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> 第0763章 半块饼
    第0763章 半块饼

    0763

    叶帆一惊,难道自己从地球轴心上找到的药物,有什么副作用不成?

    他也顾不得多问,赶紧和冯月盈一起跑去冯小辉的病房,罗奥尼达等也都跟着一起过去。

    一进到病房里,发现冯小辉正躺在床上身体不断地抽搐,脸上汗水直冒,表情难受,大口地呼吸着。

    旁边负责照料的护士一脸茫然和着急,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从刚刚开始就这样!我弟弟他到底怎么了!?”冯月盈急地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罗奥尼达则是忙跑到那脑电波的检测仪器边,看了一下数据显示后,大吃一惊道:“天呐!他的大脑出现极度活跃的现象!现在他的脑子根本不像是一个植物人,活跃地像一台疯狂运算的计算机!”

    叶帆上前去,伸手抓住冯小辉的手腕,把了一下脉,道:“身体虽然虚弱,但脉象没问题,看来……问题就出在他脑子的活跃”。

    “他是在做噩梦吗,因为脑子里出现了太多恐怖的东西?”杜允儿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有可能,但就算做噩梦,这也是件好事!至少……说明他的大脑细胞活跃度已经成功提升了!”罗奥尼达道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躺在床上的冯小辉忽然大喊了一声!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随着冯小辉的喊叫,那台检测脑电波的仪器直接发出了警报声!

    “哔——”

    刺耳的警报声,让罗奥尼达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!他的脑电波已经超过了仪器能检测的极限!?这还是人类的脑电波吗!?”

    正当众人困惑不解的时候,病房里出现了更多异常的变化!

    只见到那桌子,椅子,架子,都开始晃动,而那些水果,花盆,书本,小电器,也跟着在那里震动。

    就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,正在碰触它们。

    “哦!上帝啊!”小护士看到这一幕已经吓死了,直接夺门而出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叶帆则是目光闪烁地看着冯小辉,他突然间想到一件事——精神力!

    冯小辉的大脑极度活跃,脑电波疯狂增强,不就是精神力的表现吗?

    能够隔空取物的精神系异能者,用精神力控制魔法元素的魔法师,都是大脑异于常人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们的治疗方法,误打误撞地让冯小辉的大脑拥有了强大的精神力?!

    “老公,小辉到底怎么了,他……他还能醒过来吗?”冯月盈惊讶过后,越发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叶帆皱眉,正要说什么,却见房间里的东西,都停止了活动,一切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冯小辉就像虚脱了一样,躺在床上昏睡了。

    “小辉!小辉!!”冯月盈以为弟弟是出什么大问题了,上去推了两下。

    叶帆忙伸手拦着她,道:“盈盈,你别着急,我感觉小辉可能已经没事了”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?为什么?”冯月盈问。

    “你看他睡觉的样子,跟一个正常人疲劳后睡眠一样,和原来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了”,叶帆道。

    冯月盈仔细一看,才发现确实如此,虽然差别不是特别大,但能感觉出来,这就是一个正常人累了睡着。

    “我们等等,等他醒来”,叶帆道。

    冯月盈咬了咬下唇,点了点头,眼中满是期待地“嗯”了声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叶帆陪着冯月盈在护理病房里,一直安静地待着。

    冯小辉情况很特别,叶帆不敢离开病房。

    杜允儿很贴心地给两人去买了一些好吃的外卖,毕竟医院里的东西口味很一般。

    三人吃了点晚饭后,叶帆让杜允儿去找罗奥尼达,拿了一台笔记本电脑,在病房里看起了地球轴心的医学资料。

    “叶帆哥,你找到救安琪儿的办法了吗?”杜允儿柔声问。

    “哪有这么容易……对了,怎么允儿你也知道安琪儿的事了”,叶帆纳闷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允儿说的,你没在的时候提起过”,冯月盈好奇道:“老公,安琪儿是不是你的初恋啊?”

    看两个女人很是八卦地看着他,叶帆哭笑不得,道:“什么初恋啊,我遇到安琪儿的时候,她才十三岁啊”。

    “啊?这么小?”冯月盈道:“我还以为是个大美女呢”。

    “要是安琪儿能顺利地长大,应该也是个大美女,但……对我来说,她的心灵才是最美的”,叶帆仿若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不是说会告诉我安琪儿的事吗,现在讲讲吧”,冯月盈道。

    叶帆觉得这样也好,让冯月盈转移一下注意力,别一直担心冯小辉的事,于是点了点头,道:“你们可能也已经知道,我当年被OLD-ONES的人看中,被绑到了海外,经过生死的选拔和苦练,被黑皇挑选中成了他的弟子……

    我十三岁入行,正式以‘FALLEN’的代号作为杀手,满世界杀人,到满十七周岁的那年,我已经是全球被悬赏价格最高的杀手了……

    我的杀人效率,战场杀敌数量,都是破纪录的第一,那时候的我,杀人已经杀到麻木,当然,每天一睁开眼,也有数不清的人,为了各种目的想要杀死我……”

    叶帆悠悠地讲述着,脑海里回忆起过往的岁月,两个女人安静地听着,渐渐沉浸到了叶帆过去的时光中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茫茫的非洲草原上,一条河流蜿蜒流淌而过。

    河流远处的一片土地,被人开垦了出来,成了一片小集市。

    本地土著和一些附近小城的人,会来这里用最原始的货物与货物交换生活用品。

    货币,在这种国家完全没有意义,变态的通货膨胀,让这个非洲国家的货币跟厕纸没区别。

    有人的地方,就有生意可做。

    集市北面有几个小摊位,摊主卖着木薯粉做的烤饼和草原上野菜熬成的汤,还有一些熏的野鸡肉,野猪肉。

    东西很粗糙,但能通过正经的食物填饱肚子,在这片落后的土地上,已经不容易。

    一个看起来还很年轻,黑发黄皮肤,披着一件迷彩夹克外套,浑身透着股生人勿近冷漠气质的男子,正坐在一个摊位里,一个人霸占了一张木桌子。

    他大口喝着汤,啃着野猪肉,面前还摆着一只陶瓷盆,盆里是几个木薯饼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餐,在这里绝对算丰盛,足以让走过路过的很多黑人土著和平民,直咽口水。

    年轻人正狼吞虎咽地吃着,有三个看起来五六岁,最多七八岁,身子瘦巴巴的黑人小孩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中最大的一个小女孩,拿着一只边都磕破的陶碗,伸向年轻人。

    三个孩子闻到食物的味道,很是渴望地咽着口水,眼巴巴地看着这名陌生的过客,乞求能有点吃的。

    “好心人,我和我的两个弟弟,已经两天没东西吃了,能分给我们一点木薯饼吗……我们三个人,只要半个就好了……”黑人小女孩用本地的土著语说道,也不管这名年轻男子是否听得懂。

    男子抬头,冷酷的目光落在三个小孩身上,“三个人,半块饼,够吃么?”

    一张口,男子就熟练地说出了这个部落用的土著语。