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629章 弱点
    第0629章 弱点

    0629

    陈雅吃惊道:“这不就是一个小钢珠吗?这是窃听器?”

    叶帆其实也感觉匪夷所思,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窃听器,但如果不是这样的东西在作祟,他跟苏轻雪一起,也不可能被人监控到。

    那天遇到章涛,估计也是被听到声音后,才有人过去找到了章涛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找到这种窃听器的?你手上的仪器哪来的?”苏轻雪则是想到了另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叶帆哈哈笑了笑,“问一个朋友借的,这种反侦察技术懂的朋友,我还是有不少的”。

    叶帆自然是不敢说,这都是楚云瑶的功劳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这窃听器,就是楚云瑶发明的!

    楚云瑶用纳米机器人搜索了一下后,发现了这种窃听器竟然在苏轻雪身边出现。

    随后,楚云瑶就给了叶帆一个专门回收这种窃听器的工具,找到后,瞬间能停止这窃听器的工作。

    楚云瑶怀疑,是有军方背景的人,拿出了这种先进的设备,一般的地下组织,是不太可能拥有这么先进的设备的,而且有也未必会用。

    “那能不能查到,是谁在背后窃听?”苏轻雪对这些技术性的问题,就不太了解了,这方面她只能依靠叶帆。

    叶帆耸了耸肩,“那比较困难,对方肯定已经知道,我们截获了窃听器,那么如果他立刻跑路,找不到也是正常的,但是……他应该不会再冒险用这种方式窃听了”。

    “幸好只是窃听……”苏轻雪暗暗松了口气,要是能监控图像,捕捉到她的隐私,那她想都不敢想……

    叶帆则问道:“你们来电视台,是找传播这新闻的人谈判么?怎么样,电视台的人肯停下来么?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,那个副台长开口就是两个多亿,简直比敲竹杠还过分”,陈雅道。

    “两个多亿……”叶帆嘿嘿笑道:“要是给了她,能够完全帮着我们倒也罢了,不过,我估计是不太可能吧”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陈雅接到一个电话,听了没几句,陈雅就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苏总,古越文化城那边出问题了,有个钉子户不肯接受拆迁,还跟几家媒体说,我们联合了铁血盟的地下帮会,用低价胁迫他们。

    现在好几家媒体已经开始刊登这些报导,虽然不是主流的媒体,但我们的股价已经明显开始受挫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轻雪蹙眉,拿过平板电脑,翻看了一下送上来的资料。

    “苏总,这根本有人故意造谣,我们跟铁血盟又没合作,完全可以立刻让律师发律师函……”

    苏轻雪摇了摇头,“不,跟我们合作的蓝月地产,背后确实是铁血盟孙家,只是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知道而已……这是绝对内幕的消息”。

    “啊?!”陈雅霍然一惊,她这个总裁助理,都不知道还有这档子事。

    叶帆乐道:“这下有意思了,一边是从咱苏总的个人出身上做文章,一边又从锦绣集团的公司形象上做文章……双管齐下,非要把锦绣集团拖下水不可啊”。

    “你还笑得出来?!如果我们跟地下帮会有牵扯,那公司就完蛋了!谁还敢跟我们合作,谁还敢买我们的股票!?就连政府都不敢再公开优待我们了!!这是公司巨大的信任危机!!”陈雅大声道。

    叶帆摆摆手,“知道了,可也不用大声喊啊,不让笑,总不能让我哭吧……”

    陈雅咬牙切齿,几分幽怨地看着苏轻雪,“苏总……您怎么都一直没跟我提起过啊”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公司里本来就没人知道,是我私人跟孙家有过接触,才谈下的这个项目”,苏轻雪也不想伤了陈雅的心,所以眼神示意叶帆别拆穿。

    陈雅得知是这么回事,倒也平衡了点,“那苏总,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就算有人知道,我们和铁血盟有合作,也不代表他们有十足的证据,不然也不需要通过一个钉子户来传播这件事。

    解铃还须系铃人,问题出在钉子户身上……让他闭嘴,承认他是胡说八道,就什么事都没了”,苏轻雪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立刻找人去跟那钉子户谈,无非多要点钱,加他几十万,百来万,也没什么”,陈雅道。

    苏轻雪摇了摇头,“能靠这点钱谈下来,早谈好了,古越文化城是我们公司更上一层楼的项目,百亿投资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这个钉子户,具体什么情况,你把他的资料给我,或许我该亲自去见见他”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华海一处环境优美的大宅内,暖气开得旺盛,地上是柔软的地毯。

    一名穿着黑色金丝睡衣的男子,敞开着领子,瘫坐在一张沙发上,怀里还抱着一个不着寸缕的妖艳女郎。

    “小欧,让人家穿上衣服嘛,冷冷的”,女郎嗲声说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小宝贝,摩擦摩擦不就热了,哪里冷?我给你多摸摸”,男子邪笑。

    “哎呀讨厌,不要啦……那里又不冷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流水了,还不冷啊?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大门被打开,一个穿着咖啡色风衣,面白无须的俊秀男子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女人被吓了一跳,忙不迭抱起一个枕头遮盖自己,但又根本遮盖不全。

    “我当是谁,滕子乔,你能不能按下门铃,或者敲敲门再进来?虽然说你我是合作伙伴,可咱关系没有熟到这程度吧?”

    滕子乔瞥了眼那妖艳女郎,施施然走到旁边的一吧台处,自己倒了杯红酒,道:“欧志云先生,我们的窃听器,被发现了,看来苏轻雪和叶帆,已经有警觉了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!?”欧志云一惊,起身道:“那怎么办!?他们知道我们干的了!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至于,我把能追踪的设备都丢进河里了,他们查不到,不过……想窃听,估计是不可能了”,滕子乔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我们再搞一套设备不行吗?这窃听可帮了大忙啊!”欧志云道。

    “买不到的,那是我们军队的高级机密设备。那本来就是我以前巧合带出来的一套,如今我已经不在军中,拿不到那种装备了”,滕子乔眯了眯眼,道:“不过没关系,有这个章涛在,我们就能挖掘出更多苏轻雪的弱点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