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566章 超越认知
    第0566章 超越认知

    0566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扑在苏轻雪身边,看着女人逐渐苍白的脸庞,就好像自己心里的血,也跟着在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苏轻雪艰难地伸手放在自己的胸口,摸了一把,手上全是血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不是……要死了……”苏轻雪的声音很虚弱,虚弱地几乎要听不见。

    叶帆用力抱住苏轻雪的娇躯,语气哽咽道:“老婆,你不会有事……不会有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远处的斯凯里顿似乎也没料到,事情会发展成这样,唏嘘地看着,倒没急着再动手。

    雾夜蕶已经泣不成声,虽然被骨矛刺穿的不是她,但她却也能感受到锥心的疼痛。

    苏轻雪靠在叶帆的怀里,嘴角泛起一丝凄然的笑容,“我终于……可以报答你一次了,虽然……好像也没什么用……”

    苏轻雪的身体快速地被这带有尸毒的骨矛所侵蚀,流出来的血液,都开始变黑。

    叶帆听到这句话,一种强烈的悲恸,让他忍不住仰天大吼。

    一声哀嚎后,叶帆的眼里,也流下滚烫的热泪,他伸手抚着苏轻雪的脸庞,感受女人最后的一丝鼻息,“老婆,我还没跟你求婚,你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……不要走……”

    苏轻雪似乎已经听不清了,她迷迷糊糊地喃喃:“我……我好冷……好冷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抱紧了她,恨不得把苏轻雪胸口的骨矛拔掉,但又知道,一旦拔去,可能失血过多,死得更快。

    “叶帆……我……现在……我终于确信……我对你……是真的……”苏轻雪似乎耗尽了最后的力气,说完这几个字,就沉沉地闭上了双眸。

    叶帆如遭电击,他没想到,女人到最后,还在怀疑她是否动了真情。

    但是,用如此决绝的方式,来证明她的心意,是叶帆万万不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这种撕心裂肺的痛楚,叶帆曾经也有过,但是这一次,倒在他怀里的,是他的妻子,叶帆感觉到的,除了痛,更有悔,更有恨!

    “傻瓜……我从来就没怀疑过,你对我的感情啊……”叶帆惨然一笑,低头亲吻在苏轻雪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“路西法,你有个不错的妻子,这样也好,我会送你们一起下地狱,那里……才是你该有的归宿”,斯凯里顿说着,再度召唤起一根骨矛。

    骨矛撕裂空气,快如急电地朝叶帆的后背射来。

    就在斯凯里顿以为,叶帆已经不可能再反抗的时候,叶帆动了!

    他霍然起伸手,反向抓住了骨矛!

    紧跟着,叶帆小心翼翼地放下了苏轻雪,转过身来,再度面向黑袍巫师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了解体,虽然叶帆看似筋疲力尽。

    但是,当叶帆再度抬头时,身上却涌现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气势!

    一对眸子里,燃烧着灼灼的战意,好似一头饥渴的凶残恶魔,已经做好了殊死一搏的准备!

    斯凯里顿为之精神一振,明显感觉到,叶帆身上传过来的压力有多大。

    但是,理性告诉他,叶帆已经是强弩之末。

    “路西法,何必呢,你的身体,恐怕支撑不了你几分钟了”,斯凯里顿淡定地说道:“放弃抵抗,我会给你一个痛快”。

    叶帆却并不说话,他手上握着那根刚刚抓住的骨矛,脑袋前所未有地清明起来……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,这一刻离死亡无限接近,又被苏轻雪的舍命相救所刺激到,叶帆不仅战斗的欲望变得格外强烈,复仇的火焰,也让他的大脑转得特别快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,就跟一个超大型的古武数据库一样,因为他知道的古武实在太多了,所以通常的时候,都已经懒得去梳理。

    但这一刻,他想要杀死斯凯里顿,就必须找到一样可以使用的武器,可以去击败对手。

    一般的古武,自然被排斥在外,叶帆要找的,自然是他见过的最上乘的功夫!

    而手上的这根骨矛,让他想起了之前稍微施展过,却再也没用过的那门功夫——古剑术!

    对啊!古剑术!!

    两个守墓铜人,施展出来的这门古拙剑术,叶帆一直没有好好地去钻研过。

    因为他没了内功,没了真气,一直锻炼身体,也就没想过再使剑法了。

    后来,有了解体术,叶帆更加觉得,自己只要解体就好,没必要再去学别的古武。

    但现在,叶帆已经到了生死关头,一个让他之前忽略的问题,陡然间想到了,那就是——古武,真的需要真气吗!?

    当初在古墓里,叶帆也没见到那两个铜人剑客,用什么真气,更别说真气衍化出的剑气了。

    那俩铜人,就是愣生生地拿纯粹的古剑术,打得他狼狈不堪,若不是自己投机取巧,拿走了它们的能量之源,自己还真要被斩杀在古墓里。

    那么,到底是什么,让单纯的古剑术,在铜人剑客手上,就有如此大的威力呢?!

    剑术或是古武的真谛,就真的是需要真气,需要内功,才能发挥出来吗?!

    “看来你已经想通了”,斯凯里顿见叶帆没什么动静,再度举起法杖,召唤起一股死亡洪流!

    死气如同奔涌的浪潮,朝着叶帆所在的位置,疯狂扑卷而来,宛如一只死亡恶鬼!

    叶帆站在原地,不动声色,只是默默地举起了手上的白骨长矛,好似是举起了一把长剑……

    眼看着死亡洪流迫近,叶帆一剑挥下!

    没有丝毫的多余动作,没有丝毫的复杂花哨,更没有什么真气,什么剑气。

    这一剑,就是一剑,浑然天成,与叶帆的身体协调一致!

    可就是如此看起来平淡无奇的一剑,竟然如同摧枯拉朽的雷霆一击般,竟然诡异地把这股死亡洪流,硬生生切割开了!

    死气从叶帆的身体两侧奔涌而过,并没有对叶帆产生任何伤害!

    不远处的雾夜蕶看到这一幕,都以为自己看花了,眨了眨眼,才确认自己没看错!

    斯凯里顿也是愕然,因为这根本不符合他的认知!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?你……你没真气,没剑气,怎么劈得开我的法术!?”斯凯里顿吃惊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