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620章 边界清晰的地方
    第0620章 边界清晰的地方

    0620

    苏轻雪的美眸里有一丝晶莹,有些不太确定地问:“真的?”

    叶帆叹了口气,知道女人还是抱有疑虑,不禁眼中流过一抹回忆之色,道:“老婆,我给你讲件事吧,是关于我的过去……你听完后,或许就懂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什么事?”

    叶帆喝了口酒,悠悠道:“我十八岁那年,就在掀起圣战前的两个月,其实我根本就没想过要打那么一场,看起来几乎毫无胜算的战斗。

    你要知道,当时的旧日支配者,不仅有我的师傅黑皇,师娘白皇后,还有好几个A级组织作为附庸,接近传奇级别的强者,至少有十个以上……”

    苏轻雪听得疑惑,“那你为什么突然要打?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叶帆眼中闪过一抹痛苦之色,“一个对我而言非常重要的人,被神圣王庭毒害了……

    我有过一段非常黑暗,看不见希望的日子,是那个人,帮我走出了阴影,让我觉得这世上还有很多值得做的事情,不是只有杀戮,不是只有战争,我的手可以杀人,但也可以救人……”

    苏轻雪想起,当日在赛特大会上,报幕介绍叶帆的传奇生涯时,有说到叶帆转变了杀戮的生涯,不断地在战场里救人的事迹。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那个人,你才开始去救人吗?”苏轻雪问。

    叶帆点点头,“是的,没有她,我可能现在已经不知道在哪了,可能早死了,也说不定……总之,我得知她被毒杀了,非常痛苦,仿佛整个世界又一次黑暗了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该做什么,不知道该去向何方,那是神圣王庭,我要去为了报仇,跟一个这样的庞然大物做对吗?

    一旦我迈出那一步,等于我也要离开旧日支配者,也就是说,报仇,就意味着直接和两个准S级的组织做对……而他们能控制的力量,几乎能让全世界都变成地狱修罗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你还是去报仇了,是么?”苏轻雪道。

    叶帆笑了笑,“是的,我知道硬闯神圣王庭是自寻死路,所以我诱出了当时下毒的那个大天使长,在外面杀死了他……

    也就是从那一天起,我的那些同伴们,决定跟我一起,离开旧日支配者,打响了两年的战争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,让你下定了决心的?”苏轻雪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,只是遇到了一个人”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叶帆自嘲地笑了笑,“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是一个我压根不知道是谁的女人,在西伯利亚的一个小酒馆里遇到的。”

    苏轻雪蹙了蹙黛眉,有点不舒服地道:“你说的……该不会就是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也坦然,“老婆,我要是跟你说,我在国外那段日子,没找过女人,那是骗你,我们这些人,需要放松,需要发泄……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苏轻雪咬了咬薄唇,虽然她早就能想到,叶帆当初在国外没少玩,但叶帆真的跟她直说,还是让苏轻雪心里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苏轻雪撇开自己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思绪,道:“你继续说吧,那个女人,怎么让你做出这种决定的?”

    叶帆咧嘴,笑道:“我当时已经压抑了很久,在西伯利亚待了半个月,每天喝酒,无法下定决心,不知道接下去的人生该怎么走……

    我那天喝了很多酒后,就跟那个女人说,我的烦心事……她就问我,我是不是为了逃避什么,或者恐惧着什么,而在那边借酒浇愁地度日……

    我说是的,我问她,换做是她的话,遇到完全无法抉择的事情,该怎么选择?”

    叶帆说到这里,苦笑着摇了摇头,“她嘲笑我,说我竟然问她这样的女人,一个这么严肃的人生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苏轻雪也忍不住白了他一眼,“你不会跟我说,你就听她说要报仇,就去报仇了吧?这也太草率了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笑了笑,一口喝完剩下的啤酒,道:“我当然不会跟她说具体什么事,她也没有跟我说到底该怎么选择,她只跟我说了一段话,我到现在,都还记得很清楚……

    她说,如果想要逃避那些,让你感觉对的事情,可又让你感觉难过、恐惧的事情,你的心里,总会有什么东西在流逝,到最后,你将是一具空壳……

    如果你感觉自己的情感太混乱,不知道该怎么选择,那就找一个边界清晰的地方,释放自己,让脑子清醒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为什么,世界上的女人要找男人,男人要找女人,没什么是比男女做的事情更简单粗暴的了,很多时候和什么道德贞操无关,只是让你回归最原始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需要让自己清醒地意识到,你还有足够的激情和渴望,活下去!”

    叶帆一把捏扁了手上的啤酒罐,看着苏轻雪道:“从那一刻起,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,人生其实没有那么多的路可以走。

    放在你眼前的其实只有一条路,你能做的,只有不断向前,或者,死在当下。

    那个酒馆里的女人,其实根本不懂什么人生大道理,她也不知道我是谁……

    可不管她是怎么变成酒馆里的小姐的,她都活得比我要洒脱,她坦然地接受她的命运,走她的那条路,保持着对生活的激情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伸手,搭在苏轻雪肩上,“老婆,你觉得,那个女人很下贱么?她有什么做错的么?我有什么立场,去瞧不起她?”

    苏轻雪愕然,沉默了一会儿,才喃喃道:“因为人的本能,就是为了活下去,为了心里的渴望么……我妈妈,她也是想活下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笑道:“现在你相信,我真没有瞧不起的意思吧,所以你也根本不用特意跟我提这些,你就是你,你母亲就是你母亲,她生了你,不管她做过什么,她都是我丈母娘……”

    苏轻雪蹙眉道:“你不要误会了,虽然我妈妈去夜总会里做,但她本来是良家女子,是被那个章涛骗了,又为了养我,才只好屈服的。

    那个章涛也只是做过我的继父,我妈妈去世后,就是他把我送进福利院的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