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639章 有些意思
    第0639章 有些意思

    0639

    苏轻雪赶紧打开了自己的邮箱,但是,她并没发现里面有什么可疑的邮件。

    想了一下,苏轻雪记起,自己当年在学校的时候,用的一个邮箱地址,估计滕子乔还是发了那个邮箱。

    苏轻雪打开了学生时代的那个邮箱后,果然里面有一个新发来的邮件,而对方的邮箱是匿名的。

    叶帆也不得不佩服这个滕子乔,还真是胆量十足,恐怕滕子乔也知道,他无法一直隐藏,索性来了个主动的正面出击。

    叶帆走到苏轻雪身边,看着女人邮箱里的邮件,道:“老婆,你怎么不点开它?”

    苏轻雪蹙眉道:“我怕有病毒”。

    叶帆莞尔道:“滕子乔如果想用网络进攻,就不会从你这里发动攻击,而应该发给公司其他员工,他们才没你这样有警惕心,更容易成功,所以你不用多虑,这邮件应该没问题”。

    苏轻雪一听,也有道理,于是点开了邮件。

    只见到,里面是几张照片,和一段文字。

    第一张照片上,是一个看起来六七十岁的老头,鬓发半白,眼角不少褶皱,脸上还有很多老年斑,穿着身有点老旧的褐色夹克衫,坐在一张椅子上,被捆绑着。

    老人似乎处于昏迷状态,仰着头,

    接下去的几张照片,则是一本户口簿,身份证等一些男人的资料。

    “周信江……”苏轻雪看了这个周姓老人的资料后,瞬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“外……外公!?”

    叶帆也是一阵意外,“老婆,这真是你外公?!”

    叶帆从未听说过,苏轻雪母亲那边的亲戚,因为苏轻雪母亲早去世了,女人都不曾提过,那叶帆自然也不会多问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也不确定,我妈妈说我外公外婆早去世了,她一个人来华海打工,遇到了我父亲,我那时候年纪还小,也就都相信了……难道说,我妈妈骗了我?”苏轻雪脸色变化不定。

    叶帆皱了皱眉头,“那你怎么知道,这个周信江,就是你外公?就因为滕子乔说的话?”

    “滕子乔不会空穴来风,他肯定是从章涛那里得到这个消息的,章涛毕竟跟我母亲在一起过。

    他当初欠了那么多债,肯定是想从我妈的娘家拿钱,知道我外公外婆的信息,也很有可能……”苏轻雪道。

    叶帆摸了摸下巴,“这么说来……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了……如果这真是老婆你的亲外公,那很可能也是你唯一的至亲长辈了”。

    苏轻雪捏紧了粉拳,“我妈妈几乎没跟我提过外公外婆的事,她说他们都去世了……我从来没想过还能见到他们,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,老婆你也不用太激动”,叶帆劝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……”苏轻雪眼中有一丝晶莹,“我看得出来,他应该就是我外公,虽然他老了,但五官上,跟我记忆中的妈妈,是很神似的……他们绝对不是随便找了个人冒充而已”。

    叶帆挠了挠头发,这就有些难办了,如果真是苏轻雪的外公,那不管这老人家的死活,显然是说不过去的。

    而且,看苏轻雪的样子,显然是既高兴又害怕,出现了一个跟她关系如此紧密的亲人,她当然是很激动的。

    偏偏,一见面,就是亲人被绑架了,还是因为她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他的邮件里,让你一个人在中午十二点前,去海东开发区,要不我让蕶儿暗中跟着你,她的话……应该不会被发现”,叶帆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万一被发现有人跟我一起过去,我外公立刻会被杀死,我不能冒这个险”,苏轻雪摇头道。

    叶帆虽然觉得,以滕子乔的能耐,应该发现不了雾夜蕶的跟踪,但苏轻雪既然这么拒绝了,他也不可能强行派雾夜蕶过去。

    “那好,老婆你给我一小时的准备时间,一小时后,你再出发”,叶帆道。

    苏轻雪一阵疑惑,“你……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布置一下作战方案,我必须最大可能地保护你的安全”,叶帆正色道。

    苏轻雪虽然不明白叶帆要做什么,但还是乖乖答应了。

    一个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一辆白色的奔驰AMG开到了海东开发区的一个工厂外。

    苏轻雪走下车,看了看工厂的门面,上面的字体都被剥落了,短期内,这家工厂似乎是关闭了。

    很多工人还未从外地赶回来,这开发区里也非常冷清。

    苏轻雪走进工厂的一号车间,刚一走进去,就见到不远处的空地上,一名老人,被捆绑在一张椅子上,赫然就是周信江!

    周信江这会儿也已经醒了过来,看到走进来的苏轻雪,略显浑浊的眼睛里,露出一抹诧异之色……

    “文……文丽?”似乎意识到不可能是自己的女儿,他皱了皱眉头,道:“你……你就是文丽的女儿?”

    苏轻雪听到这番话,心里仅剩的一丝不确定,也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“外公……我……我来救你!”苏轻雪强忍着激烈的情绪,想要跑过去给周信江解绑。

    但是,一声剑吟从旁传来!

    “铿!”

    一道剑气挥砍在地面上,划出一道白痕。

    只见滕子乔手握着他的那把银龙剑,一脸邪笑地从货物堆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学妹,你还真是一个人来了,我都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气啊……”

    苏轻雪看着地上的白痕,银牙紧咬,“滕子乔,你到底想怎样,我已经来了,要解决恩怨,你找我就好,放了我外公!”

    周信江眼眶发红,摇头道:“不……你不要管我!孩子!你管自己跑啊!这人是疯子!!是疯子啊!!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……”滕子乔阴阳怪气地道:“真是感人的祖孙重逢啊……我最见不得这种亲人之间的羁绊了……

    话说……我曾经也有个深深爱我的父亲,只可惜啊……因为你丈夫叶帆,我现在什么也没了。

    就凭着这一条,你觉得我会放过你的外公么?我的傻学妹?!”

    苏轻雪深呼吸一口气,手上运转起一股寒冰真气,本就寒冷的车间,仿佛立马更加冰冷了!

    “哦?有意思……你竟然还学会了内功?”滕子乔眯了眯眼,“也是叶帆教你的吧,这真气……倒有些意思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