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593章 小龟
    第0593章 小龟

    0593

    苏轻雪眨了眨眼,“什么奶茶?”

    叶帆走过去,把两杯奶茶拿出来,“一杯有奶盖的四季花茶,一杯是乌龙拿铁,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,随便选的”。

    苏轻雪问:“奶盖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叶帆笑道:“老婆,这东西现在很流行的,你一个女生怎么还问我啊?”

    苏轻雪哼了声,不高兴地说:“你的意思是我很落伍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不不,当然不是,主要我老婆太高级了,这种普通女孩子追求的东西,我老婆一般都看不上”,叶帆笑道。

    苏轻雪不管他,拿出吸管,把两杯都开了,然后一杯喝一口。

    吃到奶盖的那杯,苏轻雪舔了舔嘴唇,“原来这个就是奶盖啊,那我要喝的,这个乌龙拿铁你自己喝去吧”。

    叶帆看到女人开心地喝着自己给她买的奶茶,心里不禁感到无比温暖,感觉这样安静地看着女人喝,他就很满足。

    苏轻雪发现叶帆一直盯着她看,脸蛋微微发热,小声说:“你看我干嘛?”

    “好看啊,我老婆这么美,就想多看看”,叶帆笑道。

    苏轻雪白了他一眼,“我已经不信你说的话了,我今天脸上都长了颗痘痘,丑死了”。

    “哪里?我怎么没看见?”叶帆还真没看出哪里有痘痘。

    “你眼瞎的,当然看不见”,苏轻雪无语地摇摇头,“你今天不是要跟慕沐沐去玩么,怎么就吃了饭?”

    叶帆想想,说了也没事,于是就实话实说,把慕沐沐撞车的事情讲了下。

    苏轻雪倒挺关心,问慕沐沐身体有没有受伤,得知只是车子损伤,她也觉得没多大关系。

    说到慕水仙的事,叶帆很奇怪:“老婆,你真没听说过慕水仙这个人?”

    苏轻雪也很好奇,“我没听我爷爷奶奶提起过,江婶也没提过,上次在超市,我都是跟你一样,觉得很新鲜呢,原来我们家还有过这样一个女佣,而且还有个音乐家儿子慕雪松,好神奇啊”。

    叶帆点点头,“看来这是上一辈人的故事了”。

    “干嘛,你很在意这件事?大不了就去问江婶啊”,苏轻雪说。

    叶帆苦笑,要是江婶愿意说,当初也不会这么讳莫如深,避而不谈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不打扰你了,你继续忙吧”,叶帆也不想惹苏轻雪嫌,就打算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苏轻雪犹豫了下,说:“你明天陪我去一个慈善拍卖会吧,可以带男伴,你要是没事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愣了下,他其实已经从楚云瑶那里得知,本以为苏轻雪不会叫他,可女人竟然还是叫了。

    既然老婆都开口,他总不能拒绝。

    “好的,明天我穿得像样点,争取不给老婆你丢人”,叶帆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“少来了,堂堂地狱君王陪我去参加个小慈善拍卖会,小女子还受宠若惊呢”,苏轻雪说。

    叶帆一阵感慨,如今苏轻雪还会开他玩笑了,倒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趁着苏轻雪好像心情可以的样子,叶帆问:“老婆,我喊了你这么久的老婆,你什么时候开始喊我‘老公’啊?”

    “你有病啊,干嘛老让我喊你,叫名字不行吗?”苏轻雪说:“很多夫妻都叫名字的”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我想听你喊一次啊,偶尔喊喊就行”,叶帆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苏轻雪哼了声,坐下来道:“我要工作了,你出去吧”。

    叶帆没办法,看来女人还是脸皮薄,只好再等等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叶帆在公司里混迹了大半天后,下午时分,苏轻雪就打电话给他。

    “老婆,还没到去拍卖会的时候吧?”叶帆看时间还早。

    苏轻雪在电话里说:“你先陪我去一个地方,然后再去拍卖会”。

    “是去外面视察么?不带蕶儿?”叶帆问道。

    现在雾夜蕶已经是陪苏轻雪跑外面的专职助理,雾夜蕶可没兴趣坐办公室做文职工作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陪我去比较好,不是工作”,苏轻雪说。

    叶帆虽然心里疑惑,但还是来到地下车库,等苏轻雪下来。

    没多久,苏轻雪拎着两只袋子下楼,叶帆看了看袋子,就知道苏轻雪要去哪里了。

    两人上了车后,叶帆开车直接回到了苏家的老宅。

    苏轻雪拿的东西,是在芭黎买的要送给童慧珍的礼物,过年了,她倒没忘记这个曾经的继母。

    苏家老宅重新有了人住后,也多了点生气,外面多了许多盆的花花草草,都是照料得不错。

    因为童慧珍回来后,苏轻雪就让家政服务公司停止了服务,所以,这里的一切,显然都是童慧珍一个人打理的。

    童慧珍从小锦衣玉食,但真的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,她似乎也开始平静地去接受新的生活。

    当两人下车的时候,刚好见童慧珍端着一只玻璃缸,从屋子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童慧珍头发简单绑着,穿着一身围裙,戴着袖套,似乎正做着家务。

    她捧着的玻璃缸中,一只小龟正懒洋洋地趴着。

    见到叶帆和苏轻雪,童慧珍愣了一下,有些紧张,又有些高兴。

    “轻雪,叶帆,你们怎么来啦”。

    苏轻雪看到那只小乌龟,有些意外地看着她:“这是你养的?”

    童慧珍不好意思地道:“是啊,一个人也无聊,但我以前也没养过什么宠物,不会养怕养死,听说乌龟容易养,就街边买了一只,听说要给它晒晒背,就带它出来晒晒”。

    苏轻雪看了看外面的花草,“这些盆栽,也是你养的?”

    童慧珍尴尬地笑了笑,“随便整整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有几盆被我养死了,原来这花花草草的,也挺娇贵呢”。

    叶帆笑道:“是不是发现很多事情,都比你想的要难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最近这段时间,真是越想越觉得自己以前不是东西……”童慧珍一脸忧伤。

    苏轻雪上前几步,拿起两只袋子:“这是给你的,我去了趟芭黎,买了一堆礼物,剩下两件没人要的,就给你吧”。

    听到女人的话,叶帆差点没笑出来,明明是专门为童慧珍挑选的化妆品和衣服,竟然说是剩下的,自己这老婆也真够傲娇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