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704章 给你点教训
    第0704章 给你点教训

    0704

    “咳咳!咳……咳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这话刺激性太强,叶帆直接被自己一口口水呛着了,剧烈咳嗽起来,真不知道该说这老头天真无邪,还是说他实在太自信了!

    凌清风以为叶帆太兴奋了,安抚笑道:“你不必太紧张,我知道你可能一下子很激动,但我若不摸清你的筋骨,还是很难下定论的……

    当然,就算单单看你现在这身体,我也觉得你是个练武的上等苗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不……凌老爷子,你误会我了”,叶帆都不知道从何说起了。

    再看旁边的苏轻雪和宁紫陌,两个女人竟然在掩嘴偷笑,他更是觉得无比尴尬!

    他吗的,没有内功就这么容易被人看轻吗?以前只是被人以为没功夫,这回都直接要被人收了当小徒弟了!?

    “误会?误会什么了?”凌清风问。

    叶帆摆了摆手,“我又不是小毛孩子了,拜师练功什么的就算了吧”。

    叶帆也不好意思说,你老人家压根打不过我,这样肯定会引起矛盾,所以随便找了个理由。

    谁想,凌清风朗声笑道:“哈哈,你有所不知……古武不怕年纪大,哪怕青壮年开始练武,悟性高,走对了路,照样可以一路平川!成为顶尖高手!”

    有所不知你姥姥啊!这番话,叶帆从小就知道了,当初也是这么教宁紫陌和苏轻雪的!

    叶帆心里一阵无语,懒得跟这老头多废话,摇摇头说:“反正我没兴趣,老爷子你还是到别处找找徒弟吧”。

    凌清风不禁面露尴尬,要知道有多少世家名门的子弟,想要拜在他的门下,他凌清风收徒弟向来是别人求着他的,谁想这次主动收徒弟,还被拒绝了!?

    一旁的凌雨薇看到祖父吃瘪,觉得新奇,银铃似笑道:“爷爷,你看我这闺蜜都有练古武,作为她的丈夫,一个男人,却没练武,摆明了是对古武不感兴趣嘛,你就别自讨没趣了”。

    凌雨薇也有发现,苏轻雪现在有了内功,但凌雨薇并不觉得稀奇,有钱人想强身健体,想办法学一门内功也不是稀罕事。

    她混迹上流社会,也见到一些大富豪有练内功养身,所以见多不怪。

    后面的几个凌清风的弟子和晚辈坐不住了,他们都有些羡慕,凌清风愿意收这么个年轻人当关门弟子,可这家伙,竟然还不知好歹地拒绝?!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?!我师傅在夏国古武界可是大名鼎鼎的剑客!贵为蜀山派大长老,江湖上尊他老人家为‘追风剑客’!

    当今我们蜀山派掌门,我们的大师兄,正是我们师傅的长子,我师傅老人家的一身修为,你根本不知道有多恐怖!!”

    一个方头大耳朵,身材魁梧的男子,走上前来,声如洪钟地对叶帆一通说道。

    凌清风伸手拦了下,“潘羿,莫要吓着人家,老夫也不是想要用名声来压人,强求的弟子,必然不能心甘情愿地好好练功。”

    那名叫潘羿的弟子恭敬地低头,“恩师,我只是觉得这小子鼠目寸光,根本不能理解被您收为弟子的荣耀,为恩师感到不值!”

    “传道授业,乃是为了将我们祖师爷的绝学,更好地流传下去,乃是为我夏国古武做贡献,这本身就是一件大功德,不能操之过急,要循循善诱才对……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,显然是对古武还不够理解,对我们蜀山剑派的武学魅力,也没什么接触。

    他还什么都不懂,你这样大喊大叫的,也是没什么用处的,只会吓着人家”,凌清风道。

    潘羿忙一拱手,“恩师说得有理,我鲁莽了”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要知道,当今夏国不知道多少名门子弟,想拜入我们蜀山门下,更想拜我们恩师的门下,这是莫大的荣幸,你可要好好考虑啊”,又一个短发的女弟子,笑吟吟地说了句。

    叶帆勉强笑了笑,“大姐,人家想拜师,是人家的事,我不感兴趣啊”。

    叶帆实在不想说得太直接,那样的话,蜀山肯定觉得他是故意挑衅,而且凌雨薇是苏轻雪的闺蜜,跟凌家的人产生冲突矛盾也不好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潘羿性子急,见叶帆又这样,不禁瞪着眼珠子要发作。

    凌清风一伸手,笑吟吟地拦着弟子发怒,道:“年轻人,我刚才听你名字,是叫叶帆吧。叶帆,我是真心想收你为徒,但你若不愿意,我也不会强求你。

    可是,老夫难得寻觅到你这样的好苗子,让你在世俗间浪费这一身天赋,又觉得对不起祖师爷,对不起古武界的剑道先辈。

    你现在对古武,对剑道还并不了解,不知道这里面的魅力。你可否再给老夫些许时间,向你展现一下,剑道的魅力。”

    叶帆心想,你要展现就展现,展现完了我继续说没兴趣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人家老爷子一大把年纪了,说话客气到这份上,叶帆也不好意思太吝啬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看看剑道的魅力是什么样的”,叶帆咧嘴笑了笑。

    凌清风满意地点了点头,下一秒,整个人仿佛都气质一变,好似一把利剑出鞘!

    “丽红,拿我剑来!”

    那名刚刚说话的女弟子,恭声应是,然后将手上布匹包裹的一把剑,露出了一个剑柄。

    “噌啷!”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剑吟,只见到一把寒光奕奕,修长细窄的古朴长剑,从那剑鞘里直接飞了出来!

    剑如有神,落到凌清风手中,老人身影如风,一个闪动,已经飘然到了望湖厅的外面,落向了那靛蓝的湖水镜面!

    这一轻功,这一身法,就让一干弟子们心驰神往。

    眨眼功夫,凌清风就脚点碧波,到了几十米开外的湖水上方。

    凌清风挥舞手中长剑,轻盈地一个腾空后,一剑霍然劈落!

    “轰!!”

    一道剑气骤然出现,半月弧的剑气落在湖面上,将这湖水霎时间分割出了一道十几米长的裂隙!

    水花高高地震起,足有七八米高,声势惊人!

    一剑过后,凌清风飘然地又回到了包厢内,身上不染半点水珠,一丢手中的长剑,剑就如有灵性,钻回了那剑鞘内。

    “师傅,您的剑气斩,可真是威力绝伦啊!”弟子潘羿羡慕地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剑气雄浑,又不失灵动”,另几个弟子也赞叹。

    看到在场众人一个个都看得很入迷的样子,凌清风颇为自得,笑吟吟地看向叶帆:“叶帆,你现在可对剑道有兴趣了?”

    叶帆是知道蜀山派的一些主要武学的,这剑气斩,他虽然没见过,但也听说过,如今一看,感觉确实有些门道。

    但他学过了古剑术,又顿悟了如何使用天地之力,来诠释剑意,如今对剑道的理解,其实已经压过了凌清风一大截,所以,就觉得这剑气斩很一般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老爷子,我还是没兴趣,都大中午了,我看就散了吧,我要去吃饭了”,叶帆笑了笑,一挥手,转身就打算赶紧走。

    这一下,凌清风面色僵硬了,尴尬又有些愠怒,只是面对小辈,不好发作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大个子的潘羿忍无可忍,大怒道:“臭小子,你敢藐视我恩师!?不知天高地厚,今天就要给你点教训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