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755章 你到底是什么人
    第0755章 你到底是什么人

    0755

    那片森林离医院的距离也就半小时左右,但坐标点在森林的深处。

    把车停在了道路边后,找准了方向,直接进入了树林之中。

    以两人的脚程,也狂奔了十几分钟,来到一条潺潺的溪流附近,发现一片空旷的区域,才算到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“路西法,你果然还是来了”。

    一块岩石,圣龙骑士奥兰度已然在那里站着,一身银灰色龙纹重铠,头戴银灰色头盔,腰间悬挂着独一无二的“斩龙剑”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身边,还站着三名龙骑士,除了之前见过的雷龙桑德尔,还有身穿火红色盔甲的火龙骑士,菲尔-斯科尔斯,身穿幽蓝色盔甲的冰龙骑士,瓦特-琼斯。

    以奥兰度为首,四名龙骑士的实力,都在凝神大成之上,光是这样看着,就已经能感受到一股强悍的威压。

    这样的战斗,已经不需要多余的人来参与,一般的龙骑士兵来了也只是炮灰,所以四名龙骑士根本没带什么部下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今天会是六对二,看来风龙和地龙两名骑士,还算有些脑子,没来参与这档子事。”叶帆身经百战,自然不会被这阵势吓到。

    奥兰度冷哼了一声,“就算葛朗多和韦德不来,也已经绰绰有余了,路西法,你真要为了达克-塞拉尔,跟我们龙骑士为敌吗”。

    达克怒声道:“奥兰度!虽然我知道你和白皇后勾结,但也没料到你会如此卑鄙无耻,利用买通护士的手段,绑架一个大病初愈的老人!

    拿走龙炎徽章的是我!你若不服气,尽管和我一战,但你必须放了拿位老人!”

    “达克,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我从未绑架什么老人”,奥兰度傲然道:“反倒是你,偷走我的龙炎徽章,还口口声声地说我‘无耻’?你才是最卑劣的,我真为龙骑士内出了你这样的叛徒感到不齿!”

    达克从黑色的口袋里掏出了龙炎徽章,那是一块黑金中流淌着仿佛火山熔岩,形状如同火焰的令牌!

    “按照龙骑士的规矩,谁拿着龙炎徽章,谁就是龙骑士的领袖,现在徽章在我手上,菲尔、瓦特、桑德尔,你们难道要破坏龙骑士传承千年的规矩,与我一战吗!?”达克大喊道。

    他自然是希望,通过龙炎徽章,来减少对手,哪怕能减掉对面一个龙骑士也好。

    菲尔和瓦特两名龙骑士似乎有些犹豫,而桑德尔则不屑道:“达克,你竟然还有脸提龙骑士的规矩……你自己先偷窃龙炎徽章,还要求我们听你这叛徒的话,真是可笑至极!”

    火龙和冰龙听了,纷纷点了点头,显然也觉得桑德尔有理。

    “达克,你自首吧,你连自己的铠甲都没穿,根本无法战胜我们中任何一个,哪怕路西法跟你一起,他也自身难保”,瓦特叹息道。

    叶帆听到这里,却是神秘地一笑,道:“你们几位龙骑士,似乎对奥兰度非常信赖啊,可如果奥兰度自己选择了退缩,你们也要继续跟我们作战么?”

    “路西法,你什么意思,今天奥兰度召集我们来,是为了惩戒叛徒,拿回信物,怎么可能退缩?!”菲尔粗着嗓门问道。

    达克也目露疑色,不明白为什么叶帆会这样说。

    叶帆却是拿出手机,看了下时间,点头道:“差不多了,应该快来消息了……”

    现场的几名龙骑士都是一头雾水,桑德尔道:“我看你是在故弄玄虚吧,路西法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”

    正当桑德尔聚起灵气,准备拔剑的时候,却听奥兰度一声阻拦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桑德尔纳闷地回头,“怎么了,奥兰度?”

    奥兰度摘下了头盔,露出里面那张刚毅俊朗的面孔,他手抚了抚耳上戴着的通讯器,似乎为了让信号更好一点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明白,是有人正联系奥兰度……

    没过多久,奥兰度的表情就复杂起来,眼神闪烁地盯着叶帆,透着一丝意外和惊异,但更多的,则是懊恼之色……

    “路西法……我还真是小瞧你了……”奥兰度切齿道。

    叶帆咧嘴笑了,“确切地说,你们太小看我的那帮兄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瑛国仑敦,唐宁街首相府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搞什么!?这么下去,我们将失去议会下院的大多数席位,那样我们保守党就无法独立组阁了!我们的政权将极度不稳定!你们知道吗!?”

    蒂凡尼大怒地拍着桌子,训地几个幕僚全都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作为去年才通过一步步运营坐上首相位置的蒂凡尼夫人,无法接受自己的第一个正式任期,竟然无法将大权牢牢在握,自然愤怒异常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的这帮手下全都没人吭声,她更来气,道:“全都出去!要是下一次民调还是这样的结果,那我想看到的是你们的辞职信!”

    几个幕僚擦着冷汗,乖乖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蒂凡尼夫人一脸阴沉,靠在椅背上,感觉很是疲惫。

    这时,身边一直默默站着的,一个三十几岁,戴着金丝眼镜的女人,把一杯咖啡端到了蒂凡尼面前。

    “大人,喝杯咖啡,休息一下吧”。

    蒂凡尼见到这女人,闻到芬香的咖啡,才容颜稍缓,接过来喝了一口,道:“芬妮,你觉得接下来我该怎么做,才能稳住局面……”

    叫芬妮的女人笑了笑,从旁边拿起她的包,取出一份文件,放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我认为,目前您最需要的,是获取北艾尔兰民主统一党的支持,这是一份可以和他们谈判的互信条列,我已经帮您起草完毕了。

    您放心,我跟他们党魁的参谋希金斯私下聊过,只要您稍微给与诚意,他们会接受这份协议,给与您全力的支持”。

    蒂凡尼顿时眼中又有了活力,面露喜色地道:“你真不愧是我最得力的幕僚,当初大选也是靠你披荆斩棘,现在又帮我稳固局势,比起那群酒囊饭袋,你实在强得太多了!

    芬妮,这三年多来,你为我出的力我都记在心里,只要你在我身边一直为我工作,我一定会让你前途无量!”

    “尊敬的首相大人,其实我并不奢求什么前途,我只希望您能帮我做一件事”,芬妮很客气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?什么事?这好像是第一次,你有事求我”,蒂凡尼笑吟吟道:“说吧,不管事情有多难,我都会尽力做到”。

    芬妮摇摇头,“一点都不难,我只希望您打个电话,或者发个视频通讯……”

    “跟谁通讯?什么事情?”蒂凡尼觉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芬妮笑道:“罗伯特将军,告诉他,一,放了老人,二,龙骑士停战。”

    蒂凡尼霎时脸色铁青,猛地起身,瞪大了眼睛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到底是什么人!?”

    芬妮面不改色,从容地一行礼,道:“再次跟您认识一下,我叫芬妮-梅,隶属INFERNO的杀手工会巴弗灭,因为做杀手的时候都用代号‘药师’,所以您没听说过我的本名,也是正常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!?你是INFERNO的人!?你……你三年前不是从市长秘书转到我这里的吗!?”蒂凡尼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芬妮点点头,“没错啊,可是尊敬的首相大人,难道一个杀手,不能是市长秘书,不能是首相的幕僚吗?”

    蒂凡尼懵了,是啊,谁规定杀手要一直杀人,天天杀人,躲在黑暗里不见天日的?

    杀手没任务,可不就是正常过日子吗?只是人家隐藏地太好了,而且是用毒药杀人的杀手,没什么修为,所以更不会被发现!

    看着芬妮那张笑得人畜无害的面庞,想到这个女杀手竟然在自己身边待了这么久,再看看自己刚刚喝过的咖啡,蒂凡尼吓得脸都绿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