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567章 先有鸡先有蛋
    第0567章 先有鸡先有蛋

    叶帆抬起头来,眼中也微微有一丝意外,看着手上没有任何损伤的骨矛剑,怔怔出了神……

    斯凯里顿则是大声追问:“路西法!回答我!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!?”

    作为传奇强者,虽然斯凯里顿不会古武,但也知道,古武者的剑术,没真气是不可能对他的法术有效果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对这个不能理解的情况,很想问个究竟。

    叶帆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却是没任何言语,杀妻之恨,已经让他不想和这个血海深仇的骷髅巫师,说半个字。

    他只是冷冷地盯着斯凯里顿,眼中的肃杀之气,冷得让斯凯里顿都有些发怵。

    叶帆不急不缓,迈步朝对方走去,他的脑海里,则是转动着一个以前从未考虑过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到底是先有了古武?还是先有了内功?

    叶帆曾经以为,这个世上的古武,没了内功,就难以发挥其威力,剑法,刀法,棍法,拳掌腿功……

    没了真气,就只是一些招数,而招式,在绝对力量面前,并没多大意义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一想,难道古武一诞生的时候,就是有内功的么?难道在人们使用武器之前,就已经想好了武器的配套口诀和心法?

    不!并不是这样的!因为,剑,就是剑,剑术,就是剑术。

    任何武器,任何武学,本身就是攻击手段,它们一出现,就已经是完整的!

    内功,只是另一种诠释的方式罢了。

    后来的古武者们,不理解前辈的古武精髓,以为古武必须有内功心法,才能发挥真正的威力,其实……那只是一种本末倒置的做法罢了!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,为什么铜人使用古剑术,威力那般巨大了!

    这要追溯“剑”最原始的意义,剑术,它就是剑术!

    真气,剑气,只是能量的一种形式,它其实跟剑本身是没有任何关系的!是分离的!

    古武者们,以为用剑挥舞出绚烂的剑气,就是强大的剑法,但其实……那根本是把剑本身的威力所遗忘了!

    古人,为什么要做出剑,剑,为什么要是剑的模样!?

    剑为什么不是刀?为什么不是斧?为什么不是其他各种兵器?!

    这是有它的意义的!

    一件兵器,一套剑术,哪怕没有内功,它也已经是完整的个体。

    无数古代的奇人异士,武学高手,他们练各种内功,可以改来改去,但是剑术,特别是最基本的剑术,刺、劈、砍、削、撩……

    这些简单到无法再简单的基本功,却不会有人去质疑其正确性。

    因为,这就是发挥剑这种武器,最纯粹威力的方式!

    叶帆见到的古剑术,之所以强大,正是把这些基本功,发挥到了极致!

    任何复杂的剑招,都是从基本功演化而来,说白了,回归本质,最古老的基础剑术,就已经是最强的剑术!

    剑术一旦使到极致,就是一种“意”,这个意,是一种剑招最本源的东西,是每一招所要达到的目标。

    往简单地说,剑的一次挥砍,要表达的,就是那种一往无前,斩断一切的意念!

    任何复杂的变化,到最后,都逃不开这一根本性的目标!

    至于剑气,只是一种能量的形式,换成其他的什么能量,也是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叶帆突然意识到,他一直把自己想象成一个靠肉体本身的修炼者,也是错误的。

    他其实把自己也给局限死了。

    虽然说他锻炼的是自身,但自身的每一个细胞,何尝不是这大千世界的一部分?

    以前练内功,练出真气,也是大千世界的一部分!

    身体也好,真气也好,说到底,一样都是粒子组成的能量聚合体!

    只不过,他需要找一种途径,把身体的能量释放出来,这远比释放真气要难,因为真气和身体容易剥离,身体本身蕴含的能量要释放出去,可就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但是,若真的能够释放身体的能量,那就不是真气能比拟的威力了!

    因为身体的密度,远高于真气,最简单的例子,就是叶帆一拳头的威力,可比叶帆以前打出去一拳头的真气,要强得多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一层,叶帆感觉自己的眼前,豁然开朗,修炼和战斗的前景,迈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!

    叶帆意识到,自己以前太蠢了,练了这么多年的古武,竟然都没整明白,古武最根本想表达的,是其本身的那种意图,而非那些打出去的真气啊!

    竟然真地以为,没了真气,这些古武就是全部没用处了……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!

    说到底,只是绝大多数人,没把这些古武修炼到极致,没参悟透彻,没能领会其真髓罢了!

    “路西法,不管你想到了什么,但你以为凭你现在这副身体,还能与我一战吗!?”

    斯凯里顿见叶帆在那里一脸冷漠的样子,哼了一声,颇为不屑地道:“这一轮攻势,我就要你下地狱!”

    言罢,斯凯里顿召唤出十几把骨矛,朝着叶帆密密麻麻地飞刺而下!

    叶帆虽然在思考着如何对敌,但却并没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见到后,单手挥舞着手上的骨矛剑,一个斜侧上撩!

    看似朴实无华,但身体的每一个细节,都做得非常微妙,把古剑术中,这一撩所要表达的意思,给贯彻了出来!

    我就是要挡开这所有的骨矛,这剑意,就是这么简单!

    十几把骨矛,到叶帆身前时,被这么一撩,一挡,直接全部飞了开去!

    叶帆甚至都没感觉自己花了多少力气,若不是自己身体受毒素影响,颇为虚弱,这一撩,恐怕就已经把这些骨矛全部打断了!

    难怪!难怪当初在古墓,自己被两个铜人打得那么不堪!

    古剑术的真谛,原来就是这返璞归真的剑意啊!

    斯凯里顿以为自己看错了,他也不信邪,再度召唤出大片的碎骨,宛如数以百计的刀片,悬浮在空气中!

    “死亡骨刃!”

    斯凯里顿一挥法杖,这白骨飞刀就跟密集的雨点,朝着叶帆穿梭过去!

    叶帆这一回换成了一个“挡”的剑招,脑海里排除杂念,想到的就是一种将一切挡之剑外的剑意!

    这一剑横划出去,就仿佛有一面屏障,在叶帆的身前做到了密不透风!

    “啪啪啪——”白骨碎片诡异地被什么东西隔空挡住,全都掉落在地!

    斯凯里顿彻底傻眼,“该死的……这到底是什么招数!?”

    叶帆一脸冷厉之色,不言不语,为苏轻雪复仇的火焰,却在他心里越燃越旺!

    杀了他,杀了他,我可以杀了他!叶帆心里不断告诉自己!

    迈步,提着骨剑,叶帆走向斯凯里顿,每一步,都仿佛充斥着男人无限高涨的战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