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451章 光荣使命
    第0451章 光荣使命

    0451

    “瘦可以,可胸这儿和屁股那儿,可别瘦了,不然我就不喜欢了”,叶帆邪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,你就整天想着这点事,难道我身材不好点,你就不爱我了吗?”宁紫陌幽怨地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开开玩笑的,这不看你压力大,精神都绷着呢”,叶帆说。

    宁紫陌幽幽叹道:“我当然压力大了,你以为我看不出来,宁家那伙人,甚至孙家和东方家,就连上官琴,都是畏惧你,想要巴结你,才会听我说的话。不然的话,他们根本不会对我服气。

    我必须尽快地能够独当一面,而不是靠你去压迫他们,不然久了,下面人心就会散了的。”

    叶帆笑道:“别着急,你把‘天一生水’好好练上去,迟早实力会足够的,而且一个领导者只要能给下面的人实在的好处,能让各家都有利益可图,谁会没事地挑你的刺?”

    “嗯”,宁紫陌伸手搂住叶帆的脖子,说:“那我明天就要坐飞机去川省了,你会不会想我?”

    “当然会了,不过我后天也要去琺国了,可能有段时间要见不到你了”,叶帆坏笑着,伸手进宁紫陌的衣服里,“宁儿,今晚我们就来个临别前的激情?”

    宁紫陌忙拦着,“哎呀,别这样,我忙了这两天都没洗过头发,你看我头发都油了,臭臭的,等我去洗个澡,洗个头发再来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你哪有臭?你浑身都这么浓的女人香,洗掉它干嘛?我就喜欢闻你身体散发的味道,特别是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说着,也不管宁紫陌的娇呼和哀求声,身体往下挪移,快速地褪下了女人的裤袜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你干嘛呀,我……我都没洗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宁紫陌已经无法说清楚了,香闺里只剩下婉转的娇啼声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直到深夜,叶帆打算回家睡觉,毕竟夜不归宿,跟晚点回家,还是有本质区别的。

    可刚一出茶舍,叶帆就发现有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,正在黑夜里抽着烟,等着自己。

    不用看正面都知道是谁,叶帆乐道:“老谢,你怎么突然来了?”

    谢临渊一抬头,咧嘴笑道“老大,你这日子滋润啊,哪头都是温柔乡,这么多大嫂,炼狱岛上的莎莉叶估计都恨上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少来这套,你来这里肯定不是跟我耍贫嘴的吧”,叶帆也不客气,直接把谢临渊手上刚点着的烟,拿了过来自己抽。

    谢临渊点点头,道:“走,咱去找个小馆子吃点夜宵,我坐飞机过来,都没吃晚饭”。

    叶帆自然没意见,开着车,带谢临渊来到附近的一家老北平火锅店。

    两人点了几盘牛羊肉,一盘蔬菜和几盘豆制品,一边喝酒一边吃着,也是颇为享受。

    “哎,真怀念当初在西波利亚的日子,那雪下的,那冻得跟狗一样,老大你也不知道从哪拽来一头野牛,杀牛,喝牛血,烤牛肉,那滋味,真是这辈子都忘不掉”,谢临渊感慨地道。

    叶帆笑了笑,眼里闪过一抹回忆之色,其实那种在野外求生的经历,他们经历得不再少数,毕竟一些亡命之徒,都是跑到人迹罕至的地方,有的是为了躲避追杀,有的是为了杀人。

    在那些远离普通人的地带,有这么一群地下世界的人,却是上演着不一样的人生。

    “老谢,是不是这次去欧洲,你们有什么特殊的问题,要跟我说”,叶帆摇晃着酒杯问道。

    谢临渊表情也严肃了些,“老大,要没事,我能大晚上跑来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白天已经见过萧馨儿了,怎么不让她给我带信?”叶帆纳闷。

    “萧馨儿虽然功夫厉害,但心性老大你也能看出一二,有些问题,不能跟她当面说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帆笑着问:“这么神秘?该不会是什么内奸之类的吧?”

    谢临渊愕然,竖起大拇指,“我草,老大,你神人啊!你怎么知道我是要说内奸的问题!?”

    “这点都猜不到,怎么当你们老大?”叶帆嘿嘿笑着,弹了弹烟灰,“怎么,龙魂出内奸了?”

    谢临渊郁闷地点点头,“虽然还不确定,但我和龙王都觉得很有可能,我们的团队里出了叛徒。

    你有所不知,我们这两年主要的一个要追查的组织,就是‘修罗会’,这个修罗会的修罗王,非常狡猾,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,来自哪里。

    只知道这家伙在我们的边境到处搞破坏,搞煽动,而且他的信徒和势力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我们虽然打击过很多他们的据点,杀掉了不少修罗会的人,上次老大你也遇到过的,就是那种类型的小分队,我们已经摧毁十几支了。

    但是,我们每次一有修罗王的具体坐标信息,派高手过去,就会扑个空。”

    叶帆眯了眯眼,“这么说来,你们应该有派人潜入修罗会吧?潜入进去的,也被他们除掉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已经有不下五个优秀的特工,潜入修罗会,但被他们发现暗杀了”,谢临渊叹息道:“这帮家伙不除,几个首长都一直给我们下压力”。

    “这么看来,确实是有内奸,以龙魂的特工水平,不被人告发,是不太可能连着被杀掉五个的……”叶帆道:“你们这次,是把有嫌疑的人,派去欧洲参加赛特评级大会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老大,但我们不确定,到底哪个是内奸,而萧馨儿又不擅长分辨这些,唯一值得信赖的,就是你了”!

    谢临渊恳切地道:“老大,帮我们盯紧点,我觉得,那个叛徒如果存在,趁着这次去海外,他肯定会想办法更多地和修罗会联络!因为他肯定有许多实物的情报,需要当面交给修罗会。”

    叶帆莞尔道:“我可不保证能不能分辨出来,老谢你都看不出谁是内奸,我就可能更不行了”。

    谢临渊叹道:“他们都是我的同僚,我看他们,是无法做到旁观者清的,老大你不一样,你看人很准,不然也不能带我们这些兄弟一路挺过圣战,你可是拆穿别人阴谋的专家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马屁越来越虚伪,我都听不下去了”,叶帆一举杯,“得了,这次就当免费帮你们一回,我还欠着你们龙魂两件事,本来这可是要算一件的!”

    谢临渊腆着脸道:“这都是龙王那货不要脸,兄弟我谢过老大了!保家卫国的光荣使命,就靠老大您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