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370章 怎么起来了
    第0370章 怎么起来了

    0370

    “既然要的是铠甲,直接派人钻进去,把铠甲取出来便是了,何必打捞那潜艇?”张局说着,望向一旁的谢临渊,“军师,你说呢?”

    谢临渊正喝着茶,想了想说:“不管是潜艇还是铠甲,都不需要真的打捞,装个样子,吸引一下镁军的注意力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为什么?”陈教授纳闷

    “那一片海域没被核污染,说明反应堆在当时已经停止运作,那就对我们没什么威胁了。至于那战争铠甲,只出现了一套,说明还很难做到量产,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等到我们把地球轴心上的科技,做成更多实用的武器,还稀罕它那套铠甲干什么。

    那潜艇,就是个诱饵,我们时不时派人去溜达一下,让他们以为,我们很紧张他们那套铠甲,给他们一种错觉,他们的科技还很有优势,那就行了”,谢临渊道。

    在座几人纷纷点点头,张局长笑道:“耍这套,还是你军师在行……”

    谢临渊摆了摆手,扭头望向书桌最里面的一个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这男子一对剑眉,面部轮廓分明,充满了威严仪态,一头披肩发的长发,带着几缕灰白,一身黑色的翻领皮衣,勾勒着他雄壮的上身。

    “龙王,你怎么今天一声不响?”谢临渊好奇地问了句。

    这名中年男子,正是龙魂的核心人物,统领着龙魂特工组和龙魂突击队的龙王。

    龙王伸出一只长长的手臂,手指按在了地图上,夏国北方一片高原地区。

    “上周,修罗会的人,出现在了这一区域”。

    谢临渊点点头,“是啊,一支小分队,不过已经被三组消灭了”。

    龙王眯了眯眼,“你们不好奇,修罗会跑这里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传播他们那什么狗屁教义了,想搞分裂活动”,张局不屑地说。

    “想传教义,何必去这种人迹罕至的地区,语言不通,交通不畅,哪点比得上我们江南的一些地区?”龙王又问道。

    在座的众人都面面相觑,陈教授道:“可能就是我们在南方布置了太多人,他们觉得很难突破,才跑去那里吧?”

    龙王眯了眯眼,“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,他们如果只是想传播他们的教义,派一两人悄悄进去,不是更好么?何必派这么一小队人马,引起了我们的注意,偷鸡不成蚀把米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龙王您以为是什么原因?”又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龙王摇摇头,“我不知道,但我觉得……或许我们该查上一查了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这时,谢临渊手机震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谢临渊颇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拿起手机看了眼,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军师,开会的时候,你怎么还接手机啊,很少见你这么不专业啊”,有人玩笑道。

    谢临渊一脸苦笑,“我也是设置过来电提醒的,有些人的电话,必须随时接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莫非哪位首长找你?”

    谢临渊摇摇头,玩味地说道:“这位……比首长还难伺候啊……”

    言罢,谢临渊接起了电话,问:“老大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在旁的众人面露疑色,竟然能让谢临渊喊“老大”,那又是什么人?关键还是当着龙王这个直属上司的面。

    龙王则是眼角动了动,也不吭声,默默拿起茶盏,抿着茶水。

    等谢临渊接完电话,脸色有点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“老大……我等会儿回你电话,我想想怎么处理……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后,谢临渊朝龙王一咧嘴,“龙王,你就别装了,在坐的其他几位听不到,你肯定听清楚我电话里那位说的什么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又怎样?”龙王笑吟吟问。

    “上次你跟我说,想跟他谈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,我感觉……这是个不错的契机,你说呢?”谢临渊目光闪烁地问道。

    龙王的手指轻轻敲打了几下书桌,目光落在了地图上的宿城位置。

    “徐茂林老将军的寿辰……作为晚辈,登门祝寿,倒也情理之中……”

    在座的其他人一阵纳闷,根本不知道龙王和谢临渊到底在谋划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家,凌晨一点,在主屋中,依然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徐明宇和几个族内的兄弟,都是愁眉不展,喝着浓茶,抽着烟,讨论着该如何把事情尽快解决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么下去,不是办法,不如我们直接找赵家的人谈谈,大不了其他地方吃些亏,总不能让爸的寿辰,见不到俩孙子啊!”徐家老二说。

    “哼,赵家要是能跟咱谈,哪会直接下狠手?我看……还是不要去自讨没趣了”,徐家老三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他乃乃的,老子恨不得拿枪上赵家,干了那赵国鹏王八蛋!”徐老二恼火道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后面传来,“大晚上的,都不睡觉,嚷嚷什么呢?”

    几个兄弟一惊,见到徐茂林在老管家闫辉的搀扶下,正缓缓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,您怎么还不休息啊?”徐明宇忙上去帮着搀扶。

    徐茂林却是一把推开儿子,“扶什么扶,当我真走不了路?一人扶着就成了”。

    老人家坐到位子上,道:“我听说,家里出事了?”

    徐明宇知道瞒不住了,只好道:“对不起,父亲,我教子无方,阿亮跟阿云,牵涉进了一个案子,被带去调查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,这不怪那俩小子,都是赵家那老匹夫赵尚苍搞的鬼,给他孙子出气呢!”徐老二喊道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徐茂林不怒而威地训斥道:“赵副主席当年叱咤夏国政坛的时候,你还是个穿开裆裤的娃娃呢!

    尊重别人,才能受别人的尊重,你这种话万一传出去,小心酿成大祸!”

    徐老二吭吭哧哧,其他几个徐家子弟也没了脾气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短时间内,那俩小子是出不来了?”徐茂林想了想问道。

    “恐怕……没个一两个星期,是出不来了”,徐明宇如实道:“毕竟进去了,什么都要查一遍,问一遍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怕那俩小子顶不住,在里面说错了话,被赵家抓到把柄,那可就前途尽毁了”,徐老三担心说。

    徐茂林点点头,道:“若是他们自己做错了,那也怪不得旁人。我徐家的人,能屈能伸,你们也不要太在意外人的看法”。

    “是,父亲”,几个兄弟纷纷应是,但显然情绪还是很低落。

    徐明宇想起什么,好奇道:“父亲,您平时不都十点就睡下了吗,今晚怎么起来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