邪笑地道:“你母亲可是为了你,多少次想死都挺过来了,好不容易见到你,你这么嫌弃她,她可多难过啊?”

    “哼,她要是为我好,怎么会把你带来!?让开!!”苏伟明疯了一般,朝宋星河一棒子砸下去。

    宋星河目露寒芒,一拳头打断了那棒球棍后,另一只手扣住了苏伟明的脖子。

    赶过来的童慧珍见到这一幕,忙跪在地上哀求:“宋先生!求求你!不要伤害他……让他走吧……我做牛做马都会报答您的!他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苏伟明也露出哀求之色,他一边艰难地呼吸,一边朝着童慧珍喊:“快救我……妈……我不想死啊……”

    童慧珍这会儿也顾不得刚才苏伟明对她说的那些话,扑到宋星河脚边,抱着宋星河的大腿哭道:“宋先生……看在我这么尽心尽力伺候您的份上……饶了我儿子吧,她已经是我唯一的希望了……”

    宋星河蔑然道:“你不过是我随手捡来的一条母狗,没资格跟我谈条件……”

    言罢,宋星河的手一用力,苏伟明瞬间断了气……

    “不!!——”

    屋子里,长长地回荡着女声撕心裂肺的凄凉叫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