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316章 你是医生吗
    第0316章 你是医生吗

    0316

    滕子乔冷哼一声,手上的银龙剑发出悦耳的轻吟,整个人腾空一翻腾,剑朝着段丰的脖子处一记妖娆的缠绕!

    段丰却似乎知道这一招,伸手强行去抓滕子乔的软剑!

    “你!?”滕子乔一惊,这人竟然有手去抓剑!?

    鲜血从段丰手掌出来,锋利的剑刃直接切到了段丰的骨头上!

    但是段丰咬牙忍痛,将滕子乔灵动的身法也给打乱。

    他突然反身过去,一刀子劈向滕子乔的同时,身体内的真气达到了一个爆炸似的强度!

    “真气自爆?!”

    滕子乔终于知道,这家伙是想做什么,这是一些特殊的功法,能做到的将真气不断压缩,达到爆炸般的释放效果,所使出的一种同归于尽的功夫!

    “银龙剑!跟我老段一起死吧!!”

    段丰知道自己不敌,索性打算一换一,舍身取义!

    “休想!!”滕子乔直接松开了软剑,然后身体倒退的同时,凝聚出一面太极真气的护盾!

    一道屏障如同水流转动,在滕子乔面前出现。

    “两仪无极盾!”

    盾面张开的瞬间,刚好段丰的身体也跟着爆炸开来,炽烈的真气和血肉狂炸,惨不忍睹!

    滕子乔身前的那面真气护盾虽然抵挡了大量的爆炸威力,可还是将他的身体给震飞了出去!

    “队长!!”

    “滕队你怎么样!?”

    一群穿着便衣的军士,朝着滕子乔跑过去。

    滕子乔从地上站起身来,吐了口血沫子,一挥手道:“没事,稍微有点内伤,但这个段丰的真气不如我,伤不了我根基”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滕队,刚才可真是凶险,我们都根本帮不上忙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没想到对方来了这样的高手,如果不是滕队亲自过来,可就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滕子乔摇摇头,“大家都辛苦了,我们还是先去把顾宇院士保护起来,然后安抚群众,联系附近的部队,过来把群众送到安全的地方去吧。”

    一群士兵纷纷听命,然后开始去分头行动。

    可是很快,两个士兵就带着一个看起来四十来岁,穿着黑色大衣,戴着黑框眼镜的男子过来。

    “滕队!顾院士胳膊中枪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!?”滕子乔上前去,皱眉道:“不是让你们一定要保护好院士吗!?”

    顾宇院士则摇摇头,“刚才实在太乱了,来保护我的两位已经尽力了,而且他们也都牺牲了……我受点伤没关系”。

    “那不行,万一小伤处理不好,会出大事……这样,所有人尽快去找有没有医生,帮院士处理伤口!”滕子乔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众人应诺。

    滕子乔收起软剑,刚要过去看看狼藉的车厢,却发现,很多乘客早就都走了出来,而且全都跑到了车厢后面的安全地带。

    他们这群当兵的过去,正要开导和带乘客们出来,显得有些多余了。

    “滕队,好像已经有人救援过了,很多伤员都说是被人救到车另边去了”,有队员向滕子乔汇报说。

    “哦?刚才这么乱,还有人能做这种事?”滕子乔皱了皱眉头,有些好奇地带队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没准是车上有医生?”

    “那赶紧去看看!”

    当来到动车的另一边时,滕子乔等一干人发现,竟然那里躺了足足二十几个伤员,那些伤员的亲属、朋友等,都在那里照看着。

    大家似乎是发现这个地方比较安全,一两百人都已经在这里待着。

    这些人自然是叶帆背过来救治的,叶帆正忙着给新拖出来的伤员进行包扎。

    “先尽量止血,他的大腿有子弹,这里不方便取出来,容易感染,等去了医院再把弹片取出来”,叶帆处理完一个男子的腿伤,对那男子的妻子交待着。

    滕子乔带人走到叶帆身边,疑惑道:“这位先生,你是医生吗?”

    叶帆抬头瞅了他一眼,“打完了?那还愣着干嘛,去叫救护车啊!”

    “你这什么态度!?我们滕队问你话呢!”一个旁边的士兵训斥道。

    滕子乔拦着士兵,道:“他不认识我们,很正常。这位先生,我们是‘龙魂突击队’的,你肯定是没听说过我们。

    但我们这次是执行非常重要的任务,保护一个非常关键的科学家,他现在受了点伤,你是医生的话,请尽快跟我们去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龙魂突击队?

    叶帆心想,难怪是太极门的人都来了,原来是龙魂中,由龙王直接管辖的古武者特种部队。

    一般的龙魂队员,都是隐藏在暗处的特工,但龙魂突击队,是明面上的,负责正面战场。

    而且由于是龙王亲自作为总指挥,所以地位还比一般的特工高,甚至可以无视军师谢临渊的指令。

    相比于那些隐藏于暗处的特工,龙魂突击队是更容易得到军功的,所以,一般背景好的门派、家族,更愿意让后辈加入突击队,而不是危险还不容易捞好处的特工组。

    只不过,不管他们是特工,还是突击队,叶帆都不会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受什么伤?”叶帆问。

    “手臂中枪”,滕子乔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点小伤,自己绑一下延缓流血就好了,我这里还有别的伤员更严重呢!”叶帆说。

    一旁的一个士兵怒了,“顾宇院士的地位能跟一般人比吗?你连孰轻孰重都分不清!?”

    这些士兵大多出身不凡,自视甚高,自然而然的,都觉得社会上的人应该尊卑贵贱,分得清楚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来,却是引得在场的很多普通乘客感到不满。

    “当兵了不起啊!?我们的命不是命啊!?”

    “就是!院士也是人,我们也是人,怎么就得先去救他?”

    “这么金贵的命,干嘛跟我们坐一辆车!?”

    一群乘客义愤填膺,开始回击。

    几个突击队的队员面色涨红,正要发作,却被滕子乔拦住了。

    滕子乔皱眉道:“大家听我一句,我这个手下只是心急了,我们当然希望每一位伤者能平安。今天是我们的部署不够周全,让大家遭罪,是我们的不对!”

    看到滕子乔这么诚恳的样子,在场的人也都慢慢平息下去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请你处理完这里的伤者后,去帮顾院士处理下伤”,滕子乔道。

    “让他自己过来,手伤了腿又没伤!”

    叶帆也懒得搭理他们,看到又有一个伤员被抬过来,家属在哭,就立马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吗的!这小子敢无视我们!?”

    “就是,拽什么拽!要不是我们冲锋陷阵,还轮得到他在这里救人?”一群突击队队员愤愤不平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