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556章 百思不得其解
    第0556章 百思不得其解

    0556

    塞巴斯蒂安无奈地一个后撤,避开了这一道圣力的剑光。

    希尔薇娅也趁着这个时间,优雅地一弯腰,捡起了那本文件,并且对地上已经去世的马克西姆,行了一个礼。

    “会长,您为地下世界的付出,所有人都会记得”,希尔薇娅一脸悲伤。

    “希尔薇娅,你们旧日支配者,是打算继续和神圣王庭站一起,对么?”塞巴斯蒂安见状,目光阴沉地问。

    “塞巴斯蒂安亲王,何出此言呢,我们旧日支配者从不结盟,何况我只是不希望这文件落入一些不明不白的人手中,我们连这次发起进攻的人都还没弄清楚,哪能大意?”希尔薇娅道。

    “哼,说得好听,在我看来,你这个白皇后,就很有可能是这次意外的幕后黑手!”塞巴斯蒂安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亲王,你这样说我,可有何根据呢?”希尔薇娅无奈地叹息。

    “你们OLD-ONES,信条就是‘Chaos-Forever’,混沌永存,让这个世界归于混乱和战争,不就是你们所追求的么!?

    这个世界越乱,你们就越高兴,你们存在的意义,不就是如此么!?杀死马克西姆会长,搅乱地下世界,你们应该最高兴吧?!

    说起来,我们血族遵循‘避世’条令数千年,我们才是最和平的一族,比起你这位白皇后,把这ANKH的资料交给我,才是最稳妥的!”塞巴斯蒂安说道。

    希尔薇娅颇为无奈地道:“首先,我们OLD-ONES虽然信奉‘混沌’的真理,但这只是我们的信仰,我们可没有毁灭世界的想法。

    其次,我并没有打算独吞这份文件,等这次风波过去,我们大家一起来打开它,一起商量出对策,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米迦勒这时落到高台上,道:“希尔薇娅,你不用跟这些异端废话,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”

    正当三人对峙之时,一道包裹着金色火焰的身影,从天而降,正是萧馨儿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!现在是讨论这个文件的时候吗!?你们看看,全场这么几千人中毒,现在怎么办!?”

    萧馨儿杀得很心烦,因为现场的很多人,只是中毒,倒没变疯,她看着想烧死,又不太合适。

    现场的官员们,也都发现,虽然狂暴的亡灵生物已经被杀得差不多了,但因为这些病毒,受伤,生命垂危的人,现场有太多。

    希尔薇娅道:“诸位先不要惊慌,或许我的治愈魔法,可以帮他们祛除掉这些尸毒,还请诸位帮忙,把中毒者,都搬到一个地方”。

    “哦!对对!白皇后的治愈魔法,应该是这些尸毒的克星!”

    现场剩下的协会官员,立马开始去统筹安排,让剩下的有生力量,去把伤员都抬到空旷的区域。

    希尔薇娅看着一脸阴沉的塞巴斯蒂安,幽幽叹道:“亲王,有什么事,等救治完伤者再说,任何事都没有救人来得重要,不是么?”

    一群旁边的人纷纷点头,赞叹白皇后深明大义,塞巴斯蒂安冷哼了一声,默默转身走开了。

    会场外面,INFERNO的众人,保护着苏轻雪,一路也杀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有几名巴哈姆特的佣兵,却是被这些毒气和毒血沾染,痛苦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,叶帆和雾夜蕶,也终于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!你可回来了!!”玛门大叫道。

    叶帆看着已经一片狼藉,被打开一条大口子的会场,和到处躺在地上的中毒者,眉头紧蹙。

    看到众人基本没事,上去一把扶住苏轻雪的香肩,问道:“老婆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苏轻雪见到叶帆平安回来,也松了口气,摇摇头:“我没事,刚才多亏大家保护我,但是有几个人中毒了”。

    叶帆点了点头,转身走到旁边,看着几名中毒的佣兵,道:“他们中了尸毒,必须尽快治疗”。

    “好像希尔薇娅打算统一治疗现场的中毒者,让我们把伤员搬到一起去”,阿撒兹勒道。

    叶帆听了,点头道:“好,她的治愈魔法确实应该管用”。

    等几个佣兵被抬走,众人又纷纷上来说刚才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刚才去哪了?这里出大事了!有一群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”,叶帆打断了贝利尔的话,道:“我刚才被斯凯里顿拖住了,没法赶回来,我知道他召唤了一群亡灵生物,可惜通讯被切断了”。

    众人一听,都感觉颇为奇怪,阿斯蒙蒂斯道:“斯凯里顿?老大,刚才斯凯里顿可是在会场啊,而且……他刚刚已经被希尔薇娅杀死了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!?”叶帆愕然。

    旁边的雾夜蕶也是惊呼了一句:“不可能!老师,那个斯凯里顿是假的!只是他召唤的一个亡灵生物!”

    众人一头雾水,两边的信息完全对不上。

    叶帆越发觉得这个事情很古怪,让众人把他没在的时候,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得知斯凯里顿杀死马克西姆,又被希尔薇娅一招秒杀,叶帆几乎就能断定,这个斯凯里顿,绝对是假的!

    因为,斯凯里顿的实力,叶帆已经见识过,再怎么样,也不会被希尔薇娅这么轻易杀死。

    “老大,按照你的说法,这一切难道是斯凯里顿的障眼法?他没死?”阿斯蒙蒂斯问道。

    叶帆点点头,“必然没死,这家伙现在估计是躲起来了”。

    “可问题是……老大你说他没死,只要他不露面,也没人会相信吧,毕竟没证据啊!”贝利尔摊手道。

    “吗的!老大说的还能有假话!?地狱君王的名头,还能说谎吗!”利维坦骂骂咧咧道。

    阿撒兹勒摇头,“我们可以完全信任老大,但其他人估计不这么想,何况……当年圣战,我们和黑暗议会有过合作。

    这一次,塞巴斯蒂安亲王的行为,严重地破坏了大家对黑暗议会的印象,估计……我们也会受到牵连”。

    叶帆感觉头很大,他明知道斯凯里顿是障眼法,却没法拿出证据来。而那个ANKH,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,因为他不知道,象头神把保险柜放在赛特协会的理由是什么。

    到底象头神是欺骗了他,还是另有原因,叶帆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声音从后面喊叶帆:“喂,你刚才去哪了!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