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504章 十二把椅子
    第0504章 十二把椅子

    0504

    “你这个铁匠,怎么一点兄弟情都不讲?老大说得好,情和义,值千金,这么点钱,你斤斤计较有意思么!?”贝利尔大声说。

    叶帆一举手,“贝利尔,你提醒我了,你还欠我一个多亿呢,就算凑个整数,你还我一亿不过分吧?”

    贝利尔顿时脸都垮了,委屈地喊:“老大!我可是你最忠实的粉丝啊!你怎么这时候捅我一刀啊!?

    啊!!我好难过!我都不想活了!!你们合伙地都来欺负我,我这么辛苦地找个好地方等你们来聚会,一句好听的都没有,还问我要债!!

    我没兄弟们的本事,不会打仗,不会卖军火,更不会杀完人还跑得干净,我就是一个废物,我只会问你们借钱,可我又不会赚钱,要不你们就弄死我算了!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贝利尔说着,竟然扑在了地上,哭着打起滚来,一点脸皮都不要了!

    看着贝利尔耍赖的样子,叶帆和阿撒兹勒、阿斯蒙蒂斯都很是无语,但又忍不住想笑出来。

    雾夜蕶早就已经忍不住咯咯直笑了,“贝利尔叔叔,你的打滚求饶大法,一点都没退步呢”。

    贝利尔一抬头,可怜兮兮地说:“现在连雾夜侄女都瞧不起我了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……看来,我是没脸再见老大和兄弟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这时,外面一个声音吆喝:“老大!!你们都在里面干嘛!?来都来了,赶紧去玩几局啊!!你们再不来,利维坦要打我了!!”

    众人听声音就知道谁来了,转身看过去,一个大黑胖子,正咧嘴露着一口白牙,挺着个大肚子走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!”

    大黑胖子走过来,带起一阵风,重重地跟叶帆一个拥抱。

    要不是叶帆体格好,一般人被这一熊抱,估计要断气。

    “玛门,你这货,到了农场里,你该不会也是打牌吧?”叶帆看着这老黑,忍不住笑道。

    玛门除了喜欢满世界卖军火,私下就爱赌场和美女。

    “老大你不爱德州,我们可以玩你们夏国流行的麻将啊!我都行的!”玛门乐呵呵道。

    叶帆一挥手,道:“走,我们去玩玩,阿撒兹勒,你也别打铁了,一年到头打铁,虽然我们叫你铁匠,可这两天你就省省吧”。

    “好的,老大”,阿撒兹勒一板一眼地说。

    趴在地上的贝利尔一看,众人这是直接要走,根本不鸟他,不由哭喊:“老大!那我呢!?你就这样要抛弃可怜的贝利尔了吗!?”

    叶帆回头,道:“把酒桶带上,喝酒去!”

    “OK!!”贝利尔这才窜起身来,一把抱起了橡木桶,乐颠颠地跟上。

    众人来到农场主原本住的大宅里,这宅子的装修非常古朴而乡村,地上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。

    餐厅的长桌边,披着件大衣的利维坦正坐在那里,看着手上的一把牌发呆,脸色也沉着。

    见叶帆等人进来,利维坦才忙起身,恭敬地叫了声“老大”。

    叶帆看到利维坦的表情,不由笑道:“你干嘛非要跟玛门玩?你这石头脑袋玩德州,打得过玛门才有鬼”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不甘心,怎么每次都输”,利维坦一丢扑克牌说。

    叶帆看到利维坦的头发,已经变成了短发,不由好奇道:“大乌贼,你的乌贼触须呢?头上的发辫怎么没了?”

    利维坦脸上露出一个男人的温柔笑容,“呵呵,抱我女儿的时候,发辫经常会惹得我女儿不高兴,所以我就剪了”。

    “哎哟,海上恶魔的大海怪,竟然还有这么肉麻的一面,这是真没想到啊”,贝利尔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利维坦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去,一把揪住了贝利尔的衣服领子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废材,欠我的那两箱珠宝和三千万镁金什么时候还?”

    贝利尔顿时脸一苦,尴尬地笑道:“大乌贼,你别这样嘛,我们好歹是同龄人,我还比你大几个月,给点面子嘛,我欠债有点多,晚点还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身边的几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,而利维坦则是一脸茫然,不知道他们笑什么。

    说笑了会儿,众人才落座,叶帆坐在最上首的位子,看着两旁坐着的阿撒兹勒、阿斯蒙蒂斯、玛门、利维坦、贝利尔等,心中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雾夜蕶这时候就不敢落座了,她给桌边的众人倒完酒,乖乖站在了阿斯蒙蒂斯身后。

    叶帆没发话,众人也不吭声,大家互相望着彼此,这一刻,谁的脸上都没有玩笑的样子,就算是贝利尔这样的家伙,也表情略带沉重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眼里,都有许多回忆色彩,都是陷入了对过去的一些思绪之中。

    足足安静了近十分种,叶帆才开口道:“记得以前,这一桌子……是可以坐满的啊”。

    长桌边一共十二个位子,这是最初,INFERNO建立的时候,所有成员的数量。

    事实上,INFERNO从建立到解散,也没超过十二人。

    一个十二人组建的组织,成为地下世界最快晋升为S级组织的传奇,只花了两年时间!

    两年圣战,也是叶帆和INFERNO最辉煌的篇章!

    阿撒兹勒道:“墨菲斯托菲利斯那家伙,没能来”。

    “莎莉叶要留守炼狱岛,也不能来”,阿斯蒙蒂斯道。

    叶帆拿起酒杯,道:“第一杯酒,敬给已经走了的,别西卜、亚巴顿、萨麦尔、罗弗寇四个兄弟,虽然他们不在了,但他们的位子,我们永远会留着”。

    在桌的众人,都举起酒杯,饮下了满满的大杯酒。

    严肃的气氛,在喝下这杯酒后,也就淡去,叶帆正想跟这些老兄弟喝酒到明天,然后喝个痛快了再去参加赛特评级大会,却不想,一个电话打到了阿撒兹勒这儿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阿撒兹勒接起电话,皱眉道:“不知道今天我跟谁在一起吗!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人颇为紧张地道:“团长!我不想打扰您和路西法大人的欢聚,但是这里出状况了,我们的兄弟和金属狂潮的人打起来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