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630章 不喜欢女人
    第0630章 不喜欢女人

    0630

    欧志云一听,立马得意地说道:“那个章涛也够蠢的,还想坐地起价,跟我讨价还价才肯给苏轻雪的信息,结果被我派人教训了一晚,现在老老实实,把苏轻雪小时候尿裤子的事都快说出来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般的信息都没用,能让苏轻雪屈服的信息,才是我们要的”,滕子乔说道。

    欧志云嘿嘿冷笑道:“我已经派人出去,按照章涛说的,去找那个人了,估计很快会有结果”。

    “很好,要是真能找到那人,那对付苏轻雪就更有把握了”,滕子乔问道:“目前锦绣集团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欧志云拿起桌子上的一只手机,点开一个新闻客户端,“古越文化城那边的钉子户,已经跟我们预想的一样,把新闻给闹大了,锦绣的股价一直在跌。

    铁血盟孙家也不敢出面,他们生怕被人抓到把柄,估计已经急得不行了。

    苏轻雪这贱人,在欧洲抢了我们欧记的大单子,连投资三个大项目,把自己的资金链逼到了一个死胡同,不成功便成仁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古越文化城那个项目只要多拖一天,锦绣集团的资金链的压力就会与日俱增,把他们拖垮,都不无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崔红霞好像已经开始拿着我们给她的证据,跟苏轻雪见过面,以那女人的胃口,估计得狠狠咬一口肥肉”,滕子乔道:“一旦苏轻雪和崔红霞发生利益交换,那就又有证据了”。

    “苏轻雪做贼心虚,买通电视台高层,试图掩盖身世背景……哈哈,这新闻标题,我都能替她想好了!”欧志云乐道。

    “哼哼……估计现在苏轻雪已经焦头烂额了,她为人太清高,太瞧不起别人,才会落得现在这地步,恐怕她怎么也想不到,以前她不屑一顾的人,如今却能追着她敲竹杠”。

    滕子乔眼中寒芒闪烁,怨毒地喃喃道:“我亲爱的学妹,这都是你和你的男人,得罪我的下场……”

    欧志云伸了个懒腰,道:“滕子乔,我可先把丑话说前头,我只要打垮锦绣集团,把苏轻雪踩在脚下,重新赢得我在欧家的继承人地位。

    至于你要杀人,要报仇,我可不会跟你牵扯上关系,我是良民,不是杀人凶手。”

    滕子乔一听,猛地一个转身,快步来到欧志云面前,一把掐住了欧志云的脖子!

    “呃!你……你干嘛……放……放手……”欧志云吓得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一旁的妖艳女郎也尖叫了一声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滕子乔眼冒邪光一般,幽森地看着欧志云,“欧先生,如果不是我主动帮你,你现在早就已经被赶到国外去,被你的堂弟抢走所有继承权了!

    我帮你杀了你的堂弟,那等于就是你杀的!你已经是满手沾满亲人鲜血的凶手,就别再跟我说什么‘良民’!”

    欧志云脸色发青,一是喘息不顺,二是感到恐惧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杀了人!?”那妖艳女郎则吓得快尿了。

    滕子乔低沉地道:“是我给了你第二次赢得家产的机会,我也可以彻底剥夺你的一切!如果你好好配合我,那我们是合作关系……如果你敢半路退缩,耽误我的报仇大业,我第一个就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知道了……放……放了我吧……”欧志云艰难地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叶帆和苏轻雪,致我伤残,名誉尽损,还杀我亲生父亲,害得我被师门驱逐……我已经什么都没了!

    光脚不怕穿鞋的,谁敢挡我复仇,谁就是我的敌人!听到了吗!?”滕子乔怒吼道。

    欧志云已经脑子都开始空白,艰难地点头,“知……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滕子乔这才松开了手,欧志云大口大口呼吸,仿佛刚死了一次。

    再度看着滕子乔,欧志云已经吓得浑身颤栗。

    滕子乔拍了拍他的肩膀,咧嘴邪笑道:“你放心,只要你好好配合我,拿出你的诚意,帮我完成报仇大业,我不会要你的金钱,反而会让你得到想要的一切……我,只要叶帆和苏轻雪的命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明白,我一定全力配合!”欧志云用力点头,不敢多嘴。

    滕子乔满意地点了点头,目光看向一旁的那妖艳女子。

    妖艳女子浑身一哆嗦,意识到了什么后,忙扑腾跪在了地毯上:“我……我什么都没听见!我不会多嘴的……我可以发誓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滕子乔手上的酒杯,直接砸在了这女子的天灵盖上!

    这女子根本没反应过来,就死不暝目地倒在了地毯上,头上鲜血喷涌而出!

    欧志云吓得从沙发上跳了下来,“你……你杀了她?!”

    “以后不要再带女人进这里,我不喜欢看到女人……”滕子乔眼中满是怨毒。

    欧志云偷偷摸摸地瞄了眼滕子乔的下面,瑟瑟缩缩地点头,“我……我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前往古越文化城拆迁地界的路上,陈雅给苏轻雪报告着当地钉子户的资料。

    “苏总,最新得到的消息,这个叫陈修元的男人,还有些不一般,他是京城大学古文系毕业,担任过十多年的大学讲师。

    现在他自己开设一家小型的古董店,倒是不缺钱,名下有两辆车,三处房产。

    他三十五岁才结的婚,妻子五年前离异,分去了他一半家产,女儿现在十五岁,跟他前妻在镁国。

    我们要拆迁的那个社区,就属他的房子占地最大,有六百多平,他自己在那里开挖了水池,种了不少植物,原本是打算颐养天年的。

    我估计他是因为不舍得那地方,而且不差钱,才会想尽办法地要留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苏轻雪靠在车椅子上,闭目养神,听完后,淡淡道:“周围的人都离开了,就他一个人在那里,是要承受压力的,敢这么做,绝对不是因为不差钱。

    他接受过高等教育,人生历练丰富,起起伏伏,应该比其他拆迁户城府更深,他只是在等待一个足够让他心动的价码而已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